晓晴被农民工玩成浪娃

      顿时感觉世间所有山珍海味,都不嶼及注手뺚中老谭万分之一。 蔩

      在这之后江弦发现,每到饭点之时都会出现一桶泡面,而且味道从未变过,永远是不变了老谭。

      久而久之他对泡面产生了浓浓的厌恶感,但为了活着,最终还是硬生生吃了两年,直至有实力得到吃不完的食物为止፸。现在看到泡面他还有心理阴影。

      本以为前世觉醒的异能是泡面的江弦,听到系统的话后,感到非常不解,接着直接询问出口。

      “宿主是这样的,뮯您前世在快要饿死时,觉醒了许愿异能。就在这时您内䚢心中对食物的渴望达到了极致。

      并且许下了愿望,只要每天能吃到泡面和水就行৮。

      瀮 삊 且您还提了个小要求,最好是老谭的泡面和农夫山泉的水。”

      쟮 “........停,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你最好能把这些给我忘掉。”听闻此言,江弦顿톔时脸黑无比,嘴角不停抽搐,瞬间社会性死亡。

      好在系统没有大嘴巴,嗯...앪..应该没有,反正别人也听不到它说话。

      ꈨ匁这时江弦突然反应过来,顿时脸色震惊。“那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穿越就是我的第二个愿望吧。” 乣

      “是的宿主,当时你处于生死边缘,心里对复活的欲望提升到了极致。你的异能对此做出了回应,接着使用ꔱ了第二次愿望。”

      “并且在刚才,您ᩊ的内心深处对得耝到系统有着无与伦比的渴望,因此,我诞生了。”

      江弦当即就想홻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有这能力还过什么末世啊。

      直接一个愿望世界和平,一个愿望天下无敌,再一个愿望不死不灭。

      㨴 那还不是想干嘛就干嘛,为所欲为岂不美哉。

      “宿主,我想你是搞错了。因为这个异能的等阶相当于造物主,所以只要在许愿굈次数未用⒓尽之前,땛您是不可能知道自己异能作用的。”

      遍“哦?科学无法理解的概念。”江弦⪘听闻此言,大大出呸了口气。

      好在只有第一个愿望废了,另傷外两个都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不在怀疑人生,江弦当即一枪打在记忆中的大门把手之上。

      接着就是对内喊道:“里面还有没有人?我䞂是宁城公安局的警察,如果还有人的话请不要耽误时间,快瀷点出来跟我们一起去安全区。”

      郭肆原本在房间中綄睡觉,过节对阴于他这种人来说不过是浪费时间。怎料在他睡的正香时,房间外突然发出ﻚ一阵阵女人的尖叫与撞击声。 蕛 퀶 这当即就激发了郭肆的起床气,立马陼起身打算把外面之人大骂一顿。

      开始当他打开大门时,房外的场景立马吓得他腿脚发麻。木

      ⵠ只见门外宛如人间地狱。墙上鲜血淋巽漓,地上也满是残肢断臂。

      ௩还有刚刚那在惨叫的女人这时正在被按在地上啃咬,内脏漏了一地。丧尸一口口把䮃咬碎血肉吞入口中。

      丧尸很快发现了郭肆的身影,眼露凶光,엨疯狂的冲了过来,各个都想着第一个撕碎他的身体。

      郭肆的反应倒也快速,在丧尸还未起身时立马关上大门,然后搬来一ꢷ大堆杂物堵住大门。

      接着붧好似耗尽浑身最后胆气,躲在房中墙角瑟瑟发숯抖。

      很明显他还不知道这些丧尸到底是怎ྸ么来的。ꮀ

      就在叫喊声停止没ꁃ多久时,外面᩵丧尸再次垣暴动ꆉ。这让他十分疑惑,很快就反应过来,⇎可能又有倒霉蛋被丧尸给发现了。

      对此郭肆到没有什么兔死吐狐悲的感觉,在他看来别ᄴ人的性命跟他毫无关系,倒是最好能把他们填饱,从而放过自己。

      由此可䃾见这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人。

      就在这时,外面传孪来几声枪响。

      뱪奇怪的是,这枪声仅仅持续几秒,外彾面就再次沉寂了下来。

      “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很快郭肆反应了过来,枪声,因为这证明外面到来的极有可能是名警察。䭏

      这种情况,郭肆也没时间思考为什么警察会来的这么快。 欁

      騄 以为自己得救的郭肆,立马屁颠颠的跑过来,把门口的杂物给移开。

      然后当他打开大门抬起头时,等待他的是一只遮天蔽日的大脚。 

      砰!

      在大门打开쯏的一瞬间,江弦毫不犹豫就是一脚踢出,૾硬生生在郭肆那恶心的脸上印下了他行走过的痕迹。

      被踢倒在地的郭肆痛呼一声,不知为何对方会对自己发出攻击。

      顿时火冒三丈。质问起来。“你是谁!为什么攻击我!我不是欄怪物!”

      没反应过来的他还以为是被当做丧尸,所以也只是质问,并未恶语相向,当然最大的可是猩是因为不敢。

      ⶅ 对떣此,江弦没有任何歉意,且没有回答对方问题的欲望。

      只是用着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神冷ﳵ冷得看着对方픒,缓缓开口说道:“你৴叫郭肆是吧?”

      郭肆本想在硬气一番,但当他与那双不带任何感情,犹如殏深渊谷底的眼睛对视之后,让本就胆小卑微的他下意识的就回答了对뉗方的问题燉。“是........是,是的,大人我是叫郭肆诹,您认濵识我?”

      看着他那副懦弱的样子,江弦满脸不屑。“那就没错了,不好意思켑,那就䅉请你去死吧。”

      说着,江弦取出挂在腰间的沙漠之鹰,对准了郭獚肆的头颅,单眼紧闭,就好像在寻找那最完美的点。

      郭肆当即瞳孔放大,嘴角泪抖动,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一个强大之人。蝟

      如釋若⒭弱小的话,也不可能不沾一丝灰尘的冲出过道,嵊来到这里。

      当然,最让他恐惧的是对准他眉形的枪口。

      “大.....大,大哥我想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在这之前我敢确定从来没有见过你啊。您,您一定是搞错了,对,搞娟错了。”

      “哦?你是说我错了?”江弦面露玩味,嘴角上扬,抖了抖手中枪。就好像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游戏,眼前也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

      就这简单的抖坝动,郭肆立马被吓得浑身一颤,下体一股液体也是不争气的流出。

      “不是,不是,大哥您鐒没错,没错,是憵我错了,但是您能不能把手枪ﴄ收起来賧啊,我怕您౎不小心走火,然后哩不小心背上一条人命啊。”

      郭폤肆满脸委屈,甚至好似说出럏的话语,还햏在为江弦着뜴想。

      江弦万分无奈。这时摮也没什么继续与其说下去的想法,浪费时间罢了。

      哈 砰!砰!砰!

      三枪毫不犹豫的射出,响声经过房间的反弹,回音震震,毫不在乎会不会有丧尸被吸引而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