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小说女特工

      “这东石头人镇的石头人乃是一位得道高人放在此地镇住扬州府仪真运河(仪扬河)水系的灵物中的一尊,故而,为了对付巢湖的孽障,我跟徒儿罥明早会早些出发,做一些事情,黄賫掌柜与千金可在客栈先休息,到明日到东石人镇徒儿自会与你们再汇合,至于老头子我要去半点私事,黄掌䅜柜的事情,劣徒墖足以应付。”対老头子将我们的安排告诉给了黄掌柜父女。

      黄掌柜似乎心里一听老头子要走有些慌,但终究是没有表现出来,所以一顿쿿饭吃完便各自回房休息。

      回房后老头子便给꼮我详细给我讲了石人的来历。

      栣民间说,这石人有四个,乃是四噾个姑娘,当时是打算一齐渡河的,然而,四个人上船后,将渡船压的下去大半,船夫虽然好奇,但为了安全是断然不会将四个人一齐载过河的,所以就先上来两生位,渡过河,船夫再回来接剩下的两位뎅,谁料想待到过河之后,天气突然变化,河水暴涨,两个봬先渡过河的姑娘竟然消失不见,老船夫以为是去躲雨,也未曾在意,鱌待突如其来的风雨又顷刻间过去之后,老鼷船夫回到四个姑娘渡河的地点时,剩下的两꼩个姑娘也已经不见了,只是平白多出两个石头人。望望河对岸,那两伓个姑娘上岸的地方可不是也ᡭ有两尊石头人矗立在那里?于是老船夫瞬间知道了自己뢞是遇上了什么,然后给ꜣ这四个石头人又是烧香又是磕头,并尊称为“石婆婆”。

      然后₯,这条河就出现ᜩ了四个石人,分东南西北,也被当地人称为石婆婆供奉了턔起来。

      但是,这些都是村民牵强附会的故事,真正的故事,据老头子说,这四个石头人是宋代疏通运河的官员请高人施法来定真扬运河(仪扬河)的镇器,而那个高人就是我们一脉的祖师之一。챜

      话说,真扬运河(仪扬河)历史悠久,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是一条维系货物往来的经济线,其水龙成型颇早。

      斏 但是,这条河也不是寃一条安静的河,魲自从存在以来,数次改道也给两岸带来了不少灾害,于是我们一派的祖师为了定住这条孽龙,就乔庄成普ꆙ通ꂜ风水先生,应宋朝官员邀请,前来治理这条河道。

      河道龙气暴虐,尤其是雨驛季,经常兴风敠作浪,被那位祖师用天蓬尺斩了半截身子,然后在入江口改在仪征江边,名称也改为“仪真运河”。

      后来天蓬尺被化作四份附在四个石人身㔃上镇⚢住了在㎔这条孽龙的残躯,才使其老老实实,无风无浪。

      当然,其后仪真运河(仪扬河)算是뼯定了下来,虽不复古揙时的׌长度,却胜在平稳,使运河事宜能够顺利进氵行,往来货物源源不断。

      说完来ꈰ历,老头子吩咐早点休息,还要赶夜路。

      㭕这次,我跟老头子三更天就出发了!

      待到东石头싇人的时揘候天还没亮,而贴了神行符的毛驴也半点没有累着的迹象。

      老ै头子叫我把刚做的天蓬尺拿了过来,用一头抵在石头人的头顶,念了不知什么咒语,一䢻道光华闪过,似乎有一道力量就注入了天蓬尺。

      然后将尺子交给我说:“这是当邚年祖师那把天蓬尺的威力,由于这石人累횲受香火,暗示借出来给你用用没什么事儿,这次办完事儿,记得将其归还就好。”话锋一转接着说:“为师打算现行回趟狐狸山,泆将你我的生基周边布置一些镇压气运的썬大阵,所以这件赚钱的买卖就先让你自己来做了뺲!毕竟为师教导你多日,你也应该能自己应付一些厉害的东西了,这次就当g做一次历练,能过,就自行去武汉等为师,到时候为师会传你本门真正的内修⥡功鐸法与入门术法。”

      然后,他摸了摸我的头嘱咐道:“别忘了把驴照顾好,也别跟黄家任何一个人亲近,小心我派的倒霉事儿会找到他꺛们俩头上。”

      鐱 说完,人就原地消失了!

      对⚜于老头子⋬意味深长的笑意,我没有多想㮿,因为졞看到老头子施展遁术后,我才想起,这老头子又爽约了!心中不由岁岁娘,该死的遁术,什么时候我ʮ也能뀎学!

      他的事情我暂溆时不知道,햹当下在东石靁人镇上找了一家客栈先安顿了下来,在修法炼器中,等到了傍晚才到的黄家父女。

      打完쳒招呼后,原本黄掌柜还想叫上我一起吃晚饭,被我以修炼为由拒绝了,这点黄掌柜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从黄英脸上的表ﮎ情来看,她似乎在掩藏着失望。

      ꏘ不过,这也是没法的事情,胡思乱想归胡思乱想,然而,修道者不能自欺欺人,明知对二人都没好处,何不早早断了这念想?

      뮕于是,就这样早起赶路,谿夜晚投宿的日子两天后,我们到达了古仪征。

      却不想在这仪征却惹上了事儿。

      事情原委还得从驴车过仪征的东城门开始说起。

      㘿本来这辆小驴车一路行来平平安安,可到了仪征东门,税吏不˓知怎么的心情不好,就开始刁难,悮说要检查驴车,按货课税。

      黄掌柜自然是处理起来游刃有余,银子递过去,那税吏心情也好了,说话也好听了,于是就打算放嵐人进城。

      蘈 却不想,䦂后面的一辆大号的马车内,却传来了一个节外生枝的公子的声音,指责那ꏁ税吏收受贿赂,必须当场验货课税。

      这种搅局的人本来就讨厌,可是一辆欏宽敞的马车在那里打底,谁也不想㣾找麻烦,便将黄英请下马车,做了做样子进城了。

      谁料,驴车刚进程不久,那辆马车就追了上来,车上下来ﲠ一个带着瓜皮帽,留着粗辫子的公子哥,一身锦缎马ㇳ褂格外的亮眼。

      蔻 ৶摇着一把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折扇鶪,就来搭讪。

      自称是江宁将军的公子,说有缘即是缘分,并将贿赂税吏鴱的银子原物奉还,还大声斥责那些小吏吃拿卡要的行为。

      最后邀请我们,主要是黄掌柜,或者是黄掌柜的千金黄英,到仪征最好的酒楼云轩阁去做客。

      总之殷勤非常,黄掌柜诚惶诚恐的应付着,好说歹说总算是将旅途劳累,天晚需要休息之类的借口用光,才꾇推脱了这场飞来的宴请。

      只是,没想到,这位公子一定要给众人安排住处,甚至连客栈的房钱都给掏了,约定明日一定要去做客云云,才依依不鮶舍的放过我们一行人。

      Ᏸ住在那位旗人公子给安排的客栈큼里,黄掌柜急的出了满头大汗。

      这件事情实在是难以处琙理,虽然出门前,黄儯掌柜就有所提防有ዋ人變打自己闺女的注意,这才配了一个刚把人塞荴进去的驴车,不然谁횾愿意憋屈的待在一个小箱子里?但是,却不想一下子来了个来头这么大的主,不仅惹不起,軗明天要是再有托词搞不好銈会有意想不到的灾祸上身啊!

      事到如今,黄褐掌柜连偷偷出城跑了的主意都试过了,只是,客栈门外似乎有些人专门盯着,这个主意,成了根本难以达成目的,甚至弃了驴子与驴车乔装改扮都想试试,然而䰁,风险太大,心里也做不了决定,只得齋来找我商量,如何脱险!

      略一沉吟,我心中有了个主意,然后说:“简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