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惊悚>

      红军部队渡过泾河经淳化、旬邑,进ᇁ驻西峰镇附近的褉什社镇。什社镇地处陇东高原,是一个不大的힂农村小集镇。镇上除了有几家〥骡马ጋ店、两三家小杂货店,东西很少。

      杕除了每月两次农村集市外,平时显得冷冷清清。赶集的时候倒뗥是很热闹,主要是农村的农用小农具,互通有无,以货易货。最热闹的是牲口市场,上市的主要是驴、骡、黄牛和羊,还有家禽和蛋类。但퇂大量的还是小农具,ᨸ叉把、扫帚、锨、锄、犁、観耙和锅碗瓢盆等。每逢大集,赶集的人不少ㄘ,买东西的人不多,覐不少乡下셤来的人都是来看热闹的。 쨗

      红十五军团七十三师部队进到弨什社,师部住在小镇上,三个团諪都住在附近农村。师政治部住在镇中的一个大院内。

      七十三㧲师师长是“老子”赵凌波。此人是解放过来的,是四川人渚,一口四川腔,一讲话就是“老子”长,“老ꏤ子”短쟷,后来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ᯎ叫:

      “老子”师长。

      挽赵师长打仗不错,很快从一个司号员升到师长。ᴈ但脾气很坏,国民党军队的恶习未改ෆ,军阀作风严重,动辄打B人、骂人,大家都怕他,讨厌他,对他敬而远之。

      赵凌波后来夷在“皖南事变”时,因为叛逃被击毙了。赵凌波担任师长不久就调走了。由张绍东接任师长,张绍东改编成八路军后盧担任六嚰八七团团长△,后来叛逃了。

      师政委쥯姓陈,他颇有知㫕识分子风度和大首长ﰖ气派,一口广西话,讲起话来文质彬彬,慢条斯理。在什社镇整训时陈政委常ᦑ到政治部视察工作,来政治部必到奧宣传队看望大家。

      有一次陈政委对宣传队队长说:

       ꨚ“你们宣传队唱的都是些老歌子,这很不够,要学一些新歌子,教给部队唱”.⾣

      关队长说:᳓

      “我们宣传队没有人能䢙教唱歌,因为大家都不会简谱”。

       陈政委说:

      “那好,我来教你们唱一首新歌。歌名叫做《我们人民红军》”。

      “我们人民红军,我们抗日先锋໽,吹着前进号音,奋勇向前进”!夹

      师政治部主任姓钟,是两万五縼千里走过来的中央红军,为人精明强干,喜欢在大会上讲话,讲话时쳯细高嗓门,富有鼓动性。

      因为他和宣传队同住一个院内,又是一锅吃饭,天天见面。钟主任也很关心宣传队的工作,更喜欢宣传队的几位“红小鬼。

      部队由长麯期战争的流动环境,转入相对和䫤平的稳定环境,进行军政训练,这是十年内战之后的大转变。

      为了给连队创造一个橉生动活泼的学习큢环境,以提高指战员的军政素质,稳定部队情绪,宣传队根据首长的指示,深入连队,帮助㓂建立“列宁室”(后来改为救亡室,俱乐部),而且要每个连队和伙食⻼单位都要建立一个。

      堏 为了较好的完成此䰍项任务,宣传队关队长带领几个较有文化、能写会画的同志,张庆林和丑娃也被借调到宣传队参加这项工作。

      渌他们先在二一九团놁的一个连队搞出样㒙子⌷,然后〦再进行推广。

      经过大家研究摸索,先在连队驻地,选了一个剫稍为宽敞的房子作为ᆺ“列宁室”。在室内Ⅴ墙壁읃上分别布置成学习栏、墙报栏、生活栏。每个栏都用红绿纸框起来。竞赛栏೿最为有趣,由老大哥在㶝纸上画出飞机、火车、轮船、马、֢牛和乌龟。根据各班和个人学习೵和训练成绩的高低,把最好的挂在飞机下面,其他依次挂在火车、轮船、马、牛栏内,最差的挂在ᣂ乌龟栏内。这样激励了大家的学习情绪,提高了惠训练成绩镽。各班、排和个人都力争进入飞机栏,谁都怕进닛入乌龟栏。

      뽍连队军事、政治、文化课和集体活动都在“列宁室”里进行。为了保证战潲士们有个座位,连队动员战士打土坯或者借用老百姓的木板或圆木架攥起来,成为战士们的简易座位。

      为了美化环境,战士们到沟里的崖暦畔上去砍常青的灌木枝和少量柏树枝等扎起一座彩门,门的两边贴上对联,“列宁室”的墙壁贴上用红绿纸写ে的标语口号。

      为了鼓励干部战士到“ᎋ列宁室”里活动ퟸ,当时还有一즙首《列宁室》的歌曲。有这样唦一段歌词:

      襞“同志们来,列宁室里去学习,⾧看书读报,做游戏识字,比一比,哪一个笲,呱呱叫”。

      经过试点,在宣传队的綦帮助下,全师所有连队和伙食单位都建立了“列宁室”,对部队的学习和训练起到了推动作用。丑娃等小战士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킷一天,当宣传队的分队长黄才、肖延、张庆林和丑娃,从二一九团返回师部驻陿地时,二ٖ一九团团首长把抓到的一篱名“小麻子”(当地人把土匪和偷盗抢劫的罪犯叫做小麻子)交给他们,要他舟们把这个“小麻子”带回师部处理。

      张庆林他们一行四人,只有一支“马拐子”(骑兵用的稍短些的步屠枪)䶕,牵着被嚣绑着的“小麻子”,沿着千万年被雨水冲成的一条很长很深又很窄的雨裂沟的边沿上的乡间道路返回什社镇。

      ᫑行进途中,“小麻子”趁大家不注意,突然挣脱肖യ延拉着他的绳子,冒死跳下两三米深的雨裂沟里,灐逃跑了。

      黄才赶忙端起手中的枪,连发数弹,是否打中,谁也不知道。因大沟陡而深,又长满荆棘,一点也看不见。

      他们也不敢贸然下去追。大约一个多小时,只见“小麻子”已挣开绳索,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向上攀登而逃了。

      㸎从沟这边到沟那边直线距离约四百多米,一下一上得鴏一个多小时,追也来不及了。

      鵃陇东黄土高原,一眼望去,像是一个很ๅ大平原,土地房屋都在塬上,但是中间有横七렬竖틒八的被千万年的雨水冲成的道道沟壑,长的有几百米到几十里不等。深沟两岸除了很少可옪供人行的羊肠小道外,再没有通ꎷ行的大道。

      彤 当地流传着一个笑话,说的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