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陌视频破解版

      乌云肻闭月。一道闪电划破岜天际,引起轰隆的雷声。

      硕大的雨点落在Ⱳ屋檐上,发出ৰ滴滴答答的声音。复而落在地上,也落在垾了沈幼清的心中。

      她紧握着手中的嫺毛笔,仅仅一个恍神之际,笔尖ꗐ的墨汁就滴在了宣纸上。

      她刚抄了一篇为哥哥祈福的佛经…

      “皇后娘娘。二姑㘃娘…来了。”

      小词蹑手蹑脚地走上前来,咬了咬嘴唇,脸色难看。

      话音刚落,椒房殿的大门一下子被人给推开。一个浑身淋得湿漉漉的人闯了进来,一下子扑칫到了沈幼清的身上。

      “姐姐,姐姐。他们说,云舒哥哥死了。连尸身…都找不到了。”

      沈黛嚎啕大哭,趴在沈幼清的身上,不住地抽噎着。

      ﹜三日前。领军出征回鹘的镇远大将军沈云舒,与副将柳诩断了联系。펻

      回鹘与ꮧ大周不睦已久,近年来不断扰边。他们彪悍善战,但凡落入他们之手的敌人,枭首以后,都拿去喂了狼。

      晃荡一声,沈幼清手边上的茶盏就掉在了地上。她不可置信地看向面前的沈黛,抓住她的肩膀,问道:“怎么可能?” く

      霈“前方传来军报。沈爱卿带着一队人马突袭,却不䆨料中了怂对方埋伏。已经꺓是…全军覆没了。好在副将柳诩及时ꖶ擒拿对方一名首领,战况才勉强维持住。”

      一抹明黄的身影,从屋外走了进来。这是大周的皇帝,冲龄即位的建安帝。

      䘣他也浑身都湿透了,满脸的哀戚,雨水与泪水都混杂在了一起。

      㨼 鰿 他抬手想要为沈幼清抹去面颊上也的泪水,手䩘才刚刚伸出,却一下子被沈黛给抓住了。

      “皇帝哥哥。”

       沈黛一手抓住建安帝,另一只手抓住了沈幼清的手,道:“姐姐。你们…要节哀才是呀。”

      “谢谢。”

      沈幼清缓缓坐回到了案前,将纸笔重新铺好,说道:“前线的粮草供给不能断。自봺祖父过世后,无人能震慑住回鹘狼子野心。”

      “此战,即使是云舒哥哥已经阵亡,我大周也绝对不能输。㪮”

      建安帝张了张嘴。

      他定定地看着沈幼清,眼眸深邃。

      “皇帝哥哥…”沈黛似乎有些害怕,转头看了建安帝一眼。

      톖 “随她吧。”建安帝咬咬嘴唇,咽住了话,终究默默转身,便离开了椒房殿。

      “姐姐,那我也走了。”沈黛也跟着转身,﬛似乎是去追建安帝了。

      “皇后娘娘——”

      岂料,沈幼清才刚刚⮶提笔。只觉得眼前一黑,小词立即ᤏ扑㚛了上来,接住了软倒过去的沈幼清。

      三个月后。

      诉 妙慈庵里。

      小词捧着刚刚抄写好的经书,走到了焚烧的盆边。火烧得很旺,里头的树枝孬劈啪作响。

      眼下乃是暮秋,탨京城正寒得冻人,这是她和沈幼清在妙慈庵里头,唯一的取暖工具쇣了。

      小词心中发酸,搓了搓长了冻疮的手。

      从前冬日出门时,皇上还会特意备好手炉和披风交给她,让她拿给沈幼清呢。

      可现在…紐皇上知道娘娘在这儿的情况吗?

      小词咬咬嘴唇,刚准备虔诚地祷告一番,不远处粉衣少鳢女就走进了妙慈庵里。

      “二姑娘?”

      “是沈贵妃。小词,䪮以后叫我沈贵妃。”沈黛温柔笑笑,眯眼问道:“姐姐在里面吗?”

      “沈…贵妃?”小词一愣,手中㛻捧着的经文卷宗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㹥,砸到了沈黛的蜀锦缎面鞋上。

      这鞋很是珍贵。皇帝哥哥说了,阖宫上餀下就只有她才配得上。

      “蠢货䭦!”

      沈黛一脚踢开小词,也不等她回答自己了,抬脚就走进了庵堂里头。

      沈幼清听见外头的声音,쀑刚刚回头,就瞧见了明艳的少女正气势汹汹地进了屋,调笑着看着自己。

      ᫚৑她穿得真鲜艳啊。粉红色,正娇俏。和她现在一身白裳,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䎯 三个月前。前线消息传来以后,她正准备重新安排粮草调度。刚刚提笔,人就晕了过去。

      经太医诊断,是忧思过度加上积劳成疾导致的。建安帝便叫她先好好休息,来这妙慈庵中养病。

      顺便⒵,也将前方军情的调度一并遧揽了回犢去。 

      沈䢦家是武将世家,协助大周开国。沈幼清祖父在世时,回鹘人每年乖乖纳贡,从不敢越过边境线一步。沈幼清自幼跟过沈老爷子,对前线之事了如指掌。同时身为皇后匡扶牊社稷十年,也知人善用。战事开始后,便掌控军情调度。

      可是后来,沈老爷子过世以后…

      “二妹?”

      沈幼清声音有些嘶哑。

      近日都在诵读佛经,喉咙都快倒了。她这声二妹,险些陌生得㊺连自己都没听清。

      “大姐这是怎么了?怎么憔悴成了这样?᛬也是,自从云舒哥哥死后,大姐似乎就这么一蹶不振了。前线的消息,大姐可知道了?真是好险呢,若非柳诩表哥力挽狂澜,不然这战事就败了呢。云舒哥哥从小那么耀眼,世人总以为沈家后继有人了脵。结果这才刚上战场就…”

      Ѝ 沈黛嘴角露出讥诮的笑容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沈幼清,淡淡地说道:“对了。大姐还不知道吧?云舒哥哥,被找到了呢。”

      沈幼清一听这话,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可起身太急,加上连日以来一直跪在蒲团上头,她已是站不住了。

      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沈黛的面前。

      “大姐对我行大礼做什么呀?我都还没说完呢。”

      沈黛言笑晏晏,慢ꇺ悠悠地说道:“找到了,可没说是ᔰ活着回来的。戮是找到了他的尸身。唉,临死都还捏着宋姑娘送给他的平安符,当真是情深。”

      텍“不过这下也好蓮。宋姑娘瞧见尸身以后,也自缢了。活着做不成夫妻,死了以后做一对亡命鸳鸯也好呀。”

      宋薇薇…也死胀了?

      沈幼清回想起宋家姐姐抱着花束送给自己时温柔的笑容,顿时只觉得喉咙一阵甜腥涌䧶来,一口鲜血就这么吐了出来。

      “大姐,你疯魔了不成?”

      沈黛看着喷在自己衣裳上的血迹啱,往后退了半步,指着趴在地上的믕人就道:“你瞧瞧,你现在可还有半分皇后的样子?”

      皇后? 뽣

      她的凤印都不在自己这里痫了。从妙慈庵켹里醒来的时候,她就只剩下皇后这个空壳붋子ꚴ了。

      갏 篁沈幼清攥紧了拳头,刚要伸手去拿藏在蒲团履下的匕首。ᴏ另外一਄侧,一个绛紫色的身影就走了进来。

      “贵妃娘娘。”

      纪嬷嬷大跨步走了进来,到了沈黛身边,便道:“宫里传来消息。说是钦天监已经算好了良辰吉日,不日皇上便将册封你为皇后了。”

      沈黛一听,顿时笑了起来。

      她笑了一阵,得意洋洋地看着沈幼清。却发现,她脸上毫无表情。

      “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沈黛面目瞬间变得有些狰狞,上前来就直接捏住了沈幼清的下巴,道:“你不是应该恨我一点么?”

      沈幼清却没回答깤。

      只是一把抽出蒲团下的匕首,寒光一闪,就划在了沈黛的手腕上。

      沈黛一个吃痛,手腕立即䁽就缩了回去。

      “㿶好你个沈幼清!”

      沈黛后退一步,纪嬷嬷立即上前来帮沈黛握住手腕。顿时门口有人鱼贯而入,一下将୥沈幼清给按在了地上。

      “奴婢奉劝皇后娘娘您还是别再挣扎了。您难道没发现,您从前身上的十分力气,现在最多只剩下三分了么?”

      纪嬷嬷冷冷地暹说完,又叹息道:“您这么好的命,当真是让人羡慕。只可惜,无论是你,还是大公子。这么好的쏁命,也都是拦路石,给人做嫁衣的。”

      렊“只有我们夫人,只有二公子,才能振兴沈家。”

      纪嬷嬷叹息地真切,仿佛在认真地惋惜着。

      沈幼清挣扎着想要动,却发现正如纪嬷嬷所说的一样,浑身无力。

      “呵。”

      沈黛捂住手腕,面颊因为失血显出几分苍白㷒来,说道:“云虿舒哥哥真善良啊,信了表哥的话,还真的自己带人进ⴏ了狼窝了。可惜꤅啊,这么善良的人,如何能成第二个让回鹘人焺忌惮几十年的祖父呢?” 쨎

      “大姐。你知不知道,前线发生的事。每一件,皇上都知道呢?他宁可让大周陷入险境,也要除了你这个匡扶社稷十年的沈皇后呢。他一直以来需要的,不是一个站在高处为他保驾护航的。而是…我这样,能让在他怀里,让他安心保护的呢。”

      沈黛说完,侧头就扫了纪嬷嬷一眼。纪嬷嬷,笑着,从怀里掏出来一个药磽瓶子。

      纪嬷嬷掰开了沈幼清的嘴꺒巴,不让她发出只言片语,道:“皇后娘娘,您生得这么美,当真是可惜了。”

      纪嬷㺴嬷顿첀时就笑了起来。

      笑容悠长,更加显得狰狞。

      建安十二年,建安帝잧元配沈䐿皇后病逝于妙慈庵。建安帝悲恸不已,辍朝偏半月,并写下《述悲赋》以悼念皇后沈氏。赋中歌颂沈皇后十年来ᅫ为大周杸江山的贡献,并立下誓言,一生不再册立皇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