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奴小说

      “什么?你叫董白?”ূ得知少女名字,李悦大惊。“听我一言,你得改名,不然大祸临头”李悦随即要求对方改名。闻言,董白点点头随后就改名叫李白。“呵呵,李白就李白吧”李悦ꡂ总觉得怪怪的。鉴于李白的身世,李悦就把貇她收为女婢,每天伺候饮食衙起居,其实就是ᆆ在李悦这白吃白喝白住,李白贵为前相府小姐哪里会照顾人。“四弟,那衲女子是何身份,家住何处?”刘备问李悦。“大哥,ᔁ那女子唤作李白,乃是并州一富户之女,只因遭了兵祸,故而流散鱶至此”反正李白不会说话,李櫔悦就瞎编。“原来如此,为何她一言不发?”刘备又问。“峘兄长,李白是哑女,不会言语”李悦说道。闻言,刘备点点头还让李悦好生照看。“大哥这是怎么了?爱心泛滥?”李悦心下䯞说瑾道。

      “你日后有何打算”晚上,李悦问李白。闻言,李白摇头。“董卓鵈死后,王允不愿赦免其部下李傕、郭汜等人,众人纠集残部郫十余万众反击长安,王允身死,吕布率众逃离先就在袁绍处,目下长安已被李傕、郭汜把持,这便是这段时日发生的事”李悦对李白说道。“额”李白釞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如넅今你无处可去,可在此安身于此,待我兄弟数人寻得别处州郡,汝可寻一良配嫁出,届时安稳度日,岂不美哉”李▯悦说了一通。“额额”李白当即摇头表示拒绝。“不愿意走?”李悦问道。“额”李白点头。“我等军中男子居多,你一女子多有不便,且天下大乱,你跟随我等行军恐有性命之危”李悦说道。“不怕”李白拿来笔墨竹简写下了自己的想法。“当真不怕?”李悦问道。“当真不帪怕,奴已然历经生死,何惧之有”董白写道。“好,到底是犱董卓的孙女,李某佩服”李悦拍了拍李白的脑袋。为孨了保险,李跓悦还交李白练习些许武艺,使其可以轻松对付普通兵躹士,毕⚁竟看意思,他跟刘备还得继续流浪一阵子。

      “哈哈纷哈,贤弟,我观李白与你颇为般配,不若”“昲三哥勿要胡言乱语,小弟岂是贪图女色之人”一日,李悦☌正在院中和李白练武,张飞观二人动作似有亲昵,于是上前调侃。“哈䳦哈哈,李白小娘子为何掩面而逃”看李白捂着脸落荒而逃,张飞大笑道。“三哥,定是你恐吓于她,她才逃走”李悦说道。“你别怕,我三哥便是如此뱔性情,时常我也在想,为뿲何三哥这般儒雅却是这样性情”李悦想想ꌾ张飞那白皙英俊的面≜庞,再看看张飞的性子,他都怀疑张飞是不是被人夺舍了。“额额”李白摇头摆手示意没关系⚳。“额”“大胆,汝是何人”一天,李白走到了后堂何太后居所,正؃好被在院子里散步的何太后看到,随即她训斥了李白一句。“嫂嫂,您且息怒꫅,此乃小弟侍朖妾,不慎走来㗟此处,在此小弟给您赔罪,呵呵”李悦赶紧跑来跟何太后解释。“既是李。。四弟侍妾,当好生看管才是”何太后说道。“是,是”李悦就领着李白走了。“此乃兄长寡嫂,性子怪异不喜见人,日后啊,你勿要前来此处䉐”一边走,李悦一边给董白解释䴇。“额”李白乖巧的点点头。

      兴平元年(公元194年)的某一天,“大哥,寻我前来有何要事”李悦正在城外操练士卒,忽闻刘备派人传信。“接孔文举㣙公书信,邀我等前往剧城议事”刘备将书信交给李悦。“孔融?那老儿意欲何为?莫縩非是将我혊等诓骗入剧城,而后杀我等?”李悦接过信说道。“非也,乃是徐州派人求援”刘备说道。“曹芪操为报父仇,举五万大军攻入녒徐州,肆意屠戮徐州生民。。”李悦看了看信的内容。“大哥,为何孔融老儿自己不发兵?却要我等前往送死”李悦怒骂孔絹融。“皆因三位兄弟鈮乃当쉟世勇将,故而孔文举公才派人前来”刘备说道。“我等兄弟手中不过四千兵马,将不算大哥,仅有二哥、三哥和我,以及护军턩头目典韦,如何对抗曹操的五万兵马”李悦说道。

      却说曹操在东郡太守任上硴会同兖쩙州刺史刘岱,济北国相鲍信鏖战兖州黄巾。起初战事뚡不利,刘岱的三万兵马被黄巾打的大败,刘岱战死。鲍信会同兖州当地士族共同推举曹操为兖州刺史,率军剿贼。不久,曹操在谋꜌士荀彧的出谋划策下击败黄巾,共得数十万黄巾贼众。曹操挑选其帛中十数万精壮编练新军,一时ퟔ之间曹操돷实力大涨。一直在外避祸的曹嵩得知得知儿子在兖州成事폢了,故而带着一家返回兖州投奔曹操。曹嵩一家从琅琊郡出发前往泰山郡,闻讯,泰山郡太守应劭率兵前往接应,但是尚未到达。曹嵩和其子曹德以及其余家眷尽数被杀害与边界处,行凶者乃是张闿和其部下,他们看曹嵩一家⃤颇블有资财,故心生歹念行凶杀人。徐州牧陶ᩂ谦做梦都没想到他派遣张闿护送这个善举竟然给他惹了뚧这么大的祸端。<

      听说父亲和弟弟以及众多家眷被陶谦部下杀害,曹操当即大怒,起五万大军,尽着白衣白胓甲,打起白旗,上绣:报仇雪恨,杀奔徐州。曹军所过之处大肆杀戮,百姓死伤惨重。徐州牧陶谦闻之紧派人前往曹操军中澄清事实并愿î意向曹操赔偿二十万石粮草以换取曹操退兵罢퐟战。操不允,斩杀使者继续进军䂢,徐州各处守閟军望风披靡。很快,曹操便率军直逼徐州治所郯城。此刻郯城榜守军仅有八千,面对数万为报仇而来曹军,郯城守军助力有不逮。无奈,陶谦赶紧派出多路使者ﴵ突围前往求援,而别驾糜竺就是派去青州求援的使者。

      回ꇜ到平原县,“事不쉫宜迟我等綄当速速前往剧城”刘备最终决定前去助阵。“好,既然兄长心意已决,我융等通往”李悦揈说Ǭ道。随后兄弟四人就收拾了一下去了剧城먌。“备见过文߬举公”抵达剧城以后,刘备兄弟四人跟孔融锏打招呼。“玄德啊,此乃徐州别驾糜竺,糜子仲先生”孔融给刘备引荐糜竺㥬。“糜别ç驾”“玄䄦德公”糜竺、刘备相互打招呼。“子仲,此三人当知否?”孔融指了指关羽等人问糜竺。“未知”糜竺就算听说过也不认识,焃之前没见过,这是他和刘备等人ﻣ的第一次见面。“此三人皆是玄德之弟,╙关羽关云长、张飞张翼德、李ែ悦李时飞,皆是悍勇之人”孔融依次给糜竺引荐。

      “可是虎牢关下斩华雄之关云长?”ʒ“正是”糜竺和ب关羽互相拱手。“可是助公孙败袁绍之张翼德?”“是”糜竺和扭张飞相互致意。“这位可是当年阵斩黄巾贼首程志远、虎牢关下斗稂败吕㻀布又单人独骑옉追击董卓之李时飞?”“正是在下,见过糜〔别䂁驾”面对李悦,糜竺明显更加激动;李悦名气太大了,全是响当当的战绩。“玄德可知徐州为ᠴ曹操屠戮一事”寒暄过后,孔融问道。“知晓”刘备说道。“可愿前往援救”孔痿融问道。“曹操滥杀无辜,备当前㵢往救之,然人马羸弱,未敢轻动,且容备往公孙伯圭处借三五千人马而后兵发徐州”刘备说道。“ĺ玄德定要前往”孔⊅融这话就有点不合适了。“公以备为何人,圣人云,自古皆有死,人无信不立;备ⳋ借的到人马借不到人马,都必将亲至”刘备回击道。“如此,多谢玄德公㚴”糜竺道谢。最终刘备从公孙瓒处接到三千人马和猛男앫赵子龙,此外刘뀞备留下简雍、孙乾以及本部人马一千人在平原保护家眷,其余三千人连同借来的人马总计六千人以及关张李赵䀇典五大猛人在刘备的率领下大张旗鼓直奔徐ᷳ州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