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姿让人忍不住赤坂露娜

      有人可以用一生来做成很多的事,但也有人耗尽一生,只为了等待一株植物的萌芽,或者是等待一朵鲜花的盛팘开。

      “㏭为什么我会看不懂笔记本上弣的字?”陈富蘥贵问他的朋友。

      他的朋友睆告诉他,“因为鳫你在纸툾上记的是现实,而我们现ⴓ在经历的...”

      “是童话啦。”他微笑着说。

      与此同时,那一颗在沉睡中轮转了一个四⍩季的种子发芽了。

      ꦷ它破开泥土,在一片崭新的阳光下,承载着它的朋友们,延绵升向蔚蓝的天空。 荟

      ....

      “你很饿吧,每天都吃不饱,对不ો对?”斗篷内的人对着那个蹲坐在阴影里的颓废男人说,他的声音喑哑,仿佛污水一般的浑浊。

      不用细看,都知道这家伙绝不졖是什么好人。

      퀁 可男人却没有蓤拒绝他,也没有赶走他。ꨨ

      在这个人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一癔直低垂,脸色惨白地望着手中的那一瓶血红漄色的试剂。

      那个人说,这是恶魔的试剂,ၱ一旦服用了它,生命就会急速燃烧,变幻궃出防恶魔的形态,到时候,你将会拥有不可厳思议的力量,能够通过恶魔的形态完成很多的事。

      譬如就是杀掉所有压榨你们、觊觎你们的富人,用死亡恐吓他ꆩ们,让他们永远不敢再生起抢占贫民窟䕌的念头。

      而其中㝟所需要的代价,仅仅是你一个人的死亡而已。

      只要服用了这支试剂,料你就能用自己的死亡替换十几个,乃至数十个富人的死亡,这比用来保护富人和贵族的法律쾷还要公平,也差不多是时候...

      枞 让那群自以为是的王八蛋体会一下什么叫...

      兀布衣之怒了。

      “可在你挨饿的时候,他们却在浪费粮食,”᩷斗篷内的人又说,“他们住在用大理石和黄金ಠ搭建的宫殿里,冬暖夏凉,单独一个饭厅就比㱰你摕家房子还大。”

      ɡ“在那ᰬ一张长长的餐桌듁上,仅仅是装饰都要用到黄金䶖,每餐每顿都摆满着各式各样你ꠐ闻所未闻戚,见所未见的食物。”

      “那些食物曾,他们大多都是只吃一口,吃完就扔掉了,即便是喂给家里养的那几条狗,也不会想到要施舍给你们穷蹪人。”

      “温饱唅思**,吃饱饭以后,他们就会想到要玩弄女人,”那个人笑谑着说,“㣰那他们玩弄的是谁的女儿呢?”

      “붖当폐然也还是你们穷人的女妒儿...”

      “闭嘴,”男人打断了他的冷笑,“ꎊ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不用你来教我。”

      “直白点,我想说的是,我需要钱,一笔梄足够我家人生活下去的钱。”

      “你想害我諞的命,我可됫以给你,反正我这条命本来也不怎么值钱,”他疲倦地说,“洼但我不能因为我的死,连累到我的家人...”

      “我的女儿,她才刚刚学会喊我爸爸,ꏘ我不想她重复我这样的葭人生。”

      “来到这里之前,我曾经吊居无定所,常常被人撵着东奔西走,吃完这一顿ﻑ饭,就得担心下一顿饭的着落。”

      “我要你给我一笔钱。”

      “一笔足够我女儿离开贫民窟,去鉦到市区买下一套房子的钱。”

      “可你不值这么多的钱,”斗篷里的人很直白地告诉他,“开出你这样的价格,我可以一次性招募到很多像你这样的人。”

      “甚至根本不需要多少成本,只要把试剂混到酒里,骗他们喝下去就可以了。”

      維 “你得给我一个理由,说服我,让我认可你值这个价钱才行。”

      ⏋“如果真如你讲的那样简单륈,你为什么偏偏找上我,我这平平无奇的人,”男人缓缓地说,“这世道㽁,有的是不要命的那种贱货,你甚至只要许诺给他一次和女人睡꫸觉的机会,有人就会愿意为了机会这个而死。” ┹

      “你真要听么?”斗篷内的人迟疑了一下。

      男人点点头。

      他深沉地望着斗篷内的⎲阴影,他在试图看清这个想要害死뚏他的人的脸。

      可仍由他的目光怎么用力地捕捉,也都还홨是看不见这텤个人ﵽ的脸庞。

      那个人的脸就像是被阴影糊㡀住了那样,而人ᠣ的目光不曾⹇具备照亮阴影的能力。

      ꤧ “当然是欣赏你的愤怒啊,”他扶着额头,仿佛是很费解地说,“拜托,恶魔的血是很稀有的好不好,比你们这种人的命还要值钱无数倍,㙍要是찼随随便便톚找个人喝子了,他承受不住进化,然后死了,那我岂不是血本无归?”

      “要是完成不了任务,我回去也是很难交差的嘛。”他吊儿郎当地说。

      “任务?什么任务?”男人⥅愣了一下。

      Ꮏ“你是快要死的人,知道再多也无用处。”斗篷里的人说。

      “我没说答应你,糔”男人说,“我警告你,这里是五大城市之一,你要敢在这里动手,你觉得这里的魔法师会放过你么?”

      “放心,你Ĵ觉ᕬ得我会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么?”斗篷里묮的人哈哈地笑,“我既然那么欣赏ꦨ你,当䎡然是不୼会伤害你的啦,你只要在答应我一闂个条件,我就答应给你一套...”

      “不,整整两套房子的钱!”

      “什么条件?”男人连忙问。 

      “你不是很爱你的女儿么,”斗篷内的人亢奋地笑,“你去把她杀了吧,这样,你就会更加愤怒了啊,我当然愿意为你这样的愤怒支付数倍的价钱!”

      当斗鸁篷里的人轻易地提起要杀掉男人女儿的时候,男人瞪大了眼吕睛。

      ⼑他뱵怒ፓ不可遏,未曾多加思考,就想一拳砸在这个只会冷笑的王八蛋身上。

      他不知道这个王八蛋是在跟他开玩笑话,还是忾说真的,总之,他无法容忍,无法容忍任何蠨企图伤害他女儿的寤王八蛋。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颤抖。

      因轣为愤怒,也因为恐惧,他的眼睛在这一刻涨到了即将要开裂的地步。

      他毫不怀疑他要咛杀희人了。

      㼎 下一秒钟,如果他的拳头能⟩够命中藏在斗篷里的那张该死的脸,他会果断地打爆这个王八蛋的眼眶,甚至会狠下决心,打爆ᕏ他的脑袋,把他打死了最好。

      ꯾可他的拳풤头并没如意料中地命中任何的ី实质性的事物。

      ㊈ 当他的手腕冲进斗篷的兜帽内,他感到的是一股奇怪的吸力,那股吸力就像是影子里的涡流,在他的肌肤上急速地旋动着。

      宛若某种保存尸体的方式一样,给他缠上一条又一条影子组成的绷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