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e在线观看

      第6章

      顾茵会下这样的判断,当然有道理。

      首先是赵氏和周氏口੪口声声说这些年暍境况很不好,穿的也朴素,但她们手上半点ʪ茧子也无,不说比王氏,就是比顾ﳻ茵的手还柔嫩。

      当然也可能是家里后辈孝顺,自打家道中落到如今都没让她们做过活计。

      但ﯰ是王氏邀请她们落座的时候,赵氏和邹氏一个赶紧掏出手帕擦了擦本ﭚ就没有灰的凳子,另一个则是微微皱眉,嘴角下抿,不怎么情愿地坐下。

      后来王㉰氏用粗瓷大碗给她们倒了水,两人也都是一口没碰。

      顾茵现在他们住着的是客栈的඗下等房䱮,츨只認一个大通铺加一副桌椅。桌椅旧得都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

      㥘 但王氏是个见不得脏的人,팈来处的当天就把这小屋子里外里都收拾擦洗过了。

      试问过了半辈子穷苦日子的人会如她们那般讲究吗?

      还有就是常人都是先掉眼泪了,再拿帕子擦眼。

      这对妯娌可倒好,是先拿帕子擦眼睛而后再有眼泪。顾茵上前给她们行礼的时候还嗅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辛辣的气息。

      那眼泪多半是用姜汁浸过的帕子给『逼』出来빱的。

      最后再听她们说的话,她们真要如所说的那般关心王氏,就算家里再穷,也该先让她回娘家去一家子团聚了先,双方说说这些年的喾境况才是。

      怎么赾能不问王氏的境况,只一鮏个劲儿说自家过得不好‿,听着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要把刚回到寒山镇一日的王氏往更跬远的地方赶呢?

      以上种种分析眀下来,顾茵就觉得这两人有诈!

      顾茵沉『吟』半晌,开口询问道:“当年外祖离世前,可有给娘留下什么东西?”

      ︱ 王氏还在数钱袋子里的铜钱,띝闻言便答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嘛,当年我要嫁给你爹把他们都气坏了。我娘那会儿都给我准备了好些陪嫁家具,叫我爹拿了斧子都砍坏了。后来他们意外去世,更是一句话都没留下就去了。”说到这里她眼神黯了黯,“那会儿二老一心想着看青意呢,来的信上还说家里说好分给我的几间屋子一直让人打扫着,回去了小住上半年……”

      컱“家里的屋子?”顾茵从她话里提䠷取趦出来一些线索。

      몰“是啊,从前家中富裕,你外祖他们买了个二进的院子,但是家里人口却不多,好多屋子都空着呢。那留给我的一间虽然朝北,但是宽敞的很,还带璅两个罩房并一个小天井呢。”

      是哦,王氏想,两个嫂嫂只说这些年过得不好,倒是对王鱂家那阔气的大宅子只字不提。

      难道是已经是变卖了?不过也正쨸常,糊口都成问题了,是没酬必要住着那样的好宅子。

      㭽 “好了不说了,我去请大夫去,也不知道这点银钱够不够。”王氏『摸』着邹氏给自己套上的银镯子,想着渲要是不够也只能把这镯子给典当了,就是不知道能当个几钱银子。

      “我现舅在觉得好些了,方才可能是看到外祖家的亲人一时激动。”

      王㢺氏摇头坚持:“还是请个大夫看看,而且先头那个老大夫也说你那场高热凶险,拖了那么些时日,身子多半是要亏空的,就嬠算好了也得吃些补『药』温养半年,才能确保不落下퐰病根。总之还是稳妥点。”

      顾茵劝不动她,便说自己现下起码是能走动的,不如直接去医馆,也省了把大夫请回来的费用。

      王氏点了头,干脆三人一道出了客栈。

      到了街上,王氏又感叹了一番物是人非雟,说从前在镇子里闭着眼都不会㹸走丢的,如今倒是真的都不认识了,早知道这样也不必非赶这么远的路回到这儿来了,随便寻个离坝头村近一些的地方安家就是。

      析 后来他们问了人才找到一间医馆。

      坐诊的大夫接待了他们,给顾茵诊过脉,说的和原先的大闤夫也差不多,说她现下是没什么大碍了,但是身子亏空得厉害,还得温养。

      王氏看了顾茵一眼,眼神里满是“看吧,你娘还是你娘,哪里会有错?”的意思。

      后来到了开『药』的时候了,王氏才知道『药』价贵了一倍。

      盖因为坝头村那里发了大水,寒山镇离得远虽然没受到波及,ᄵ但运输道路受到了影响。

      王氏心疼得不行,但还是付钱先给顾茵抓了三天的『药』。

      抓完了『药』,顾茵就提出找人打听打听远山县招工的事。

      王氏也正为银钱发愁,虽知道那样的好机会多半是不会等人麼的,但问一问也不损失什么,真要是还在招人。顾茵不能做活,她一个人去做就是,反正一个月五六钱银子也够养活一家子了。

      㬊 他们和『药』铺的掌柜打听起来,才得知这招人的是远山县一家船行,但工作地点并不是在远山县,而是要随船只出海的,起码要两三年后才能回来。

      也銢正是因为要背井离乡,待遇才那般好。

      这个时代的人对故乡还是执念颇深的,更别说是离开陆地去海上讨生活了。

      加上女子出门好几年本葉就不符合教条规矩,重视规矩和名声的人家自然也不会做这份活计。

      但这兵荒马『乱』的世道,日子过不下去的大有人在,因此确实是有许多人报名了。䕢

      王氏听完就皱起了眉。

      她倒是不在乎什么名声的,但是去海上讨生活听着实在是凶险,旁的不说,若是在外头不习惯生了病可怎么办?就算船上有大夫,可人在海外,『药』材能齐全吗?仔细生一场病人给没了。

      而且武安才不过五岁多,这么小的孩子෎不论是让他单独留在这里,还是随行出海都是极为不安全的。

      这得亏是现在慢Ꭷ慢地打听细了才知道这样多,要是脑子一热听了两个嫂嫂的话把名一报崣,契约一签,可就什么都晚了!

      ⦆ 王氏都听得皱眉,就更别说顾茵了。

      船行出海招人随行确实正常,但是招女工是什么意思?

      女子天生力气小,摇橹划桨不顶男人有用,就算去船上照顾船工的衣食起居也不需要那么些人。

      除非……

      ⴵ她面『色』凝重地又和人打听了一番,在知道那船行是当朝权宦的干儿子开的并且手续齐全之后,她便没再接着问下去了。

      爜这世道,真的是要吃人啊!

      出了『药』铺以后,顾茵出声提议道:“娘,虽说舅母们介绍的活计不靠ᱤ谱。但既然咱们都出ὺ来了,也该去舅舅家拜访一趟才是。”

      王氏还在回忆两个嫂子怂恿她去当女詘工的事,闻言就反应道:“他们过得那般不好,咱们冒然去붍了少不웢得还得破费招待我们。而且之前两个嫂子来ᄒ的时候咱们也没说要上门去,冒冒然去了又得麻烦她们现准备。”

      顾茵要的멽就这么一个“冒冒然”,若是提前打好招呼,这上门也就没意思了,她不✫徐不疾地道:“娘和舅舅、舅ٸ母是同辈倒銌无所谓,可是我和武安是晚辈,不去见礼就是礼数不全了。再说我也很好奇贩您的其他亲궟人是什么样的,想看看他们是不是和您一样好。”

      王氏被她这话捋顺了『毛』,虽然奇怪自家这⨑儿媳『妇』突然讲起ꦀ了礼数,但还是忍痛在街边买了半斤丑橘半斤鸭梨,“那咱们就去坐一坐说会儿话,不在那儿吃饭。”턏

      튂之后王氏便一边和ꊤ路人打听,一边照着记忆里老宅子的位置带他们寻了过去。

      半个时辰后,顾茵三人终于到了王家老宅。끍

      王氏没有说谎,王家当年在寒山镇那可是数得着的㓈人家,那二进的宅子白墙黑瓦,ᶜ阔门高墙,气派得很。

      无奈这些年是⳦真的败落蔒了,宅子倒还是那间宅子,但屋头檐角,墙根处都有些鸕破破烂烂的。

      王氏一边嘟囔着:“这宅子多半是卖给他人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听到他们的甋新住所”一边敲了门。

      过了半晌,一个老管家慢悠悠地应了,看到她的焻时候惊喜地道:“小姐回来了!”

      王氏见了也是一喜,道:“忠叔!”

      忠叔乐呵呵地应了,连忙把大门推开把他们往里面请。

      ན 而此时王家内宅里,大嫂赵氏和二嫂邹氏正坐在一起说话。

      赵ㄅ氏有些怨怼地看着邹氏说:“弟妹早些时候怎么不让我劝着她去应征?那契约一签,咱们也就不用在管她了。”

      邹氏素来看不上这个嘴笨人蠢的大嫂,但眼下뭲她们发愁的是同一件事,便也不说她什么,只解释道:“小妹虽然信了咱们왬,但她儿媳『妇』病着,댗咱们说的更多,可就要『露』了马脚了Ѩ!ퟬ”

      “能『露』什么马脚?她那么些年没回来,当了半辈子农『妇』,能知道什么?”

      外头都在说远洋船行招女工是份好活计,걿但是王家消息比一般人家灵通,知道这远洋船行早几年就在别的地方招过人,结果就是那些女工一去不回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后来那些女工的家人闹了起来,但是远洋船行只说外头染了瘟疫,所以才连尸首都没敢带回来。

      随后她们在赔付一笔银钱,又有当朝权宦背书,偲把闹得凶的都关进了大⩌牢,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因为这件事远洋船行在京城州府那样的大地方可谓是臭名昭着,所以他们才不得不到远山县、寒山镇这种小地方招人。

      “嫂子莫急⭙,”邹氏拿起茶盏,慢됲悠悠地用茶盖拨了下浮沫,“晚些时候让咱们男人一道去,只说是听ㅈ闻他家儿媳身子不好촬特地去看顾的。”

      赵氏一想也是,当嫂子的说话自然没有亲哥哥顶用。

      Ś 也就是这㨲时候,忠叔激动的声音从外头传来ㅈ了。

      老爷子是真的高兴,一边小跑着一边喊“贵客到!”。

      “这老疯子怎么又出来了?”邹氏重重地放了茶盏,不悦地皱起了眉。

      忠叔是王家老仆,打䮍小就跟着王家老爷子。

      自从二老去世后,这老仆就得了失心疯,听不进人话。

      两家人本想把他赶走,但无奈族中长辈都记得他这号人,便也不好明着做出那样绝情的事,只把他赶到柴房住着,给些冷饭冷菜,当条看门狗养着。

      昨儿个听闻王氏回来了,邹氏已经交代了门防房说若是有生人来寻就说主家换了人,但没想到这老疯子竟又跑出来了。

      “也不知道谁来了。”

      说着话苰,赵氏和邹氏出了屋,而家里其他人听到响动捨也都出了来,没多会儿,一大家子人就都到了大门口。

      两家都是三代同堂了,加起来足有二三十口人。

      王氏初时看着忠叔那高兴劲儿不由쁨也跟着笑起来,但等看清这二三十口人的穿着打扮,她就笑䲘不出了——

      只见打头的赵氏和邹氏还是穿着早上灰扑扑的旧衣,而家里其他年轻些的媳『妇』,那都是绫罗绸缎,光鲜亮丽,几乎是人人头上一套赤金的头面,手腕上一根拇指粗的金玉镯子。 ⱇ

      ড这就是她两个老嫂子说的揭不开锅、吃不上饭的家里?!

      王䔩氏气地后槽牙咬得吱嘎作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