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变身情缘>

      虽然奇怪于浅井成实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但那和他有没关系。苍介正准备跟她打招呼,却发现她在那一瞬间⛵绷紧了肌肉。

      鄞 然后,ں朝他扑了过来。ွ

      既뛉然被人看到了풿,那就没办法了。等月光奏鸣曲的第二乐章播放的时候,他们就会看到那个唂黑岩辰次的尸体,那他也会想起我从这里走下来。虽然抱歉,但没办ꃤ法了—

      浅井成实抱着这种想法,向苍介发起进攻,企图直接一招制服并杀死苍介。

      퀤 但在瞬杀这方面,苍介可是祖宗ౡ。浅井成实根本没看清是怎么回事,苍介就已经一拳ꇪ打在了她的下巴上誨。然后,顺势曃一把住浅井成实的䴙脖子ኡ,将其丢솵入了男厕所。

      苍介将门带上횭,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倒ꐤ在墙边的浅井成实。 嫧

      对于她偷袭自己的原因,还有楼梯那边广播室发生了什么,苍介大概已经理解了。

      “我不会阻止你的。”略微思考了一下,苍介做出了这闪个⦒决定。然后他转过身,离开了厕所。

      不阻止她的原因很简单,饣阻止了也没意义吧?已经回不了头了。

      作为资深演员,苍介很清楚的是,与他们交谈的时候,浅井成实并没有在演。而让这么一个真诚善良的人选择以杀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那一定是不共盖天之仇了。

      那么以麻生圭二的名义发来信息,难道是在暗示浅井成实的杀人的动机与麻生圭二有关吗?

      算了,查清楚真相是侦甸探应该做的事情,没有工作的外卖小哥还是在一边吃瓜好了。

      回去后,过了半个小䣰时,月光奏鸣曲才播放起来。

      是第二乐章。

      “凯露,呆在原地不要上来!”

      苍⠽介对凯캥露说道,然后跟着毛利大叔他们一起上去了。虽然他是不想去的,但没办法,人设重要。

      툞 ꒎ 藟演播室里,黑岩辰次已经透ោ凉了。短月光第二乐章那灵动欢快的曲调正从旁边的录䂰音轄机中播放,可是配上黑岩辰次胸口刺入的尖刀跟一地鲜血,不由得让人毛骨悚然。

      “ᣥ爸爸!”黑岩令子哭喊着,就要冲进去,被平田和明拦住䩖了。

      目暮警官此时也到了门口,看到这副画面也大吃一惊:“快点,叫鉴识人员上来!”

      “쭞不行啊,目暮警官,”一个龙套警员无奈的开口,“因为要解剖川戆岛先生的尸体,鉴识人员在傍晚已经回到东京了!”

      “什么?”

      “慫让我来帮忙好了。”浅井成实自告奋勇的说。

      “那就只好拜托你了。”

      原来如此,好伎俩。看着黑岩辰次的尸体,苍介心里想道。

      用昨天的尸体把验尸科的人调走,这样能验尸的人就只剩下她浅井成实了。而将磁带倒放뷒,就又创造了半濖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瞹 这样就会伪造出死者是在五分钟前被杀的这个虚假的事实,而那个时候,浅井成实在和小兰聊天。

      演播䴃室内。

      “警部,快看!”

      뀾 龙돲套警察手一指,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地上죛有一张用血书写的乐谱。

      륅 “͒这是被害人写的吗?”毛利大叔问轪了一个很蠢的奍问题。

      “不,不可能的。”柯南的声音在一边响起。“如㑚果有时间和精力用自己的血来写乐谱的话,那还不如直接呼救呢…薷…啊哟!”

      柯南的头上被毛利大叔种了蘑菇,뀑径直倒向乐谱。“喂喂喂!”大LJ叔急忙把柯南给掀掉查看乐谱,还好带血的乐谱没有쎈损坏。

      “西本先生,你为什么要到广播室去呢?”目暮䆐警官开始问᰸话。

      ㉘ “是,是他叫흙我去的!是黑岩村长。”西本健惊慌失措的说,眼◕神却往死者的椅子下面瞥了一眼。

      “然后⻒你就把他给杀死了,对不对?”毛利小五ⰹ郎追问道。

      “没……没有攅啊!”

      “是清水!”黑岩令子面色癫狂的说শ,“一定是他,因为只要我駛爸爸死了,村长的位置就是他的了!”

      这时候,苍介看着둽乐谱,思索着。如果把乐谱和钢琴的键盘联系在一起的话……“明白吗?下一个就是你了。”苍介的嘴里吐出了这句话。

      “你在说什么啊。”众人㵣把疑惑的目光投向苍介。

      稟“乐毠谱啊。”苍介指着柯南抄下来的乐谱,“把音符转化成拼㒍音的话就是这样了。”

      “那这份呢?”毛利大叔问道。

      “我看看……罪䋴孽的怨恨,将在这里消除。”

      “罪孽的怨恨!”平田秘书大吃一惊,“难道是……”

      “十二年前……”黑岩令子一脸惊色的接口,“在火焰中自杀,还弹횁奏月光的钢琴家?”

      “是他啊!”西本健再次吓得浑身发抖,“麻生圭二还活着啊!”

      “不,他确实死了。”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众淞人回头,是岛上的老警察。“当初火灾之后,进行的齿形跟骨头的对比都穂确认过。他和他的家人的确都已经死了。一场ᎍ大火把所有沝的东西都烧掉了,只有放着旧乐谱的保险柜保留了下来………”

      “保留了乐谱的保险柜?”所有人都同时留意到了这癩个重点。

      “乐ꬨ谱现在在哪里?”

      嬆ʔ柯南着急的问。

      “就在公民馆的뭸旧仓库里。”老警察慢条斯理的回答说,“不过仓库的钥匙我放在了派出所……”

      “那还不快去取!”目暮警官大吼道,把老头ᾆ震的两眼昏花。

      “是!是!”

      切“等等⪕,我跟你一起去!ໜ”柯㧠南转过身,也跟着跑茊了出去。

      “柯南!”小兰大喊道,但是柯南置若罔闻。

      而大家则是留在原地,因为已经确定了凶手就在他们中间。所以为了保护凶手可能还杀的人,同样也是为了监督凶手,所以所有人都被聚在了一起。

      这样凶手就没办衰法再下手了。

      禇 过了一会儿。

      “说不定已经不会再有杀人㚪案了吧?”在和小兰窃窃私语的浅井成实说道,“乐谱里不是已经说了嘛,罪孽的怨恨,将在这里消除。”

      浅井成实说的很小声,也只是在私下发表意见。但是那音量,非常恰到好处的让旁边的黑岩令子听见了。

      这个女人就这么背被轆浅井成实当作了枪,那歇斯底里的大吼,让目暮警官也没㰵办法。之前在审讯的时候,她也很不配合。

      但没办法呀,他们警察዆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尒遇到这种女人,目暮警官也只能忍。

      而且她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

      釈天色已晚涫,目暮警官最后还是决定把他们放回去ᨀ,明天再说。

      但月光,还有第三乐章啊。

      月光仍然在寂静的演奏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