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qq登录qq

      打个比方,爱德华離前世的某非洲落后部落,民间出了一个留学沩米粒坚的大学生,那笀个大学生没有留在米粒坚生活,也没有继续深造。毅然决駱然的回到了他落后的故乡。回乡后他没有投入酋长家的怀抱谋取一官半职,却继承家业开了铁匠铺和小卖丗部램。

      家里有矿的酋长家,留洋深造过的博士生闺女和硕士生表妹,十分好奇,去那个大学生家的小卖部逛逛,却没想到这个大学生在铁匠铺里鼓捣出马克3型钢铁战衣。还一ᨪ脸神经质的问你,只要50万刀,你买不买?

      试用过钢铁侠战衣的酋长家闺女很想说:买,只不过你这卖的꘾便宜了,给你100万,就是现在我没带钱……

      上面⺳就是此时安德莉亚公主的心情。今天出来没带钱,吃零食的钱还是表妹出的。表妹的籴空间戒指里应该也没这么多钱。她在想是劝表妹把空间戒指押在这里回去取钱,还是把表妹押在这里回家取钱。毕竟她现在一刻也不想和那把剑分开,生怕那把剑一离开她的视线就会飞走。

      此时她瞟见史뿡密斯炼金商店那病巨大的橱窗外,一队铁皮罐子一样的士兵跑了过来。为首的是一淞位端坐在战马上的年轻骑士,面色倨傲,

      “表姐,是莱因讘哈特”爱丽丝反应过来,拉起了还在纠结的安德莉亚。“我们快躲躲,那家伙一定是来抓我们的핳。”

      但是已经迟了,莱因哈特一马当先的踹开了炼金商店的玻璃大门,同时大喊着:

      “城卫军临检!所有人把身份证准备好!营业执照、卫生䏛证什么的统统都拿出来!” 䳮

       睴 随即,一大帮“铁皮罐子”也挤了进来。此时的莱因哈特还不髟知道大公䵓爵的女儿,安德莉亚公主殿下和她的表妹偷跑出来的事情。

      毕竟公主这么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的贴身侍女一听说她大白天的要“休息”就知道公主殿下又要微服出巡了。给她掩饰的很好,根本没人发现。就算大公爵对这种事也是睁一ȩ眼闭一眼的。新大陆可没有旧大陆贵族那么多规矩,大公爵쵱是把溟自家闺女当野丫头养的。你看公主殿下在正式场合都没穿裙子,大公也只是嘟囔几句豣。

      ⥋今跃天上午,回到公爵府的莱因哈特向大公爵和同时到来的几个议会议员述职。这次出访南方数个邦国,公主只是个吉祥物,真正的政事是交给这个公主名义上的卫队骑士长녣,白鹰公国陆军副指挥官莱因哈特执行的。述职之后,年轻的骑士听了某人的怂恿,这是回来找场子的。

      毕竟今天爱德华那一通一万响的大地红炮仗,让年轻的骑士长丢尽了面子。原本隆重且严肃的公主醩回国仪式被那个炼金术士搅得鸡飞狗跳,手忙脚乱的。

      떴︛偏偏大公爵一家立国以来一直以亲民形象执政,一춘直以不扰民为原랇则。这种事情彵是不会论罪的。所以,那位骑士长汇同给他出ⵉ主意的某人,点起一队士兵匆匆奔向城门街。

      令那位骑士长惊讶的是,本来他蕴含斗气的一脚,准备把那扇玻璃门踢䷣个粉碎,给那位炼金术士来一个下盂马威的。但是那扇솂看似脆弱的玻璃门只是布满裂纹,根本没有玻璃碎片纷飞的场景。

      䒂 令他更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此时个子娇小的爱丽丝正拖着比她高一头的表K姐往柜台后面钻,而那位公主殿下还依依不舍的抓着地上插着的一把长剑,想把它拔出来。

      看到此景,年轻骑士长下意识的就单⬦膝下跪行礼。口称参见公主殿下,参见爱丽丝小侯姐。后面跟进来的一群铁皮罐子顿了两秒,呼啦啦跟着跪到了一片。

      这就让还在队伍后面站着没进来的,某银发娃娃脸牧师显得特别显眼。他下意识的眯缝着삚眼睛,平移向店外的金色拱门后面。

      竼“ꘊ咳咳,各牉位忠勇的骑士们免ꁋ礼。”安德莉亚起身恢复了她那高冷的仪态,虽然此时她身着平ߙ民的男装,却尽显俉霸道女总偔裁的风范。

      旁边的爱丽丝在向众人还礼之后,一眼看到了正在缓缓向拱㿘门后面平移的娃娃脸牧师。大吼一声:

      “艾尔文你别藏了,我知道就是你这家伙告的密!”

      它娃娃脸牧师只᯹好尴둱尬的显露出身形,摸着后脑哈哈笑着说:

      “今天天气真好,好巧啊爱丽丝小姐,你也出来逛街啊,我还有事就先回圣光教堂了……”说着ꁘ他转身便走。

      “你别跑,看本小姐怎么打屎你……”

      说着爱丽丝挤过人群,追打娃娃脸牧师。两人一追一挿逃消失在街口。

      ᴿ此时爱德华和柜台前还在吃火锅的一家三口才醒悟过来,连忙上ꤘ前向微服私访的몌公主殿下行礼。爱德华心想:8错8错,这位还是位姬骑士,更符合人设了……

      ퟌ 莱因哈特此时尴尬的要命,悄悄走进安德莉亚的身前䲫,小声问道:

      “咳,公主殿下,鶑你看下面怎么办……”

      浠 “叫你的人先回去吧,你在这跟着就ጢ行,还有,派人回去取一千金鹰元。我在这里等着。”

      莱因哈特没쮹有问其他问题,立刻吩咐手下回去取耡钱。

      쾰 一旁的德尔顿一家见势不妙,火锅也不吃了,匆匆和爱德华打了个꼺招呼。跟着乱纷纷的骑士们出了门。

      爱德华笑着送走邻居三口,不紧不慢的将柜台上的火锅等东西收紧空间戒指。又来了一发清洁术。店内空气顿时돂清新不少。

      他招呼公箋主和骑士到门口东侧的顾客休息区就座休息。年轻骑士红着脸不肯就座,侍立在坐下的公主身侧。而公主则抱着长剑坐在了浅灰色简欧风格的布艺沙发上。

      公主殿下一开始并不在意这奇怪Ꟑ的沙发,毕竟公爵府也是有沙发的,那些都是有着繁复雕花图案,뼲用弹簧和棉花制成的坐垫的。做起来十分舒服。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个不劻起眼的,只有一块坐垫和一块靠背的木质沙发,竟然做起来比那些雕花的弹簧沙发还舒服。ჷ

      “莱因哈特,你也来坐下试试,这沙发好舒服。”公主见附近没什么人了,也不装高冷女总裁范了,在坐垫上縇一下一下的弹着,招呼莱因哈特坐下。

      莱因哈特见状绕过公主就做的主位,走到侧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但一身铁的骑士长根本感觉不出什么,只觉得一坐下身子就陷下去了,不容易站起来。

      읣爱德华从后面走出来,手里졦端了一个盘子,ﰣ他将盘子上的茶壶、杯子、糖罐、淡奶壶和一盘颜色焦黄,上面还撒着巧克力碎的曲奇放到茶几上。给쳢公主和骑士各到了一杯红茶。 ﱰ

      ℤ“红茶请慢用,奶和糖请按喜好自己加。”爱德华笑笑,毕竟是大客户,好茶还是要招待招待的。刚才他可听到了,公主殿下让去取的是1000金币툋而不是500金币,他就知道遇到土豪了。

      Ⳋ他又递给公主殿下一个造型夸张的剑鞘,说道:

      “这是这把剑的剑鞘,现在只有挬屏蔽这把剑自然魔力呼吸的콥功能。您用剑不熟练的时候会有些帮助,如果不喜欢的话,等您用熟练了我可以按照您的要求再做一个方便携带的剑鞘。恕我失陪一下,我先去修理一䲳下玻璃门。”说着便转身去修门。

      枕旁边的莱因哈特听到了“自然魔力呼吸”就是一惊,回头惊讶的看向骑士公主,用极小声问道:

      “公主这把剑是神……장?”

      公主赶忙做了个嘘的手势,用不发出声音的夸张口型向他的骑士长说了三个字:“亚……神……器!”

      得到答案的骑士长惊得目瞪口呆,差点将手里茶杯捏碎ሷ。飞溅的茶水洒了一身,赶忙掏儔出手绢擦拭,以此来掩饰自己的震惊。

      安鮁德莉亚把长剑归入剑鞘。仔细把玩着宝剑。发现剑鞘上有一行小字:阿瓦隆—ຉ—远离尘世的理想乡(伪)(终有一天,我将会造出真正的阿瓦隆)

      “老板,你还给剑鞘起名뱑字啊?好奇怪。”

      “这뾆么长时间还没有自水我介绍,真是失礼炟。鄙人爱德华·史密斯,炼金术士学徒,您叫我爱德华就可以。”在玻璃门前装模作样用粉笔画炼金阵的爱德华回身恭敬的说道。

      “您就只当是帱鄙人的小小恶趣味就好了,不必在意。”

      “你的恶趣味真是不少呢。”公主殿下笑嘻嘻的应到,随即将注意力转向玻璃茶⇔几上摆放的曲奇。

      安德莉亚拈起一块曲奇在鼻尖嗅了嗅,那黑黑的东西没见过,闻起来有一股奶油和可可豆的香味。南方高原城堡出产的可可豆她是知道的,不过热可可需要加香料和辣椒一起喝,又黏又辣的味道让人是在不敢恭维。她试探的咬下一口尝尝味道。

      只一口,浓郁的奶香混合着可可的香气在舌尖炸开,甜的发腻얧的味道充斥了味蕾。一股莫名的幸福感降临。骑士公主眯起ㆽ了她那翠绿色的眼睛,窗外的光线곷映射进来,仿佛那好看的绿眼睛里流淌的是深秋的湖水,那湖水里洒满了闪光的星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