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人妻被彻底征服

      方婧雅原本几天前就要来找朱达贵,但担心朱贤刚刚牺牲,他的情绪低落,즳才拖到今天。

      方婧雅迎着朱达贵走过来,打量了他一眼춪,輘说멻道:“气色ᡐ不错,心⩂情应该调整过来了吧窦?”

      朱达贵的表情显得很愉悦,㦭这是对ῢ生活充满向往的人才会有的表情。

      “我感觉今天我妈的病有所起色,再说了,人总得生活吧,我还要送外卖呢,有事吗?”

      朱达贵觉得方婧雅找他准没好事,她不可能告诉自己案情。调查局的人嘴上好像都装了把锁似的,想让他们说点秝什么比登天还难。 ⣴

      方婧雅柈伸出两根手指头:“两件事。第一,上次ꢜ跟你说的,加入调查局考虑得怎么样了?”酫

      朱达贵摇了摇头:“我就是个外卖员,没想当调查员。”

      如果他没有感应,进调查局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可现在,他更大的愿意,是让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他相信,以自己的灵力,很快就能改变命运。➘

      方婧雅嗤之以鼻地说:“你别不知好歹,调查局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袿能进的,要不ꉞ是儉因为你是烈士后代,根本没机会。”

      赵伟华为了特招朱达嵻贵,已经向局里打了报告,没꫱想到,朱ꇝ达贵却不同意。她觉得朱达贵就是想摆谱,调查局的能人多得很,不缺朱达贵舭一个。

      朱釽达贵平静地说:“我只想多送外卖多赚钱,至于保卫国家安全,维护社会뺓公平与正义,还是交给你鿅们吧。”

      方婧雅无奈地说:蚧“第二件事,上谪次我告ⲏ诉你朱贤牺牲时,并没告诉说他在赛田,你是怎么知道的姷?”

       ᬇ原本她还可以迟几天才来找朱达贵,但特别想知道刔答案。这件事,也蒷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朱达贵诧异地说:“꺥我说过吗?”蜤

      他脑子迅速运转起来,ᶋ是朱龙文说过父亲在赛田的安全屋,他觶才下意识认定父亲就在赛田。方婧雅的嘴确实很严,并没提及这一点。 絾

      得怎么样糊弄过去呢?跟调줇查局的人找交道,真得时刻多长个心眼,否则一句话说错,就会让他们抓到漏洞。

      方婧雅向朱达贵亮了亮包里的录音笔:“你肯定说过,我们的谈话都有录音,包括这次也是如此。↹” ⁊

      说傡着,她就把当时的录音调了出来,放给⑻朱达贵听:

      “我要见我父亲!”

      刷“他的遗体明天早上到꽦枧头。”

      “我现在就去赛田。”

      “你到了赛田也见不到,我们还在勘查现场。”

      䟨方婧雅一边放着录音뎽,一边看着朱达贵的表情。这ਧ个录音,她在第一次听时,并没有觉得异常。之后听了几次,才发ᣃ现不对。怎么说着说琫着,就说到赛田了呢。

      㭎朱达贵点了点头,并窻没有否认:“你说对了。”

      当时他非常激动和愤慨,本能地说出要去赛田。说出去的话好比牓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想让方婧雅信服,只能另想他法。

      方婧雅大大的眼睛紧紧盯着朱达贵,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轰 朱达贵沉吟道:“我不想说。”

      他脑子里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却还想借题发挥一下。

      方詩婧雅严肃地说:“每一个公民,都有配合调查局的义务和责任,如果拒不配合,可以采取强制措施。”

      “让我说也行,但得ᢆ帮我办件事。”

      “我不做交易。”

      “我爸因公殉职,我妈也出了车祸,这橝肯定是ᘈ朱龙文指使别人干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凶手。调查局不是很厉害吗?难道查不出来?”

      方婧雅脸上一红:“这个我们会调ⷁ查的。”

      目前调查的重点,集中在朱龙文的第二套计划,以及徐遂章和姚勋숂暗杀㠋朱达贵身上,还真的忽略了黛如燕的车祸。

      “你现在就帮我查,凶手一定是朱龙文的人。”

      ﬞ 他现在说话特别小心,哪些是自⎸己已经知道的,哪些是还“ퟭ不知道”的,一定要分得清清楚楚。

      在方婧雅看来,他并不知道徐家,也不知道遭遇的几次暗杀,都是姚勋在椿指使。如果他说出“徐家”,估计又得费尽口ల舌解释。

      “不行,我得回去申请廓,没有领导的批准,不能调查。”

      “你去见见我母亲吧,她出车祸后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如果能抓到凶手,或许她퓥一激动,就醒过뢿来了呢。”

      方婧雅没有拒绝,跟着朱达贵去了保健中및心。

      䊺 任何人看덬到黛如燕现在的模样,都会心生怜悯。方婧雅也不例外,朱贤死了,黛如燕有可能变成植物人,朱达贵和朱燕英确实很可怜。狳这一ꔰ刻,方婧雅岛的同情心开始泛滥。

      ḥ方婧雅出来后,眼圈已鎩经发红:“你告诉我答案,回去后我콲会申请调查。”ஈ

      “赵处长当覧时带人去朱龙文房间뼾时,我们是不是也在门口뤑?”

      “对啊。”

      ꪭ “我的听力很請灵敏,凭本事听到的。”

      “不可能,我当时也在,怎么一个字都没听到?”

      ⫝ “那是你没专注婷,有些事情只要一专注就럦不一样了멘。再说了,我的听力本来∎就比你好。”

      “真的?”

      “看蚊来你是不相信,这둩样吧,我们测试一下,你到隔壁房间,用正常的音量说句话,看我能不能听到。”

      퐸“好。” 痀

      方婧雅觉췡得这办法挺好,走到隔壁的空房㕄间,关上门后,自言自语说了一句。随后,她走出房间。

      “刚才你是不킧是说:‘一个人的听力不可能这么好’?”

      “你真能听到?”

      “宾馆的隔音其实不算好,而这里又较安静,要是换个地方,或许真的听不清。”

      “你这是天赋异禀,以后如果有案子需要用到你的听力,可要配合。”

      ܕ

      “只要你能查出撞我妈的凶手,我可以考虑。”

      犉 “朱贤要是知道你对ᰆ调查局是这样的态度,一定削你。”

      왝多少人削尖脑袋想进调查局,却不得其门。如今有这样的机会摆在朱达贵面前,他却一学点也不髬知道珍惜。

      “送外卖自由自在,当调查员这也不让,那也不行,跟戴몽了个枷锁一样,没一点意思。再说了,你们的工资未必有我高,而且还危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