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妈妈朋友的情事

      这时,议事殿外响起了下人的웵通报。 빚 绎 鏍“族老到——”

      聂家八位族老不苟言笑的走了进来,这八人也活了上䚅千年,都是空界不太平的时候为聂家做过贡献的老人。

      那会儿炁的使用还没有延伸到驻颜中来,直到几人都到了双鬓斑白的年纪,炁驻颜的功效才被官方认可发布。

      聂家八位族老,早前薛玲珑自己就规定了,聂家族老不设级别,统一尊称“爷”,所以聂氏八族老ꐎ,又称聂家八爷。

      其中大爷、四爷和六爷是中立派,三爷、六爷和七爷代表各自旁系一脉。 縦

      还有二爷和八爷正翏是聂齐峰这一脉的族老,又是夫妻,更是聂齐峰的双亲。

      八人一进来,还未看见主座上的薛玲珑,目光就被鬼哭狼嚎的聂齐峰给吸引了。

      聂齐峰的母亲八爷聂徐氏率先冲了过去,一把扶起聂齐峰,沉声问道:“峰儿,是谁?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聂齐峰的父亲二爷聂华则是目光冷厉的看向聂震东,“是你动的手?”

      聂徐氏也看了过꾯来,指着聂震东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聂家掌舵,聂华뜨,敢动我们儿子,你把他的手给剁了。”

      聂齐峰拉了拉聂徐氏的衣袖,然后萫伸手指向了主座上半저打着哈ʐ欠ﲳ的薛玲珑。

      “是她。”虽然下巴断了,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聂徐氏还是领会了自己儿子的意思赭,看向薛玲珑,“聂华,儿子说是这个小贱人打的。”

      “哪个小贱人?”

      톉 聂华顺着聂徐氏指向䃽的方向看去,不仅是他看了过去,看了半天戏的六位族老讞也把目光投在了主座上。

      这不看还好,一看……六位老骨头쪦齐刷刷的跪了下茷去,抖着声鞮喊了一句,“姑……姑奶奶……”

      聂华也扑通謹一声跪了下去,拉了拉还搞不清状况的聂徐氏,让她也跪下。

      됤聂徐氏进入族老会还不到千年,以前在聂家大院的时候跟聂齐峰一样,只是远远的见过聂姑奶奶,不像其余几位族老,都磠领教过聂姑奶奶的埱厉害。

      直到自家男人也颤颤巍巍的喊出了“姑奶奶”三个字来,聂徐氏才反应过来,刚才被她叫做小贱人的到底是谁。

      不过就在她心惊胆寒的时候,扶着的聂齐峰一遍遍的说着:“假的假的……她是假的……”

      聂徐氏终是大着胆子跟聂华道:“咱儿엸子ﵸ说这顡不是聂姑奶奶,她是ꈸ假的。”

      ᔁ原本跪着的六位族老一听这话,又抬眼打量起了主座上的薛玲珑。

      看着模样就是聂家պ姑奶奶的模样,难道真是长相相似而已?

      只听聂徐氏又道:“定然是聂震东找来假扮的,聂姑奶奶被封在禁区坟地,五姓中人是绝对不会放ර她出来的,一定是聂震东这厮作假,被我儿发现了,这才糟了这样的罪,聂华,聂震东敢戏弄族老,把他就地处置了,以࿡儆效尤䲌。”

      六位族老见这情况,迟疑半晌后就准备起身。

      “一屋子的老弱病残,也敢质疑我?”

      檀香扇在䔝手中旋转一圈后又飞转到了议事殿的梁顶,扇子变化成一个巨大的齿轮,中间还有无数大小不一的齿轮,轰隆运转。

      梁顶在齿轮的转动中,瞬间变成了乌云密布的天穹,电闪訏雷鸣,仔细看去,似有密密麻麻的剑刃正迫不及待的从天穹上落下。

      变化出的天穹下,正是又跪回去的六位族老,还有聂华一家。

      看着电闪雷鸣下,蓄势待发的剑刃,聂华绝望的颤声道:“九天玄雨剑阵。”

      聂徐氏脑袋嗡鸣,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这是……九张机的杀阵……九天玄雨……”

      薛玲珑负手走了下来,在六位族老面前站定。

      “大爷、四爷、六爷,你们不用跪我,你们的子嗣在空界霍乱时期全部战死,没螅有血脉留下꫑,我自问掌舵聂家两千载,无论是生意上或是炁的给予上都没有过半分짃的亏欠,可是你们在我下坟后这一千年,眼睁睁的看着嫡系一脉凋零,不闻不问,你们难道还指望聂齐峰那一家子蠢货能够重振聂家声威?”

      四爷聂东升和六爷聂晋把头埋的更低了,大爷聂海抹了一把老泪,道:“姑奶奶,老朽三人有愧啊……”

      “你们不是有愧,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累了就退吧,交出族老会的秘钥,聂震东,你给三位老爷子找个适合养老的时空,让他们去逗鸟种花吧。”

      聂震东应下后,聂海有些不甘道:“姑奶奶,我们三人还是想为聂家鞠躬尽瘁死而后Ⴙ已的。”

      “哟,不容易呀海大爷,享清闲了这铈么多年,突然就想馱鞠躬尽瘁뜄了?也行,今天我也去了东区那边议事,被冯敏儿那臭婆娘弄得心情不是很好,准备过几天带人去打劫几间冯家铺䶹子消消气,你们既然干劲十足就ஷ由你们几个打头阵吧,先打劫軥个四五家看看。”

      聂海这就尴尬了,他们都一把老骨头了,别说打劫六姓的铺子,就算自家内斗,也不一定打得过。

      六爷聂晋觉得这根本就是强人所难,是薛玲珑在打击报复。

      “姑奶奶,聂家族老会本就不该插手嫡庶之争,虽然我酲们没有帮嫡系一脉出头,可是我们也没有帮任何旁系啊,你这样处置实在是不公。”

      “不公?我当初建立聂家族老会,不是由得你在这里质问我公平不公平的,要么交出秘钥,要么聟打劫铺子,要是不会选,我不介意在聂氏灵堂多给你腾个位置出来。”

      쇖 六爷聂晋知道这位姑奶奶是真发了火,不敢再多言。

      薛玲珑又问四爷聂东升,“⋁四爷,你要怎么选呢?”

      聂东升恭敬回道:“姑奶奶,我还是挺喜欢ࣨ逗鸟的。”

      “海大爷呢?”

      “种种花草㊲也不错。”

      稙处置了这三位,收了三人的秘钥,她又走到聂家旁系三脉,三爷、六爷和七爷身边。

      三位族老齐刷刷的抖着肩,还不等薛玲珑开口,三位族老就配合默契的取出鰝了自己的秘钥。

      “怂是怂了点,不⤙过好在眼力见不错。”

      薛玲珑又走到了二爷聂华面Ნ前,一伸手,天穹剧烈响动起来。

      聂华和聂徐氏如惊弓之鸟不停地磕头求饶。

      雷电消失,天穹也在缩小,最后又变成了檀香扇回到了薛玲珑的手中。

      摇着手扇,打量着吓得不轻的夫妇二人,聂徐氏惊得直接将聂齐峰给扔了出去,爬到了聂华的身后躲着。

      被自己亲妈扔出去的聂齐峰直接撞亞到了议事殿的石柱上,一⽕口血吐了出来。

      “想出头,又怕死,脑袋还不灵光,二爷,你这一脉唯一优点就剩下扛打了,你看你儿子,被他亲妈扔軋得这么狠,还没死Ą了。”

      聂徐氏这才发现自己惊慌失措中扔出去的竟然是自己儿子,赶紧又跑过㙊去将人扶起。

      꼉看着自己儿子的惨样,心里又莫名生起譔一股火来,下了决心道:“我知道集齐族老会的八把秘钥可以开启聂家锁库,聂家铺子的所有货物都是来自锁库,你只要承诺让我儿子当聂家掌舵,我可以交出秘钥,否则……我就自壄爆毁了这把秘钥,ƌ让聂家锁库永远都不能打开。”

      聂华急声道:“逜蠢妇,闭嘴。”

      “聂华,我们没必要怕她,澹台司长已经任命칭峰闉儿为军瓆防西区的区长,薛玲珑再嚣张也不敢跟军方的人作对。”

      薛玲珑冷冷一笑,“拿澹台俢来威胁我?你是吃了多少屎才能想出这么臭的主嫕意来,我大概知道聂齐峰为什么这么蠢뢀了,你这遗传因子但凡再旺盛一点,他就成智障了。”

      她又问聂华,“二爷,聂漂家祖训其中有两条,破则死,你念给你这蠢媳妇听听。”

      甶 聂华苦涩开口,“不涉军,不参政……”

      縱 聂㿡徐氏从脖子上取下那把印章模样的秘钥,攥在手里,发了狠道:“薛玲珑,不用浪费时䒄间了,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吧。”

      薛玲珑没搭理她,只是冷着声问聂华。

      “丧子还是丧妻,自己选턇吧。”

      简单的一句话逼得聂徐氏吼道:“薛玲珑,你以为我엃不敢毁秘钥……”

      “吗”字还没出口,薛玲珑的手中扇已经变成了聂银枪,一枪崩去,干净利落。

      九张机变化的㍞聂银枪,子弹穿过,会留下一쫒个␎梅花形状的伤口。

      聂银枪杀人不带血,聂徐氏后倒在地,额头上留下一个梅祧花弹洞。

      “活人只知道我出手打人的时候动作快,只有死人才知道,我杀人的时候,动作更快。”

      跪着的聂华直接瘫软的坐在地上,似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薛玲珑取了聂徐氏手里﷪攥着的秘钥,看向聂华,“你也要学她自爆一个试试我手速吗?”

      一语惊醒,聂华取出秘钥递给薛玲珑,“聂华不敢,犬子无知,还请姑奶奶大发慈悲,绕过他这一回吧。”

      收了秘钥,“二爷跟我谈慈悲,是诚心损我了?你放心吧,我虽然天生狠辣,但说话不算数的事,已经很少做了,你都死了老婆,儿子裄脑子又不好使,我偶尔也会生出一웎些不必要ड的怜悯之心来,这事就算这么过了。”

      튁得了薛玲珑的首肯뮱,聂华这才跑过去查探被刚才那凄一枪,直接吓晕过去的聂齐峰。

      薛玲珑这才转身对聂震东道:“你去玲珑阁把四九叫下来。”

      聂震东领命正謳要出去,又被薛玲珑叫住。

      “你就这么干巴巴跑过去,可욘能连门ゃ就进늸不去,把꯫聂徐氏的尸体샲带过去,他看到尸体就知道是我回来了。”

      ⏟走到聂辰身边,发ቢ现这小子不但没Ջ有被吓住,脸上还有几分掩饰不住的兴奋劲。

      她问ꨐ道:“你不怕我?”

      聂辰就差手舞足蹈了,“爷爷被这族老会压了一千年,嫡系这一脉死在聂齐峰手䨩上的也不少,今天真是爽到家了,太解气,姑奶奶就这么走了一圈,八大族老全部摆平,简直霸气威武——”

      截 น 薛玲珑扔了一把秘钥諩给他,“小家伙说话挺艺术的,ے我喜欢,送耴你玩。”

      跪在地上还没缓过神来的过气族老,看到这一幕,皆是懊悔一叹。

      薛玲珑回来了,聂家的天也要变了。

      틱聂姑奶奶从不讲道理,因为她……就是聂家的道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