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室陪欲

      一道凶猛的劲气,擦着闵兴的眼睑搓了过去。所有的过程皆是蝥发生在一刹那,闵兴侥幸躲过了一劫。

      不出所料,凌悬果然想多了。近在咫尺,他却用了一种多漁疑ԝ的方笲式,瞬间错过㾡了闵兴。

      ꂨ 身形下落的同时,凌悬已经开始后悔。

      솴不过,他本没有指望一招致胜,所以不多惆怅,落地后便再次启动。左手接过铁剑,向后一收,右掌发力,五指形成的掌劲化作五捋旋风状罡气,喷땶薄而出。

      双目直视,凌悬的灵识牢牢控制着罡气。几道罡气呼啸而过,沿着他的指间传送方向向外扩张。

      凶젉猛的舌头骤然打开,骄罡气互相缠绕,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空气剧烈地波动起来。

      闵兴双臂一挥,挣开身体极速后退,双眼紧盯着眼前巨影。 醁

      “破!”凌悬一声大喝。

      罡气敚急馷速裂变,到闵眯兴眼前的位置突然彼此分离,诡异而绵长的影子从不同方向攻击过来。

      “好快!”闵兴心头震动,不禁产生一种窒息感。

      刚才侥幸᡻过梀关,如今看来是躲不掉了。

      “反正他受过伤,不信他完全不受影响。”

      闵兴握紧双拳,将顺心灵棍挡在身前。咬紧牙瘆关,闵兴心神沉寂,将身体内所有的能量䋒推至双手。

      十道火红的刚猛能量泆从他的拳头缝隙间火速涌出恉,顺心灵棍上聚焦的能量同时铺天盖地地飞了出去。

      一道防火墙加上十道闪电,便是突兀地呈现在半空中。懼

      “ꆗ砰!”

      㛼 两种能量相撞Ᵽ,包括练古云䆕在内的所有人,皆是看得目瞪口呆。

      闵兴的拳力和爆发力正面迎击破风而来的五道罡气。

      不过,只是降低了能量旺的动力,돻改变了行宿进的路线,五道戾气余威难消,还是绕鴎过了防火墙,相继砸在了闵兴的腿和鏲胳膊上,让他受了伤。

      闵兴眉头紧锁,狠狠咬住下嘴唇,没有发出声音。

      片刻之后,闵兴和凌悬二人同时落地,皆是踉跄着向后倒退几步,同时止步。

      闵兴受默了外伤,빝不过,凌悬룐也没有占到便宜。他的脸色变得有些灰暗,手上也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渗出了嗂鲜血。

      为了全力一击,凌悬未能阻止闵兴的爆发,被他的劲气震破了真元防备,同样受了外伤。

      与闵兴相比,他这一击用力过猛,无形中加重了他的内伤。深究起来,闵兴反而占셀了便宜。

      二人怒目相视,体内的暴戾之气皆达到了顶峰,全然感觉不到皮肉之痛。

      闵兴神情冷凛,抬起手肘拂去脸颊的汗珠,脑中忽然想到了什么,便是皮笑肉不笑地张口问道:嫨“駨学长,你刚才这一招是什么?和秦啸天的招式很像么。”

      闵兴突然提起秦啸天,凌悬颇为意外。

      脑中回想一番,凌悬想起秦啸天临行前确实与闵兴有过一战,便开口回道:“这招叫五冥破,怎么样,不好受吧?潍”

      闵兴歪嘴一笑,表面上不屑,心里却在暗想吩:“幸亏听了常自成的话,服下一粒四魔聚气丸,否则现在就不只是这点皮外伤了。不行,我得尽快找机会近身,用上天岩崩,不能总是被他牵制着打。”

      闵兴按照常自成的嘱托,没有率先进攻,而是先观察凌悬的出招。

      凌悬先前发起的进攻,让闵兴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和速度才是取胜的关键。凌悬毕竟受了内伤,况且自己的独门武技天岩崩,必须近身搏斗,才能发挥最大的ﶽ效用。

      想到这里,闵兴立即振作了精神。

      他分立开双腿,脚底生风,脚下刚猛之力向地面一轰,便是乍溸然而起,地面随之轰隆一声响,一道火红的残影平地飞出。

      两人相距不过几十米,闵兴的身形平贴地面,雷霆之势眨眼间便闪到凌悬ꨱ身前。

      凌悬同样起势,后退的同时挥动双⟳臂,双掌在麨身前做出一系列奇异的动作。闵兴的双腿在半空中缠绕交叉,手臂在地面一撑,酝酿多时的腿劲便是轰然抡向凌悬的脖子。

      凌悬双掌下压,手掌护蠓住脖颈,头部微微一偏,消去了闵兴的劲气。腿手相撞的瞬间,凌悬觉得自己的手掌如谫同轰在烙铁上,被灼烧的同时还受到强烈的冲击。

      眉头一皱,凌悬抽出“秋湛”,顺势劈向闵兴的右腿。闵兴早有防备,他早料到这一脚伤不到凌悬,只是用他的脖子借力而已。 犽

      在凌悬拔剑的同时,闵兴已经调转方向,脚掌猛地蹬地,凝结全身的内力,腾空升起。

      ᗢ“咔!”

      地面一缕青烟,伴着花火的出现,崩开了开赛以来最槓大的裂纹。练古云二话不说,跃到空中水袖ᐷ一挥,将那裂纹㳙迅速合拢。

      闵兴的独门武技天岩崩,需要近身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劲气。发功之时,身体的每个部位都会变得坚如磐石,加上丹田发力,由内而外的能컅量爆发,让他如同披着一层岩浆铠甲,攻守兼备䴪。

      面对闵兴的突然变化,凌悬隐约意识到了他的意图。

      瞬间的近身一击,让凌悬深深震撼于对方的恐怖力量。凭借经验和能力,凌悬灵巧地避开了正面冲撞,不断化解去봻闵兴的刚猛之力,使得拳头落下Ï的着力点总是有所偏差。

      ㍳不过,他始终无法摆矏脱闵兴的纠缠,两人的距离总是离得很近。

      闵兴的顺心灵棍时隐时现,总在需要抵挡皤剑击的时候出现。㬈近身搏斗的时候,却经常突兀氨消失,路线非常诡异。뒉

      “闵兴用的什么武器?为何有ﰱ时长有时短,有时又消失不见了?”看台上,不少观众直呼看不懂,纷纷咋舌惊叹。괡

      “不懂了吧?他的武器叫顺心灵棍,当然要顺着他的心意了!”听见诸多好奇的㡜议论声,晴儿回过头,有些得意地向众人解释道。

      她这解释,虽说是事实,听起来倒像是开玩笑,迷惑不解的人更加迷惑。眼见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晴儿和闵俊相互봊对视딀一眼,会意地笑了笑㝎。

      高台上,练古云没有对闵兴的武器产生好奇。

      他早就听说,闵兴的武器是家传之宝,并且也听说过闵兴当初得到这件武器的故事。今天发生的一切,对练古云而言并不意外。

      同样没有让쩲他意外的,还有两人对决的局面。

      䔐 场地中,战斗已经白热钡化,炽热的能量和温厚的气息不断从两道气柱中涌射出来,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不时响起。

      两人的삾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投入,常常出现一些大开大合的变招,若是场间观战的学子灵识足够的话,绝对称得上是观看了一场教科书级别的战斗。

      高台上,一名老师正在飞速记录,准备将这一战录入常青藤学院的经典对决中去。

      “⒯没想到,闵兴竟然这么厉害。战斗到现在了,凌悬还是没有制住他。”惊蛰族观台上,葵笛诧异地摇头叹道。

      慕띹秋白挑了挑眉,퍮摇着扇子望着葵笛道:“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

      葵笛一惊,随即便淡然地转过头说:“我看凌悬还没有用上全力,否则局面不会是这样。”

      闻言,慕秋白继续摇动他的俲折扇,缓缓笑道:“你说得有道理,不过,就怕他用上了也胜鴢不了。”

      慕秋白了解凌悬,知道他表面稳健持重,内心却很骄傲自信。

      这些年,从来没有一场对决能够逼迫他使尽全力,于是,他便习惯了只用六七成力量。今年的排位赛,显然是给了他当头一棒。

      先是白夜子意外的穿着一件冰甲,让他耗费大量的真气破᭬解。现在的闵兴,又明显这么不好对付。

      墺 慕秋白就是想要看看,骄傲的凌悬究竟要被逼到什么地步,才会彻底放下架潭子,拿出真正的狠劲来。

      ㎝ 爸 “难道你还想着安然无恙和我ቸ对决吗?凌悬啊凌悬,这次,恐怕你的如意算盘是砿打错了。”뺳想到这里,慕秋白得意地笑起来。

      葵笛不解地望着他,心想:“闵兴真能打败凌悬?虽然他的表现让人无法怵相信他是刚刚晋级的新生㩋,可以说,这小子确实是个天才。第一次进入排位赛就进了四强,还把传奇一般的人物逼到这个份上。不戳过,他要是真的战胜了凌悬,是不是显臻得我们这些学长太没用了腂?不行,不能让这个毛头小子这么嘚瑟。”

      葵笛的心声,不但是他自己的䗻想法。此刻,銧已经儘变成了三年级的学生们集体的想法。

      除了慕秋白,其他三年级学生看了这场对决,心里都开始不好受,觉得丢了面子。就算凌悬败了,也不应该是败给这么个刚上来的新生吧。

      “慕秋白,你也不要高看了闵兴这小子。我判断,凌悬能克制他。”葵笛冷뮥冷地说。

      慕秋白发现,葵笛的面色突然间变得冷峻,说话的声音也泛着阵阵寒意。他停止摇动扇子,有些纳闷地看了看身边的同僚。

      战斗场内,凌悬和闵兴在众目睽睽之下,继续焦灼地战斗。他们彼此不相让,欲图消磨对方塷的战斗意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