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岭迷窟全集在线观看

      这缕神识飘飘荡甾荡,不多时,来到这光点前。

      꺸青荧光点微微闪烁,倒没任何异常反应,略一犹豫,白云➎楼控制着心神扑向光点。

      青荧光点顺利被白云楼的神识裹入,渐渐融入神识中。

      白云楼只感暖洋洋如入温泉,这缕神识如旱久逢甘露般,竟然有了欢藔快的感觉。

      솦有了一次吞噬的经验,这缕神识扑向ዶ另一个光点,果然춃和ꕜ第一个一툹样,顺利地吞噬掉了第二个光点。

      不过此时,神识有了饱胀的感觉,就像吃撑了一般,看见别的光点也不想吞噬了,看来光点的吞噬也是有限度庰的。

      吞噬两个光点后的神识ꐜ也有了騦淡淡的媿青光,大小比普㒃通光点要大上一圈,不像刚进来时낀的那么虚浮。

      初次入得识海就有如此收获鬊,白云楼已然心满킬意足。

      看鎹着四处飘賗飘荡荡的光点,在看看下方幽暗的云海浊云翻腾,白云楼不敢再轻易尝试,见好就收,事不可尽,自己的识海,等查清了根由再尝试不迟。

      神念踢放空,意识便回了本体,白༂云楼本能的活动了一下手脚,看起㶡来无甚异常。

      灧 望向窗外㾐,天边刚刚透出微微霞光,看来不过一刻钟左右。

      来到案܅前,白云楼拿起案几上的一本古书,正是流云观老道赠与的流云道经。

      这本道经,之前总觉撵晦涩难懂,现在观⽸之,却思如泉涌,灵光闪现,一些晦涩的词句倒是不难理解了,看来这本道经终于可以慢慢研读了。

      道经内共有三篇,上篇较为晦涩,大致的经意是道法戁自⯵然,返璞归真,道为宇宙之本源。

      白ᄲ云楼略略一观,这上篇大半倒是能读懂,཮只是有些字句还是不明其意,这次游学,看来要顺道去流云观,找老道请教一番了。

      道经中篇倒是通俗易懂多了,解读了何为修炼,修攞炼棦即修真,Ẍ通过修炼求得真我,去伪存真。

      修真其实就是无聂数先人前辈,通过对道的推演尝试,找出一条通向道法自诵然,天人合一的一条路径而已,路有千万条,但殊途同归。 ㋽

      ⏎ 譶中篇详述了修真的几个딤阶段: ច

      凝气期ጧ,是修真的门槛,凝聚灵气炼化自瑱身精气,贯通经脉,周天运转,炼除体内杂质,强化经脉和肉身。

      ꨤ 这一阶段超凡但未脱俗,踏入凝气期,肉身受灵气滋养,寿元可满小周天ᆕ之数,一百零八岁,碍于资质和机缘,能踏入这个门槛的也是万中无一。

      凝气期圆满后可以尝试筑基,筑基期练ߡ气化液,真气实质化,进一步炼化精气神,彻底푟炼除经脉后肉身杂质,筑坚实修真之基。

      跨入筑基期,寿元可至三百余岁,筑基期可炼化本潲命之物,御器防身四。

       筑基圆满突破金丹境,又是一个很大的门槛,需要Ꞃ用神魂之力压缩淬炼液化的真气,擵非大毅力或大机缘ﹱ者极难成丹。

      金丹境修士寿嘵元可至八百岁秘,金丹期的修士真元浑厚,精气神炼化合一,举手投足间引动天地元气,遁空御剑,逍遥天地间。

      金丹后的元婴境,道经未做描述,寥寥几句,也仅是猜测推演。

      㛓 道经下篇正是修炼法诀,但白云楼资质几近于无,经脉晦涩,气感难寻,几番尝试后,毫无进展,只能暂时放在一边。

      虽然无法修炼,白云楼却毫不气馁,既然见到了那扇门,没有道理无法推开,如今自青玉中得了机缘,更挚加坚定了心麅中的信念。

      放下道经,神念向一旁木盒中的青玉探去,那份亲切感似壮大了几分。

      收拾心情,来到书房外的䕫空地麻上,开始练起那套排云掌,一连打了两套,打完收功,白云楼只觉身心舒泰,敁精气洎充盈。

      稍一凝神,隔壁巷子那细碎纷杂的声音入得耳中,车轮声,泼水声,곣招﷡呼声,油饼入锅的滋滋声,清晰可辩。鄼

      白云楼摸摸肚子옺,感觉有点饿了。

      和早起的阿娘招呼一下,白云楼出得家门,转入后巷逛早市去了。

      从巷头ા慢步逛到巷尾,来到一个酸慥辣汤的铺子獽,冲着年轻的小二招呼一声:“照旧。”

      小二精神一咛振,回了句:“得嘞,白少爷,您候着。”

      崒 小二去对面铺子取了一斤葱눪油饼,在自己铺子里整了一碟小菜,舀了一大碗酸辣汤,给白云楼端了来。

      쌞 虽然白家的厨娘手艺也不错뽲,但还是做不出这家铺子的味。

      慢慢吃着这神仙也不换的美味,看着巷子中的鐹袅袅扰扰的烟气,这个早晨,值得留存,那个刹那,白云楼的神识一放既收。

      郤 回神后,看着面前空空的▋大碗,不禁感叹,美食总是不知不觉就吃完。

      虽然白云楼也喜这红尘市井味道,恋这悠闲宁静的生活,但毕㒥竟少年心性,总有热血在心头攒动。

      촕 取了一点功名,满足了老爹那点小心思,是时候走出这个小小洛水县城,见识见识外面那可梣能光怪陆离绚烂多彩的世界⻠了。

      ቗满훩足了口腹之欲,回ಜ去路上顺手买了些新鲜瓜菜,给老爹捎了一罐豆汁。

      待得白老爷用罢早膳,白云楼拉着老爹聊起游学之事,事无巨细,职当问得问,在家千般好,出门一日难。

      盘缠白家是不缺的,自家的货船也可顺路载上一段路程,細去书院这一路也不用担心,大夏国最近几十年国泰民安,距上一次动荡都过了五膏十年有余了。

      㨻虽离着书院开院,还有近一个月的时日,但既然有篬了外出游学的念头,白云楼哪냾等得了这许久,将启程之期定在了后日。

      到时随自家的货船到几十里外的镇子上歇脚,再顺路去一趟流ବ云观,叨扰一下那个观主老道。

      阿娘听说䥫楼儿不日ᐾ便要远行,免不了心疼絮叨,拉着云楼来到自家布店,一番丈量选料,反正自家的布店,白云楼也就随着阿娘折腾。

      午后,白云楼拎着二斤卤肉,提着两罐烧酒,沿河岸来到街东头的㻰老先生家,陪老先펖生说了半天话,言说了将要游学之事,又收了一堆叮咛。

      天将傍晚,婉拒了备老先生的晚膳,拜别老先生,迎着漫天的晚霞,慢步回家。

      霞光漫道,少年将远韐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