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酒店开房

      紫魅狐,一种精神力见长擅长魅惑敌人来取胜的魂兽。

      两千年左右的紫魅狐身型也就不过一米大小,在三米开外的银狼王面前显得有些娇小,一身紫毛看起来倒有几分魅惑之感。

      胡列娜如今正好三十级,缺少一个千年魂环就可以晋级为一名魂尊强者。

      ꔥ而两千年的紫魅縭狐可谓是最合适不过的,尽管两千年的年限有些高,但作为武魂殿的圣女自然有其独到的优势,而且两者之间契合度很高,想要吸收她作为第三魂环垢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本来武魂殿已经调查好了,附近就一只两千年的紫魅狐,交给已经成为魂尊的邪月和焱就可以了,而且邪月和胡列娜之间还可以进行武魂融合技,基本不会出现太大ᖇ的问题。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他们在核心地带的行动导致魂兽暴动,将还没来得及行动胡列娜三人给冲散了,机缘巧合下遇上了雪崩。

      而雪崩一听说要去猎杀一只两千年的魂兽紫魅狐,当场就翻脸了:“咱俩关系好归好,可你也不能那我的生命开玩笑,就咱俩这小身板和白送有啥⁤区别?”

      “我不管。”胡列娜开始撒娇道:“我这次出큯来的任务䠂就是这,反正你带帮我!”

      雪崩一想捑到昨晚两千年魂兽银狼王的凶狠,至今还有些心口发凉ꇹ,让他现在去面对一个两千年的魂兽着实有些强人所难。

      툘“这怎么帮啊,你也䏷说了那是个两千年的魂兽,根本就没胜算啊!”雪崩摊牌道。

      “可是如果我不能独自获得一餻个两千年的魂环,我就可能再也做不了武魂殿的圣女了!”胡列娜说道。

      “武魂殿圣女有啥好ꓼ的,ᥬ做不了就不做了呗,有啥大不了的괐!”雪崩无所谓的说道。

      “你!”胡列娜没好气说道槥:“你一点都不关心我,我再也不理你了!哼!”

      雪崩当场就懵了,怎么就不关心璜她了?难道非要去和一个两千年的魂兽拼命才算关心她吗?哎,女孩子的脑回路真神奇!

      “好好好,我帮你就是了,不过你要一切都听我的!”雪崩无奈的说道。

      “嗯嗯,你说怎么做人家就怎么濚做!”胡列娜乖巧的说道。

      明明很正常的一句话却被胡列娜说的十分挠心,雪崩赶紧心中默念三遍道家心法压下涟漪的心情。

      随后两人在四周猎杀了几只落单的灰狼,正是昨天晚上围困他们的那群。然后将这些灰狼的尸体伪装成自然死亡的样子,放在紫魅狐居住的附近,

      不出所料,那紫魅狐见自己洞穴周围出现好几个灰狼的尸体堞,原本还是很谨慎的,但经过它的检查并没有发现晠什么问题,便愉快的将这些食物搬回自己的洞穴中。

      这边做好了陷阱,雪崩便湩要去寻找帮手,一个可以帮他⋑解决两千年的紫魅狐的帮手,⑷而这个帮手无疑就是昨天薑的银狼王,也只有它才合适。

      至于银狼王꺌的位置也并非难找,而且它还昨晚受了伤,自然不益远奔,必然就在附近。

      而昨晚柳二龙之所以没有追上去并不是追不上它,而是在这荒郊野岭的不放心雪崩一行人。不然一个两千年的魂兽怎么可能会在一个魂圣手里逃脱。

      其次最近这几天一到晚上银狼王都会登高望月,长啸风云。所以它的位置很显眼,雪崩也很轻松的找到了它。

      쯪接下蒕来就是雪崩展现高端操作的时候了!

      첉 一个只有一个二十级还没有获得第二魂环的大魂师,在一只两千年的银狼王面前作死,引得银狼王发狂追赶。

      追赶中,雪崩不断拿出用灰狼尸体做成的烤肉来刺激银狼王,使其失去理智陷入极端的愤怒状态。然后雪崩便按照计划将银狼王引到紫魅狐的洞穴口。

      雪崩一进去就被早在一旁的胡列娜拉到右边的通道里,在右边通道的拐角处藏了起来。

      胡列娜如今十五岁,长得亭亭玉立有着近一米七的身高䴈,神采各方面也是发育的极好。而雪崩如今才九岁,就算他异于常人如今已经有了一米五的뮡身高,看起来和十二岁的孩子差不多,但仍低了胡列娜一头。

      所以由于胡列娜拉的太急,雪崩顿时只感觉自己陷入一片柔软之中,双手更是下意识的搂住了她的芊芊细腰。

      “你撞到我了!”胡列娜低头不满的说道。

      섻 雪崩不귵舍的将脸从胡列娜的胸前拿开小声的溜说道:“嘘,它来了。”

      果然,胡列娜一听到银狼王要进来了就安静簨下来。想伸出头往外望望却又怕被银狼王发现,毕竟即便是在晚上,银狼王的视力也是倂十分好的。于是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竟然忘了还有个人一直在搂着她的腰占便宜。

      而在洞穴深处的紫魅狐看到突然出现的银狼王更是一脸懵ᐤ逼:这是个啥玩意,谁偷它媳妇了怎么这么暴躁呢?真的是人在家中锅从天上来。

      虽然有些懵,但面对一个发狂的银狼王它还是选择了先跳开躲避一下搓其锋芒。

      银狼王这含愤一击打在地面上,顿时打的地面碎尸四起,声势浩大。

      此时银狼王已经发疯了,对于紫魅狐来说自然是先逃跑避其锋芒最好,不和疯子一般计较。

      但不要牍忘了,这可是它的洞穴,它怎么可能心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洞穴拱手相让,况且同样都是两千年的魂兽,我也并非比你弱。

      于是两眗个千年魂兽,一个为了自己的子民复仇,一个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为了自己心中的正义与坚守,都毫不退让视死如归。

      劘紫෹魅狐趁银狼王一爪击空之时䭲,直接用自己的天赋魂技魅惑,使银狼王陷入短暂的迷茫时期,然后ૄ举起自己的小爪子上去给银狼王挠痒痒。

      是的,就是挠痒痒。

      当紫魅狐的爪子打在银狼王身上时竟然发现破不了它的防,只能在它身上留下三道红印子,这对铼于一个两壴千年的魂兽来说不就是挠痒痒吗!ꓟ

      反观银狼王,因为极端的愤怒导致它受到的魅惑时间极大的缩短。在紫魅狐一爪子打在它淘身上时它便从被魅惑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了,银狼王抬韍手就是蛡一爪子朝紫魅狐打去。

      当紫魅狐一爪子没能在银狼王身上⨅获得有⚪效的伤害后便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了,银狼王一爪子打来时,紫魅狐来不䭅及躲闪只能用自己后背比较坚硬的地方硬抗一下,然后赶紧拉开距离。

      “这银狼王好强啊,紫魅狐好负像不是它的对手。”胡列娜有些担心的说道。毕竟他们想要的是两个魂兽两败俱伤,而不是其中一个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对方,不然这也一来他们就没什么收获可言了。

      “放心吧,它们都是两千年的魂兽,差距不会太大的,紫魅狐绝对还有自己保命的绝活。”雪崩回道。

      火 果不其然,虽然一开始就失力的紫魅狐不到没有因此而陷入被动,反而因为它利用自己的魅惑与对地形的了解,将愤怒中的银狼王戏耍的团团转。

      每当银狼王朝它扑来时,紫魅狐都会将其魅惑,然后跳到洞穴中的一个高台上。

      而银狼王却一头撞在了墙壁上,撞得它头晕眼花。强大的破坏力反馈给他的亦是强大的反震力,即便是它最坚硬的额头也被它自己撞得朝外渗着血丝。

      紫魅狐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只和它打游击战,慢慢消耗它的生命里缤坐以待毙就好。

      慢慢쁦地银狼王被耗的伤痕累累ﭔ,特别是额头和前爪都被自己伤的流血不止却像感૏觉不到似的,依旧向紫魅狐᧥扑去。

      而紫魅狐后背除了第一次被银狼王抓一道伤痕外,便再也没有受伤了。不过频繁使用魅惑的它也有些撑不住了,精神有些萎靡。

      然而事情并非这么简单,银狼王有多强雪崩是深有体会,况且此刻还是在ᘱ暴怒中抢的银狼王,悍不畏死。

      银狼王又ꇆ一次朝紫魅狐扑来,舞着❕爪子张着大嘴朝紫魅狐扑来。

      而紫魅狐这次却失算了,或许是因为精神不济的原因竟挈然没能将银狼王魅惑住。尽管它动作灵敏,避开了银狼王的ᡒ血口大嘴,却没能躲过银狼王的利爪。

      又被一爪击中后背,紫魅狐的后背顷刻间便血如涌出。它的身体素质远远不能与银狼王相提并论,银狼王的两爪子便对它造成了致命的伤害。

      而银狼王同样不好受,这种愤怒状态下透支生命的战斗即使是它有檂月华的庇护也也吃不消。

      此刻它全身上下都在疯狂的示警,酸痛无力的副作用已经要席卷全身,而且全身上下还有不少伤口再向外渗血,已经到了强弓末弩之际。

      银狼王又一次朝紫魅狐扑来,这已经是它最后的倔强,这一击也是它倾尽全力的最后一击,챯恐怕这一击之嫝后它就会精力耗尽坐等死亡。

      而紫魅狐却有些绝望,之前挨了银狼王一爪子后还可以灵活闪躲,可又在同一地方挨上一爪子顿时让它失去行动能力,而且背后的伤口又深又重,本就到了弹尽粮绝之地。面对银狼王最后的一击,它自知躲不过去,索性闭目等死。

      就在这时,胡选列娜和雪崩两人鱼贯而出同时动手。

      胡列娜武魂附体,一个粉红色的狐狸尾巴从后面长出来,㩴两个黄色魂环环绕着她。胡列娜直接发动自己的百年魂技魅惑,短暂的将银狼王魅惑在原地。

      雪崩更是抓紧机会,举起自己的天子剑,直接发动自己的魂技,瞬间三剑劈在银狼王已经在向外渗血的ꯉ伤口上。

      当银狼王回过神来已经无力反抗了,它不甘的看着雪崩心中更是十分的懊悔:早知道就不去惹这这个魔鬼了。

      一个紫色的千年魂环从银狼王身上浮起,象征着它已经彻底死去。

      而一旁的紫魅狐也已经回天无术了,背后一连两次受到银狼王的重创,死亡已经是命中注定的獋了。不৿过能在死亡之前看到银狼王先死,它已经很高兴了。

      瞼 最后胡列娜亲手送紫魅狐上路,又一个紫色的千年魂环缓缓升起。胡列娜看着这个넣千年的魂环十分的激动,在雪崩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这是给你툎的奖励,接下来我先吸收魂环了。”

      说完,胡列娜也状不禁为自己的胆大而脸红,勾着头从储存魂导器中取出一瓶武魂殿秘制丹药吃上一颗,然后缓缓坐ꨳ下牵引着紫魅狐的魂环吸收。

      雪崩没想到胡列娜会突然亲自己之口,等他回过神퍥来胡列娜已经进入入定状态不由的嘀咕到:“小妮子,真是个ꓲ迷人的狐狸精!”

      看着胡列娜平稳吸收的样子,雪崩也放下心来转头看向被自己了结的银狼王来。看着它那紫色的两千年魂环,雪崩心动不已。

      “自己说能吸收吗?”雪崩心里不停的盘算着。

      这些年表面上他是的纨绔子弟,可暗地里他下的功夫不比任何一个人差,甚至有过之而无ᶝ不及。

      不仅如此,他天赋异禀,武魂天子剑的品级绝非单单一个顶级可以形容。在他看来,即便是如今超级斗罗剑斗罗尘心的七杀剑也不如。

      况且他如今所修行的内力是可以包容万物的九阴真经,道家之经典。至阴至柔,魂力连绵不绝容纳万象。

      更重要的是在他体内还有着前世修炼大尪成的先天功,至刚至阳,没到危机时刻都会涌现出来化险为夷。ꔩ ⎳

      雪崩思虑再三决定冒险尝试一波,他盘腿坐下,缓缓牵引着银狼王뭱化成的紫色魂环融入到自己的武魂中。

      倘若有人能看到这一幕必然会说他不知死活,第二魂环就吸收两千年的紫色魂环,简直蚚就是异想天开,自寻死路。

      事实上当雪崩牵引着银狼王的魂环力量进入自身后便感觉自己是有多么的愚蠢。两者巨大的差距远远不是雪崩也想当然的说抹除就抹除的。

      当银狼王狂暴的能量进入雪崩的身体,迅速反客为主充斥在雪᧹崩的经脉之间肆意的破坏。

      即便是他视之为救命稻草的先天功此刻又有些力不从心,在银狼王狂暴的能量冲击下溃不成军。倒不是说雪崩体内的先天功弱,而是他如今还不能将前世修炼至大成的先天功给完美的释放出来鹼。

      这时一名女子从洞穴外走了进来,她面色浮现这不自然苍白,显然是受不轻的重伤。

      当她进来后看到一地的魂兽尸体,面色有些黯淡,看到两个正在吸收魂环的少男少女,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最后还是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她移步到雪崩身边,看着此刻面目狰狞的팒的雪崩,知道他此刻正在遭受巨大的磨难。

      但她也不会施展援助之手,只将被放在百宝囊里的玉兔取出搂在怀里,温柔的抚摸着。小兔子躺在她的怀里更觉得如沐春风,扭了两下根本就没有醒来的意思。

      就在她要将小兔子带走时,一声龙吟突然从雪崩体内响起。

      原来就在雪崩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的武魂天子剑突然入体,化作一条五爪金龙盘旋在丹田之中,将银狼王多余的能量尽需吸收个干净。

      然后五爪金龙又随着经脉逆资流而上,将残余在经脉中的狂暴能量也悉数吸收个干净。随后五爪金龙如同吃饱喝足般来了㷶一声长啸,从雪崩体内响起,声音不大却震撼人心。

      那女子抱着玉兔呆在原地,心中思虑万千,不舍的看了怀里的玉兔一眼,最后还是下定无奈决心。

      当雪崩艰险的吸收了银狼王的魂环后,心中不由得十分后怕,但也暗暗庆幸自己果真幸运异常,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身死道消了。

      当然风险越大,收获就越大。当他睁开眼时,直觉的自己全身充满力量,倘若此刻的他对上银䆫狼王,就算还杀不掉它,也可与之周旋一二。

      这时,雪崩突然感觉好像有人注视着自己。他一抬头果然看到一个绝色的白衣女子怀里抱着一个玉兔静静的看着自己。

      雪崩大惊,他赶紧밷查看自己的百宝囊果然原本在里面休息的玉兔现实不见。不由的一阵后怕自己怎꾜么如此粗心大意,倘若这位女子若是有什么不轨之心,自己可能已经成ꐯ为一具尸体了。

      瞂“在下天斗帝国四皇子雪崩,在这多谢姑娘照看,不知有何指教,在下已经尽其所能报答姑娘。”雪崩彬彬有礼说道。

      那女子也不会答,只是又不舍的看了怀里的玉兔一眼,然后又将她送到雪崩怀里说道:“将她带上快快离开星斗大森林,越快越好!”

      说完也不待雪崩答话便转身离去。雪崩怀里抱着玉兔赶紧追了出去,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就是月之仙子吗?我要怎么才能再见到你?”雪崩不甘的对着森林大声喊话道。

      然而回应他的确实沙沙的风吹树叶声。就在雪崩一阵失望时,从空中慢慢飘下一个木制梳子。

      雪崩赶紧将其接住,然后仔细观察后发现除了材质有些特殊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仍将其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的百宝囊中。

      最后雪崩失望的抱着玉兔回到洞穴中好好的守护胡찟列娜吸收魂环。

      ……

      而在星斗大森林深处,ⵄ却响起了两个不为人知的声音。

      “主人,刚才那声⫕龙吟,似乎有些先祖짻龙神的气息!”

      “不错,我也感受到了!”

      “那我们要不要……”

      “不行,最起码现在不行!”

      閫 “为什么?”

      “外面有个女人她身上探有神的쭬气息!”

      “什么?神的气息?那我们该怎么办?”࿎

      “等我伤势复原再说!”

      “那还要主人你还要多久?”

      “快了,就剩两万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