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书包网

      离太阳下山,黄昏到来䮹还型有一会儿,䴐城프门口已经挤满了回城镇的农夫箯们了。农夫们쯘大多都是带着自家的大小孩子,自己则扛着农具。大的孩子穿着ﰽ一身粗糙的麻布衣服,抱着装水的罐子,而小的孩子跟在一旁,身上只套了一个用装东西的麻袋改的衣服,腰上拴着一小节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拴在大一최些孩썖子的腰上。至于箣家里的女人õ们则都早一些回家做饭去了。

      鈍 愞赵吉避开人流,从城门洞的边墬缘一侧挤出了城剙。还好出来的早一些,要不ꪷ然这么多人挤在城门口,他来不及出城就会被关ꠥ在城里了。

      覥还是照着之前走过的㶴路回到了他的小小营地。用火石点燃营火余烬,再添上几根折断的树ῌ枝,等火旺起来后,赵吉拿出了他才得到的面包棒。

      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的确有一股松子的味道,而且뗺隐约的能闻到松脂类的清香。赵吉觉得惠尼尔厨师是ᾕ不是在烤祜制这批面包棒时用的松树枝㲖干来当做柴火的,可以想象商会厨房隔壁的面包房里ᘦ肯定是满屋松树香味了。

       把面包棒用一根干净的树枝夹ꜝ住,凑近营火慢慢加빨热。赵᢫吉坐在营火边一边转动着树枝,一边㈪小声哼唱着自己随意秎创作的小曲。

      “啦啦啦啦,蚂蚁搬家。”

      “天뻵不下雨,我没有家。”

      “沼泽烂泥,沾了一脚。啐”

      “做条小桥,不怕泥啦。”

      “小粘液怪,快快受死。”

      “就在今晚,稀里哗啦。” 즰

      “你没小쭶命,我赚钱花。”

      “你没小命,我赚钱花。踖”

      “哈哈。”赵吉自己倒是开心起来,唱完后面包也加热的差不多了。

      拘被丟火加热的莘面包棒散发出焦香味,要不是这里离沼泽太近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臭味,赵吉肯定满意面包呌棒的味道。面包棒没有经걔过充分发酵,所以非常瓷实,赵吉一口咬下去,愣是没咬ẘ下来。使劲撕扯下来后,还要经过口腔充分的咀嚼才能咽下去。楦

      赵吉揉着脸颊看着렺手里的面包棒,他是怕了这东西了,吃它好费劲啊。

      经过╟艰顩苦的战斗,赵吉终于是把面包棒的一半吃完了。只吃了一半赵吉就饱了萆,∞这쳥东西真的是顶饱,就是太费嘴砋,可能是赵吉吃的方法不对把,还好这种面包棒商会ݞ用的是磨得精细筛过的白麦粉做的,不是之前那种没有好好筛过的䤹黑麦面包,不会被麦壳之类的把口腔划破拉嗓子。

      噸 干咽了一口口水,感觉很口渴,赵吉急忙跑到排水口那里,用手掬了一些水缓缓喝下ī。咕隆咕隆地喝饱了水,赵吉才慢慢的返回营火处。

      在经过排污口的时候,排污口发出污水自上秢城区往下冲水的声音,正好到了黄昏时清理排污水道的时候。赵吉急忙远离几步,免得被溅上污秽物什라么的。

      鸗每一次排污口排污对于城南沼泽里的动物胬们来说都是一场饕餮塐盛宴。喜食污物的动物依时守在排污口的沼泽近喀处,更上一层的猎食者则在这时候也徘徊在附近等着吃⇭其他弱小的ꌁ动鄡物,而怪物类的生物则是沼泽里的顶级猎食者,它们没有其他的敌人,只꼄有同类间的相互对抗吶。

      ꊇ 不过今쾻夜过后,赵吉将成为这片沼泽最顶级的㓥狩猎者。因为人类不是为了进食而捕猎的,他们是为了金᧎钱才去捕猎的。

      人类的金钱欲望不满足是不会⣧停止狩猎的。

      而人类的金钱欲望从不满足。

      ----------------------------

      一会儿后,黄昏圂过ୈ去,太阳꿼降落地솰平线下,黑夜降临。可黑夜还没逞凶多久ẵ,明亮的满月就已经升起,大地再次被照亮둪。沼泽的水面묏反射僅着月光,好像闪烁着无数碎散的月₮亮。

      沼泽里的动物们今天好像更加活跃起◭来,蛙声此起彼伏,各种昆虫的振翅摩擦鸣叫也响彻而嘹亮。一些高高的花朵散发出微弱的各⌊色傇光来,괌吸引着尾部同样散㐰发着各种微弱光芒的飞虫停靠传粉。

      Ć夜枭的叫声从西北方的树林里传来,引的在沼泽上空盘旋飞行的其他夜行性鸟类也씷发出各种叫声。

      赵吉装备穿戴整齐,头罩藤制头盔,身披树쵤枝斗篷,左手提着锅盖盾牌,右手握啄着短戈,驱蛇棍插在树枝斗篷的左侧上。这一回赵吉穿上了鞋子,因为他主要在白天伐倒铺设的树木小道上,光脚会被扎疼。

      营火已经被赵吉处理好了,其他物恕品都被被褥包裹好后拿玹石块压着,防艞止被小动物把东西叼走。

      脨今㯗晚的狩猎将要开始,赵吉精神抖擞,他这回不是猎物,而是猎手。

      而昨晚追击他的粘液怪们,则是猎物,它们今伅天要倒大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