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情侣看的电影

      历武宁之事,张谦已开天眼,玄通鬼神。

      他离了武宁,北上平都。

      路见初春景致:冰雪消融溪泉涌,黄泥苏醒润新枝,乱翠青烟里,闻猿啼鹤唳,见山魅狐仙。

      其开天眼,通天地,法自然,感己身之生机勃发。

      乘辇骑牛于山林之间,意来则引吭高歌,兴尽则地塌而眠,觉神念之缥缈无定。

      山中阴晴难测,这日天公不作美,瞬息阴云密布,暴雨倾刻下来,前后无处躲雨,且山路难行。

      张谦弃车,戴斗笠,披蓑衣,背木剑,执大枪,只牵着黄牛赶路,兴致到处,唱道:“苍天如圆盖哟,陆地似棋局,世人分黑白,往来争荣辱……”

      此诗系前世《三国》中诸葛孔明所作,后续为“荣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

      张谦前世就喜爱异常,也不知来来回回唱了几多遍。

      至黄昏时刻,张谦出山林,见一大河,河宽数十丈,涛起碧波,浪翻白花,冰流湍急,水势汹汹。

      河对岸是平地沃野,村镇茅屋散于阡陌田间。张谦恃道法初成,取一符贴在牛背,又挽起裤脚,牵黄牛横渡长河。

      及至中央,水没胸口,泥陷腿脚,彼却如履平地。忽闻对岸一小童道:“河中危险,快上岸来。”

      张谦笑道:“不妨事。”

      乃过水登岸,见那小童只戴一斗笠,怀抱一鱼篓。此间大雨尚未停歇,遂取蓑衣甩了两下,披在小童身上,小童称谢。

      问道:“可曾捉到鱼?”

      小童腼腆,低头道:“不曾。”

      张谦道:“你代我牵牛,我帮你捉鱼。”

      复至水中,提枪静待,忽一枪刺入水中,便刺到花鲢一条。刺了三四条上岸,对小童道:“风疾雨大,快回家去罢。”

      小童见倾刻几条大鱼入篓,兴奋异常,道:“谢……谢谢来客。”

      走出几步又回头道:“我家就在前面,客人可至我家中避雨。”

      进了村庄,到得小童家中,方知小童名叫李有粮,虚岁十一,父亲早亡,惟有一母,其母风寒多日,卧床难起。

      小童生火为其母熬鱼汤,对张谦道:“我母病重,我却无钱为她医治,只想让母亲吃得好些,好快些痊愈。”

      其母闻言垂泪。张谦道:“我懂些医术,只是此间无药,待会儿为你母亲施针降热,明日再想办法医治。”

      遂取随身银针,扎几处穴位,李母当时气色好转,喘息均匀。母子二人激动异常,欲跪谢恩情,谦阻之。

      鱼汤熬好,李有粮自用小碗,为其母与张谦用大碗。张谦道:“我是道门中人,不食荤腥鱼肉。”

      李有粮为难道:“却不知该以何物招待客人了。”

      张谦道:“不妨事。”

      其已入道,清心寡欲,可数日不食。

      李母道:“原来是道长。镇上也有道长,他们却是吃得肉,喝得酒。”

      张谦道:“道有不同。”

      有粮忿忿道:“那些道士不仅吃肉喝酒,香火钱收得也多,看病拿药也贵得很……要不然……”

      李母斥道:“不可妄语!”

      有粮心有不平,转而道:“我看他们又要借着大雨要钱了!”

      张谦见李母忌惮,未有多问。

      一夜暴雨,次日清晨方歇。

      张谦要为李母医治,与李有粮同往镇上买黄纸朱砂。

      途中,有粮问道:“道长既然不能吃鱼,为何能杀鱼?”

      张谦道:“人吃鱼,鱼吃虾,是为了生存,此为天道自然。我不食鱼,乃为己心喜恶,非为戒律。”

      李有粮道:“不懂。不过你是好人。”

      有粮又问道:“村中许多人无钱医治,道长能不能也为他们诊治?”

      张谦道:“可以。”

      至镇上,备齐了朱砂黄纸等,又要到药铺中抓些药。

      李有粮阻之,道:“只能凭道观里的药方抓药。”

      “竟有这等事情?”

      张谦进一药铺询问,果是如此。心中郁郁不平,又至城北道观,但见此道观,悬匾额,书鱼龙观三个烫金大字。青瓦飞檐层叠,绛色木门大开,灰石铺路,院墙粉白带朱红墙围。

      入观见水榭楼台,鱼龙画柱,供奉数座神像,正殿供奉三神像,各为:玄天壬水元道大帝、北极庚金吞天大帝、癸水德泽五方祖师。

      此三个供奉称讳狗屁不通,张谦又觉神像邪气森然,面色狰狞,目露凶戾,无慈悲相,遂知此处供奉乃是邪神。

      再观观中道士,或肥头大耳,或尖嘴猴腮,于观中高声喧哗,所言者多是酒色财气,又有道士收香火钱,贪婪神色溢于言表。

      正当此时,一年轻道士塞过来三柱高香,道:“烧炉香吧。”

      张谦面有愠色,道:“不必了。”欲牵有粮手离开。

      此人拦住张谦:“岂有入观不进香之理?”

      张谦道:“你待如何?”

      那人道:“自是要你进香。”

      张谦大怒:“你等以道门之名奉养邪神,为祸乡里,吾代祖师清理你等!”

      踢翻了案台,又踹翻香炉,将此人提起扔向神像。殿内顿时狼藉一片。香客大惊,四五个道士围过来,但见张谦力大,不敢向前。

      张谦大步向前,几个人连连后退,张谦厉声喝问:“住持何在?”

      几人面面相觑,无人答话。

      事已至此,张谦一不做,二不休,推倒三座丈余石像,砸烂供奉牌位,众人惊惧,无敢挡者。

      张谦道:“吾乃真武宫弟子张谦,传话你等住持,来河阴村寻我!”

      张谦回水畔小村,为李母制符水,水至病消。于村中居数日,诊脉观相,施祛病符,数日内使村中病人痊愈,一时间传为神仙。

      此数日,闻得鱼龙观收粮收钱,强抢民女,比匪类不如。乡民四季奉献牛羊等物供奉,以求风调雨顺。有流年不利,或涝或旱,则在河畔建台祈禳,有甚时,需奉上童男童女。

      亦听闻观中住持颇有法术,可避水,可招云,呼风唤雨,祈禳之事无有不利,此人所共见。故无人敢违逆。

      张谦于村中数日,不见住持寻来,遂以奇门演算,见凶兆,想来那住持有些本事,复占破解之法,无果。

      且说鱼龙观住持葛善外出,归来见观宇被毁,大发雷霆。闻张谦言行后又默默不语。吩咐观中诸人:“近日莫要生事,多找石匠,三日内筑好神像,上金漆。”

      三日内果然筑好石像,涂好金漆,熠熠生辉。夜间盗一对童男童女,于观内摆案设香,做法杀之。不多时,观内现一虚影,乃蟾精形象,享用了祭品。

      问葛善:“何事?”

      葛善将张谦所行之事一一讲明,道:“请大帝授一术,降服此人。”

      蟾精闻情惊怒,道:“速来吾宫中,传汝道法。”

      葛善既得妖术,遣人于南岸山中建一台,作法三日,三日内狂风骤雨,又以新得妖术使河岸一山头坍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