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给直播盒子卡密购买

      떿轰…轰䴯…轰…

      庆国京都城外的一座山谷内,道道轰鸣声炸ꐪ起,一位上身赤膊的男子,正不೬停对着座上百米高的山峰进行拳击퍥,他额头上流有汗水,显然自身体力被떈消耗了不少。

      “苏皓的实力真是变态啊。”

      范闲穿着身蟒袍,对滕梓荆和王启年两人惊叹道,那上身赤膊的男子正是苏皓,他们三ﯼ人是陪着过来看看的ᷱ,而且身薸后还有上千첶名禁军摆阵护持,他们皆是摆出皇㜌帝出宫的架势。

      此时距离庆帝离世已经过了忴十五天,留在上京城的使团队伍早就回到了京都城,艟他们还带来北齐皇室的一个答复,那便是北ꅧ齐皇室同意了苏皓的提议巧。

      这是因为苏皓造成的动静太大了,大到连女帝战豆豆和胡太后,都不得不向皇室支脉与朝臣们吐露实情ᄽ,所칐以庆国有这么一位灭国级高手的消息,瞬间被传的沸沸扬扬。

      不过有趣的是,北齐皇室支脉和朝臣虽然刚开始还有一些义愤填膺驃,说胡太后和战豆豆冒天下之大不韪弄了个女皇帝,但自௯从知道了苏皓给出䈹的那两个选择后,他们纷纷沉默不已,仅在片刻之间便纷纷表示同意。

      在北齐国폃给出答复之后,陈萍萍便亲自带着监察院好几处人手,忒以及庆国的四十万边军,入驻了北齐国境,牢牢控制住了整个国家,虽有些许人反抗却不碍事。

      接騴着陈萍萍又给大皇子下鶜令,命他率领三十万大军进攻东夷,因为四顾剑已死,没有人可以再护得住东夷,所以庆国军队进攻的势如破竹,只用了两天就灭掉了东夷国高层。

      “呼呼…”

      “还是不行啊。”

      苏皓穿上衣服,岫躬下身子使双手可以扶到膝盖,然后大口大口地喘쓚息,并在心里想道,两天前,他的神识便ł已经可以产生九百九十九吨的力了。

      可㼪就当苏皓沾沾自喜想着要不要停下锻炼,等范闲结婚后再走时,却发现无论他如何怎么继续锻炼,神识都没有半点增长加的迹象,㿓就像是被卡在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进度那阔般。

      这下可把苏皓给急坏了,想到修仙小说里,一些被某境界卡了一聟辈子爩的人,他就觉鸙得不寒而栗,于是就想着试试换几种锻炼方式,看看有没有效用,结果嘛,非常明确。

      “到底该怎么样才能突破呢?”

      㿑将自퉆身盘坐于地上,⴪苏皓闭上眼睛,在心中不断进行思考,痲他仔细感受识海里内犹如大湖般多的神识储备,快恬速甄别着小说里某些靠谱的突破办法。

      帥锻体,练气,筑基,金丹,元༳婴,化神,合体,渡劫,大乘,如果按照传统的修仙等ה级,来归算苏皓现在的神识等级,那么他应该是处于筑基大圆满的境界,下一步便要开始凝结金丹进入金丹期,可神识要怎么结丹呢。

      “难道…”

      突然,苏皓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将所有自身的神识进行压缩,或许这样便可以凝结类似于金丹的东西,用以突破到神识LV4槻的싼境界,但是一个弄不好的话,他的脑袋就会被自身暴发的神识给炸碎。 廊

      “系统,如果将神识压缩,是否可以突破到LV4。”

      在这方面,苏皓根本䈀没有殓老师来教他该怎么突破,于是他便向一直呆在自己脑袋뫣里系뉏统求助道,这根金大腿,哪怕只拔根腿毛都可以让人受䏥益說终淭生。

      “叮…请宿主自礪己寻找方돯法。” ᄇ

      崺自苏皓来到庆余年世界,就一直⚼没动静的系统出声了,它的⦐电子音还是那么地冰冷无情,瞬间便把某人的求助想法给击碎。

      “别这样嘛小统统,我可是你的宿主大大哎,给点面子吧,指导一下我呗。”

      听到系统这么不给面子,苏皓怒了,他竖起兰花指,用非常娇媚及诱惑的语气道,好像系统不指銮导一下就是负心汉那般썩。

      㠁 “叮…宿主死开,请自行寻找升噦级神识方法。”

      폫系统没有理会苏皓那撒娇语气,还是冰冷无情的叮ﻛ道,只不过它好像是被恶心到了,还多回了几个字。

      “我不管,我不管,你就告诉我嘛…”

      苏皓双腿张开躺倒在地,不顾自身帅哥形象,开始施展泼妇捣乱大法,他并不用嘴巴说话ꠅ,而是在心里疯狂呐喊道⃕,但他的这番动作,却令远处的正观看的范闲等人满头黑线。 견

      妴“叮…压缩即可。”

      二十分钟后,就在苏皓准备放弃时,脑海中一道只有四个字的电子音响起,正是系统给这沙雕闹烦了。

      “谢谢系统大大啦,您果然是爱我的…”

      虽然系统给的信息非常简短,但苏皓却听得一清二楚,他秒收起撒鈬泼大法,在心里一阵ꊫ感谢道,甚至都想来个三鞠躬了。

      系统没有任何回答,就像是消失了一那样,任由苏皓一句句骚话出口,也是没半点反应。

      “真高冷。” 祈

      小小吐槽一句,苏皓从地上爬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枚超级大帅哥再次出现在庆余年世界,只是他并不打算现在就开始压缩神识,至少也得等到范闲婚礼过后再说。

      “看了这么久,也该走了吧。”

      飞身来到观望三人组面前降落,苏皓对他们说道,已经找了晋级方法的他,不用继续浪费时间了。

      “苏皓,你刚刚̿是在跳舞?”

      范闲用一种看哈士奇的目光,瞪着面괮前这位自己的好友,因为他的那謀番动作,可不止三人看볻到了,连同一千禁军也看到了,所以为了避免他人说自己交友不慎,他忙找借口道。

      “缇嗯嗯,好看吧,我闀最近才练出来的贴地舞。”僜

      既沭然范ග闲都给自己找借口了,륝苏皓怎么回去拒绝,他厚颜无耻道,还拿出一枚小镜子,给自己整理了一下帅气的面貌。퓆

      “对了胪,你媳妇ﭯ战豆豆什么时候才过来完婚?”

      收起小镜子,苏皓开口问道,自陈萍萍带兵掌控了北齐上京城后,两国联姻的䖁事就开始正式实施,大批的北齐官员皆要来庆国京都城这边任职៟,他坁们大部分都并不会被裁撤掉,比如沈重就要去监察院一处当主办。

      “明天她便会抵达京都,大后天酫婚礼便会和登基仪式一뺃同开始,唉,为什么大家都要逼我。”

      听到苏皓问到这个问题,范闲擩无奈至极地回答道,开始他是㞠非常决绝不同意的诗,但왡后来林婉儿以死相逼,再加上一群亲朋好友劝的说下,他只得同意下来,真是幸福的烦恼啊。

      깉“奏凯啦尼。”

      一韤切始作俑者的苏偄皓,对쥮范闲狠狠吐槽了一句,便骑上㏪了属于王启年的那匹白马,还让其去和䔍滕梓荆共骑一匹,他是用神识飞过来的,但却不打算再飞回去,来到这庆余年世界他还没骑过马,今天可得好好骑一骑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