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维尔号

      封闭喃的狭小空间里,姜述打开小甲,上面是其他几只平板精的监控画面,待确认魔术屋内没人,四楼走廊也没人后,他飞快地从魔术桌的内部钻了出눗来。

      虽然这桌子不小,但要容纳橜一个一米八的成年男人嗀还是有些勉强,也幸亏姜述不胖,只是蜷缩成一团即可躲进去。

      召回四只平板精,姜述打开自己的角色卡,迫不及待地看向词宵条部分。

      首先,这一次表演本身给他带来了舞台表演相关的两个词条——“演绎”和“控场”。

      -被动擔·ଟ演绎(蓝):演技+3。

      -被动·控场(蓝):控场能力+3。

      除此之外,还有リ一个姜述也说不清到底算不算舞台表演狶需要的词条,“明星”。

      -被动·明星(紫):瞩目程度+3。

      撇开这些词条,他快速滑动着词条页面,直到他看见诡术的衍生词条。

      Ꝯ--主动·诡术·纸牌术:操纵扑克牌。

      和之前的衍生词条꫕一样,这一次的介绍依旧很简单,砏就是操纵扑克牌。

      除此之鹑外,他还看到一条说明。

      注:衍生词条已满,在下次触发词条“诡术歡”前可选择放弃某一衍生词条,以免词条随机覆盖。

      可选择地放弃么?

      他想着,稍稍ο放心。

      纸牌术和裁影肯定是比心灵感知有用的,要是覆盖了裁影,他得心疼䶲一阵子錌。

      随后,姜述开始试验自己的新能力。 ῁

      他从身上抽出一张纸ᶺ牌,红桃三,ꚽ丢到空中,然后意念一动。

      纸牌立即按他的意念⼸悬浮在空中,时而盘旋时而加速,如同修仙文里的剑仙御剑,十分灵活。

      “甲乙丙丁,记录数据。”本着严谨的态度,姜述吩咐平板精们道。

      从魔术屋的那一头到这一头,直线距离大概八米,姜쇻述控制纸牌从极静加速到极动,测试结果为秒速⧕三十米左右。

      这쏒种速度的话,砍瓜切菜倒是可以,但要说杀伤力,恐怕只有攻击人体的要害才行。

      ꭟ 姜述微微皱着眉头,前世那些飞牌的顶级高手都可以飞出秒速过四十的恐怖速度,要说这个算超凡能力的话,还是有些不够格。

      “对了,旋转。”他想明白了,飞牌是靠旋转获得高速度的,刚刚他操纵꭭的纸牌都未曾施加旋转的力量,三十米每秒是可以灵活操纵轨迹的可控速度。

      于是,姜述又试了试高速旋转下뢣的扑克쭯牌能有多块。

      扑克牌射出,“嗖”的一下撞在墙壁上,刮下来大片墙灰然后弯曲损毁。

      甲:120m/s。

      姜述点点头,这样的射牌速度,以人笵类的身体素质是达不到的,虽然一旦射出他就无法继续控制纸牌,不过威力的确大了不少。

      只是,这种纸牌如果打在合金打造的义体或者是内植装甲上,恐怕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 一张牌从他的口袋里飞出来,然后分裂成两ﮨ张,随即是四张┐,萕直到他的身侧出现十六张牌才停止下来퀹。

      “合。”姜述一声令下,复制出来的纸牌又重新合成一张。

      ๋ 接着,他又试了试变擌牌,在他的操控下,扑克牌的大小可以随意改젖变,最大凜能到门板大小,小能到两指宽四指걑长。

      鴹牌背、牌面的颜色和花纹也可以随意改变,虽然很炫酷,但魔术表演时不能用衍生词条,实战估计也用不上。

      其次,这ꈈ个㎈能力耗蓝并不高,他估计了一下,不间断的话大概能使用半小时ཬ。

      最后,姜述则决定试试刚刚魔术的收尾效果,试澌问又有뺨哪个男人能拒绝化成漫天纸牌呢?

      —⎇—

      튒剧院门口,观众已经走了七七八八,月见里橘衣靠着路墭边的쮞栏杆,木木地看着地面,现在她的脑袋里只有一片空白。

      和上次不同,这一次她完全想不明白姜述是怎么做到的,看起来她햴已经输了。

      但是,她突然又燃起了信心,捏了捏拳头,因为在她的心底还有另一个固执的声音——

      他䚛,姜述,巫师,肯定是用巫术作弊了!

      那些个扑克牌,怎么可能这样子变来变去!

      所以멞,只要当面对质,他肯定拿自己没办法!

      这잟么安搱慰着自己,想着想着橘衣自己都相信了,于是心情也敞亮了不少。

      ⣻肯定⃽是姜述根本想⨈不出像上次那么精妙阡的能瞒过自己的魔术,开始动歪脑翮筋,妄图强‪行收下自己!

      她望向夜色,黑加仑剧院位于郊区,由于在三区交橋界,这里莫名的少建筑少灯,附近也没有工业区,因此能看见漫天星斗。

      宁静的夜沁人心脾,月见里橘衣深吸ꪒ一口气,她满脸的义愤填膺,向着剧院大踏步走去。

      我准备冲了!我超勇的!

      趁着剧院还没完全关上,橘衣悄咪咪地钻了进去,直奔四楼而去。

      四楼的走ﮠ廊是暗着的뻵,只有尽头处的魔术屋前微微亮着光,晚上只有姜述一个ᄥ人的演出,因此剧院的其他常驻表演者都早早下了班。

      很快,橘衣便来到了魔术屋前,轻轻推了推门,这一次ᷯ,门뭜不再是虚掩着的。

      樌 欘 她看了看门锁,是电子的,于是便打开腕表,빥调出一个程序,先将电子锁的开锁提㑪示音关掉,再刷开锁。

      “咔哒——”极轻微的锁簧弹出声,但是在这安静的走廊,在做贼心虚的橘衣蛎桑耳里是那么响亮。

      ♫ 她飞快地扶住门把手,不让门打开,静待➑一会滨儿,没有动静传出,于是她松了꿘口气,微微打开门,留出一点缝,轻车熟路地凑上去看。

      房间鍂里,那个巫师正操控着纸牌飞来飞去,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那张纸牌时而变大,时而变色,뗖千变万化,没有定型。

      而在最后弎,那张纸牌停在了巫师的胸前,他伸手接过牌,插进了上衣口袋䈬,身体向后倒去。

      在倒下的过程中,身体伇化作漫天扑克牌,待扑克牌落地,人影已经消失不见麹。

      쏔“呵。”橘衣不屑地笑笑,果不其然,她就知道。

       这一次近距离观看巫术,她已经波澜不惊,不就是巫术么?

      作为孤城第七警署最好的技术员,橘衣可以肯定地说,世界搼上肯定是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

      她直接推开门,笔直走了进去,正巧看见姜述正费力地从魔术桌里钻出来。

      两人站定,默默对视,许久无言。

      自㱅己又没关门吗?

      姜述批判着自己的大구意。

      “你都知道了?”

      “我都知道了。”

      ꬥ 两人突然同时开口道。

      “行吧。”姜述耸耸肩,뱰被看到了从魔术桌럤里出来也没什么,顶多삤能反推出魔术的最后一部分而已。

      至于有没有看到他刚刚使用纸牌术的部分……

      废话,正常人看见超能力会是这反应吗?쬳

      会是满脸的胜券在握?

      嗯?

      “那,你就说说前面溑的部分吧,要是说对了,赌约就算你赢了。”他继续道,直视橘衣的眼睛。

      乙: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숔批。

      姜述瞪了它一眼,因为被琷说中ព了。

      済 这姑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会真的ϐ能看破吧?

      不会吧不会吧,前世百年的魔术演变积累,那么多魔术天才创造的道具、机关、手法槛,就这么被一个二十岁的姑娘一次看穿了?

      僟这띂就是赛博朋克?

      “你……用的是魔法吧!”

      月见里橘衣指着他,满脸的“緶真相马只有一个”。

      姜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