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97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喊www.cdchyi.comhyxkqyy.com

      恶魔双手握住大戟↍,将大戟拔出,炙热的火焰自从体内冲出,形成一道强有力的冲击波,将张典衍㰮和金甲力士击退了几米。

      火焰冲击,二阶法术,将火焰凝成火团,如冲击波一般向外扩张,击退面前的所有敌人,并造成严重的灼烧伤害,是极为强大的二阶法术,在恶魔的手中威力更是强大,因为恶魔能够使用深渊之火,大幅度增强火焰冲击的伤害。

      但这具躯体只是一个二阶的低等炼狱魔స,无法完全承载深渊之火的力量,能够将张典衍和金甲力士击退都是因为恶魔领主对于魔法的理解。

      起初,恶魔领主还很自信,凭祂的位格,加上炼狱魔远胜同阶的实力,能够战胜张典衍,结果没想到,自己刚出深渊之门,就给人当胸插了两个窟窿。

      恶魔领主顾不得胸前的伤口,伸手向着张典衍賶就是一指。

      “轰!”

      随着他的指尖落下,一道漆黑的火焰,瞬间在张典衍脚下蹿生了出来,将他的身体祎迅速点앩燃。

      ﬘ 三阶法术——烈火焚身!

      这是正统恶魔才掌握的强大法术,据说还是四阶传奇法术末日审判的前置技能,一头二阶的炼狱魔,쒊按道理说是使用不出来的,只不过现在控制这炼狱魔身体的是一名恶魔领主,这才푅勉强能够释放。

      虽然各方面都大打折扣,但三阶法术到底是三阶法术,面对那燃烧起来的深渊之火,张典衍不敢怠慢,当即加大了对金光的真气输送,꘠念起了金光咒口诀。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쭒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唈诵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朞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륰;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

      金光咒将火焰挡住,可依然在熊熊燃烧着,张典衍又取出一张符篆,咬破指尖,以血代朱砂画了一道癸水符,单手持符对着燃烧的火焰念道:此水非凡水,北方壬癸水;一点在砚中,云雨须臾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魔消除。急急如བ律令。

       只샿见符篆中射出一道水柱,喷向张典衍周身的深渊之火,火焰被癸水熄灭,产生了大量的蒸汽,瞬时,天台上气雾弥漫,什么也看不清了,炼狱魔趁机翻下天台

      当张典衍追到䱶天墦台边缘的蚣时候,那只炼狱魔已经跑出很远的距离,紧接着又冲入了树林之中,直接就不见了踪影。Ტ

      张典衍站在天台的护栏边,看着这差不多十米高的三层小楼,拍了拍栏杆,最终还是熄灭了跳下去的想法ꝡ,老老实实的往楼梯去去。

      㢮 边下楼还边在心里想着“这要是搁没穿越之前,道爷我直接一个雷法就劈死它了,哪还沂有那么多磨磨唧唧的事,现在跳个楼都得斟酌斟酌,真是由俭入奢ݎ易,由奢入俭솉难啊。”

      下到楼下䫡之后,张典衍上了查斯的车,查斯转头问道:“张,我刚刚看见了一个红色的怪物从上面掉了下来冲进了树林,还好我车깔停的맔靠后不然都被砸了,我们现在是要去追那个恶魔吗?”

      “是的埯,亲爱的查斯,还是用老办法。”说完就把一张气机符륋拍在了查斯的脑门上。

      “和上次一样,跟着气团开,不过这次得快一点,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再附身到别的人身上。”

      查斯听了张典衍的话,连忙发动出租车,跟着气团的指示方向开去。

      아 ……

      略显荒凉的郊区公路之上,一辆警车飞驰而过,车内,安琪拉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电话,询问道:“怎么样,查到了吗?”

      “查是查到了,不过,你打听这个家伙做什么?犃”

      电话那头传来了䫳一个人无奈犧的话语声:“我跟你说,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货色,没事你不要跟他扯上关系,不,就是有事,你也最好不要跟他扯上关系。”䂦 ꓎

      安琪拉双眉一皱,但还是说道:“他和我的一件案子有关!”

      听此,电话中的那人也是一惊,随即说道:“那问题就大了,能跟这个家伙扯上关系的案子,那肯定也ዢ不简单,你最好不要掺和进去,这就不是你的工作范畴了,这些就是哪些神秘部门的牁事了。”

      安琪拉喃喃一声,随即说道:“我才不管工作范围什么的,还有什么神秘部门ὠ的,总之你马上把那个人的资料弄来给我.....”

      电话还没有说完,公路旁的树林中믦就猛地窜出䥏了一道影子,奔跑速度快得惊人,安琪拉虽然急忙踩住了刹车,但还是跟它䬇一头撞在了一起,轮胎在地面上划出长长的刹车印,车里安全气囊也弹射了出来。

      “唔!”

      安琪拉抬起头来,虽然因为安全气囊及时弹出的缘故,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多少还是有些头晕目眩,勉强支撑起身子,想要看屔看自己撞到了什么ᛋ,结果前方的公路上却空空如也,什么也见不到。

      “卷进车底了㔄?”

      安琪拉面色一变,就要下Ⴌ车查看,但不想,还不等她把安全带解开,车窗外就出现了一道深红色的高大身影㐒。

      低沉粗重的喘息,散发着一股螺浓郁的硫磺味道,随即,便见一张伤痕累累的狰狞面孔俯低下来,向车厢内的安琪拉露出了一个万分惊悚的笑燱容:“人类!”眼前这个雌性㓵人类,虽然生命层次低微,身体气血也不算多么旺盛,但却还是一名处女,那纯洁的身体与灵魂,৷能够有效的恢复他的身体伤势与精神消耗,简直可以说是一道送上门来的美味大餐。

      㝺恶魔狞笑着,那尖锐的利爪破碎车窗,伸入车内,直向驾驶座錢上的安琪拉抓去。

      “离我远一点,你这该死的怪앚物”

      到底是重案小组的组长,纩在最初的惊吓过后,安琪拉就恢复了过来,眼见那恶魔的尖锐利爪从车窗探入,当即一脚向车门踢去。

      “砰!”

      踢开的车门,稍稍卡住了恶魔的尖ㄓ锐利爪,抓住这个机会,安琪郧拉拔出随身的枪支,对着恶魔连续웁开枪,但只是在恶魔的身上打릳出了一个个的凹痕,但子弹的动能却让恶魔的动作变形,让安琪拉有了逃脱的空档。

      见这送上门来的美味想要逃脱,被车门卡住的恶魔也急了,巨大的魔爪扣住车门狠力一扯,这质量过硬的车叉门盬就䟛像块纸皮一样,竉给他傚生生撕扯了下来。

      逃下车之后,安琪拉没有停留,转身狂奔。麟

      恶魔嘶吼一声,抬起右手向安琪拉奔逃的身影一指,二阶魔法-抗拒火环。

      本礊来抗拒火环应该是向外扩散ㇿ冲击敌人,但炼狱魔将火环向内挤压,牵扯住安琪拉的双腿,拼命奔跑的她根本没有料到这一状况,身体瞬间失衡,摔倒在了地上,一时间根本无法站立起来,只能勉强的翻过身,手脚并用的支撑着身体向后退去。

      炼狱魔缓缓走来,那狰狞的面庞之上,勾出一个惊悚无比的笑容,慢慢击溃着安琪拉的心理防线。

      “离我远一点,该死的怪物!给初我滚开!”

      安琪拉朝着炼狱魔尖叫道,但Ќ炼狱魔一边靠近着安琪拉一边对她说道:“你应该感到荣幸,能够成为我的一部分,我会让你的灵魂得到升华的,ᇵ乖乖的被我吃掉,让我好有精力去对付那个奇怪的驱魔人。”

      就在炼狱魔的爪子要抓住安琪拉时,一道雷光打在了它焭的背上。

      “你说的奇怪뚯驱魔人不会是我吧?我是你张㵓道爷,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驱魔人,懂?”

      炼狱꿄魔见张典衍已经追到了,也顾不得伤口的疼痛向着安琪拉猛扑过去,因为他们的距离实在太近了,张典衍也来不及阻止,炼狱魔的利爪졻要덙抓住安琪拉时,安琪㉎拉绝望的抬手试图阻挡Ἇ恶魔,就㧋在这时,安琪拉的手掌出现ꫠ了一道魔力波动,虽然没有咒法的引导,但这股魔力波动十分的强大,瞬间炼狱魔禁锢在原地不能动弹。

      张典衍见状连忙在炼狱魔的四周贴ꑩ下五雷符咒,然后默念五雷正法咒:

      “无上玉清王统天三十六九天普化中

      化形十方界披发骑麒麟赤脚蹑层冰

      手把九天啸风鞭雷霆能以智慧力

      摄伏诸魔精济度长夜魂빮利益於众生

      如彼银魿河水千眼千月轮誓於未来世

      嘫 永颺天麱尊教”

      天上突然乌云滚滚,一道雷柱落下,劈在了炼狱魔的身上,瞬时间炼狱魔变成一团焦黑,但依旧还是在动,张典衍见状,继续念咒再次引下一道天雷。

      “不!我嘷不应该如此屈辱的死去,我也是无底深渊的一方领主,为何会如此的倒霉!봜就连遇到个女人也是强大的灵媒啊!”

      嶁 就在张典衍以为已经搞定炼狱魔了,准备去看看因为觉醒魔力而晕厥过去的安琪拉时,炼狱魔所剩的那团焦炭突然炸裂开,被它所禁锢的冤魂四㨻散而出。

      “该死的奇怪驱魔人,我记住你了!”

      张典衍没空理会恶魔领主的威胁,而是掏出了一个由黄狻金制成的精巧小钟,往上一抛小钟缓缓变大变透明,将冤魂们罩在了钟里。

      “该死的,为什么每次驱魔代价总是那么的大呐,这能收支平衡就有鬼了,算了,超度亡魂重要。”

      张典衍在金钟罩里摆了一个简易的法坛,做好准备念起了超度咒: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全部,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借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本身承担,富有贫贱,由汝自召,敕就等众,急急超生,敕就等众,急急㷯超生。”

      随着咒语声,金钟罩里的冤魂褪去了黑色,不在四处冲撞,而是慢慢的平息下来,张典衍将金钟뭁罩撤下对一众灵魂说道:“我已经度化你们的怨气,你们该上天堂或者下ꗯ地狱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褪去怨气的灵体们互相म看了看,其中一个灵体上前对张典衍说:“我们的灵魂因为被当初的领主献祭给了深渊,而你把曜恶魔打졅败了,它没办法将我们带去深渊,我们也不能上天堂或者下地狱了。”

      张典衍看着一众灵体扣扣头对它们说:“你们想对恶魔复仇嘛,我可以把你们转化成我的阴兵,但自此你们就得听我的调遣了。”

      灵体们点了点头,釱张典衍就用金钟将它们的灵体全收了进去,准备回到事务所开坛将灵体们制成阴兵,然后把安琪拉拖在路旁喔的树下坐着,用她的手机报了警贩,随后坐上查斯的车歷离开了这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