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艺术

      这日午后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如洗。清风徐来,杨柳随风摆动,颇有《诗经》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堃的意境。陶晴和샄杨乐康漫步河堤,任由清水不时漫过,浸㫒湿两只脚丫,说不出的清凉畅快。这是附近几条村连接河网的唯一水道,叫做“善人渡”。若想出得村外ﷁ,必须划小船经此而行。村内生活经济自给自ﰪ足,又有行吱商定期划船进村买卖,是以水道平日并不繁忙。

      陶晴身穿浅绿衣裙,走路蹦蹦跳跳,活泼得像花间精灵,笑道:“嘿!木头醇,我有话和你说。”杨乐康㾖一怔,道:“真巧!我也有话想和你说。”陶晴㏄道:Ҿ“那你先说吧。”

      杨乐康问道:“等你长大后,你想➹做些什么?”陶晴߈道:“我想找个爱我的郎君,和他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随即嫣然一笑,露出两个梨涡,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杨乐康嗯了一声,又问:圼“你说这条河,能通向什么地方呢?”慲陶晴道:“我不知道呢期。不过爹爹总说,河外面的世界不过如此,还没有村里这么好玩。”其实两个少年从没出过村外,根本不知道外面长什么样,好不好玩。

      杨乐康道:“我曾听评书的史老伯说,䖿这世上虈有个很大的大媄湖,叫做江湖;有个很大的树林,唤作武林。在这江湖武林里,有一群来去无踪的侠客,专门行侠仗义,抱打不平;鑃也有一群贼眉鼠眼的坏人,平日欺善怕恶,恃强凌弱。我想到这江湖武林里闯荡,成为做好事的大侠!”杨乐康一直向往江湖生活,昨日忽遇无为子,领略到奇人风采,ĭ更坚定了出外闯荡的信心。

      陶晴大惊,颤声道:“木头,你想离开桃花村吗?”杨乐康道৭:“是啊!我已不是小孩了,总得出去看看嘛。”陶晴问道:“但你也不知道这江湖武林在什么地方,那要怎么去呢?”杨乐康想了想,沉吟道:“史老伯还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㽼想当我去到了一个有很多陌生人的热闹ꦐ地方,就算去到了江湖吧。”

      陶晴冷冷道Ⱡ:“这么说来,你对咱们村是一点也不留恋了。常言道:父母在,不远游。你的娘亲怎么詳办?她要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在这里。”杨乐康道:“这正是我担心的事。我想托你和陶叔叔、陶伯母,在我离开以后,多多关照我ጶ娘亲。”其实陶景作为村长,见杨珍两母子孤儿庱寡妇,又知闺女陶晴情意,平日对杨家多有关照,不时送上多做的食物。过年时更是广邀邻里鈆,大伙一起动手做年糕、吃年夜饭。

      陶晴小嘴一扁,嗔道:“那是你自己的娘亲,要关照你自己关照去。我可帮不了你!”说罢扭邖头就走,越走越快。杨乐康呆呆銊愣在原地,以为陶晴有事要走,又被她一语惊醒,翸寻思孝顺娘亲确是自己应份之事,无法假手于人,然则梦想、孝道两难全,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陶晴回头一看,见쮃杨乐康也䇲不追来,直像块木头一般愣싵在原地,更是蛾眉倒蹙,快步走回家中,“砰”的一声关门,把自己锁进房中,脑ఄ海不禁浮现那些青梅竹马的嬉戏情景:

      春天百花齐放,小孩们采摘花草,斗草取乐。有次陶大枨牛悄໢悄把竹篮里的青草编成蚂蚱来吓人。陶晴蒙在鼓里,拿起来放ꌵ在手上,吓得䊈哇哇大叫,扔在地上乱踩,逗得大家笑弯了腰。炎炎的夏日,男孩们下河捞鱼摸虾,女孩们坐在岸边看衣服,捉到的鱼虾又鲜又肥,用来做汤一流。调皮的男孩还把水泼到岸上,弄得大家像落汤鸡,回家总得挨骂。刮起秋风时,小孩们㡈便到空地放纸鸢。有次大风把线索吹断,纸鸢挂在树上。陶晴急得快哭了,杨乐康便自告奋勇,爬到树上去取,却不小心掏到蜂窝,ꔙ被蛰了十几个包,三天三夜才消肿。到得冬至那天,大鐋伙在祠堂里围在一起揉米粉、包汤圆。杨乐康包的汤圆有的扁,有的方퀹,反正就是捏不圆。陶晴别出心裁地把桂花包进汤圆,꟝大伙吃过都竖大拇指称赞,连夸풒晴儿心灵手巧。ꎽ后来杨乐康迷上蹴鞠,一天到晚只顾练球,陶晴也到了学习针线女红时候,便给杨삎乐康编织球╤衣。大家渐渐长大,开始有男女之别,聚在一起礞玩的时间却少了。

      陶晴越想越气,情知杨乐康若出外闯荡,往昔嬉戏场景,纯不知何日再现,便拿出怀中一块黄Ձ色小布,扔在地上踩了几脚,却不禁流下眼泪,心鍉道:“着臭木头,烂木头!难道你就全然不知我对Ƿ你的心意鶟吗?你就不ᕦ能问问我,咱醛们一起到这江湖武林嬤里闯荡吗?可是爹爹肯定然不同意,杨伯母也会孤苦伶仃。唉!我想和你一起照顾杨伯母,而不是只有我自己一个!”

      陶夫人听得房间有异,把头贴在房门上,温言道:“晴儿ˏ,发生什么事吗?풠”陶晴忙擦拭眼泪,吸了一棯口气,道:“娘亲,我没事!”仍语带哽咽。陶夫人摇了摇头,默默萃走开。陶夫人眼见陶晴近日迷上求神,今早又专騦门跑到隔壁荷花村的道观,请道长为信物开光祈福,便知女儿已然长大,正为姻缘之事着恼。

      杨乐康若有所思,在河边逛了一阵,也独自回到家中。杨珍正在自家院子采摘荔枝,但见两棵荔枝树枝繁叶茂,果红叶绿,正是荔枝飘香的时节。她见儿子与陶家姑娘约会归来,笑道:孛“康儿,进去屋来,我有餘事要和你说。”杨乐康心神不定,嗯了一声。两人步进屋里。

      杨珍道:“不知Ḝ不觉,你也长这笒么大了。男棹大当婚,女大当嫁。我想请村里的媒人斜,铙找个良辰吉日,到陶村长家提亲。”古时农村结婚早,到得十四五岁,便可张罗婚事。杨乐康大惊道:“娘!我……我还没䫒有这番心思⸃。再说我们家身无长物,怎么配得起陶家姑娘呢?”

      ⳩杨珍䆾道:“䅕傻孩子!感情之事,讲求真心,有没有钱,只是其次。只要你肯动动心思,干活勤快一点,定쩨能打动芳뚍心。再说你和陶姑娘青梅竹马,我看她也挺喜欢你啊!”杨乐康脸上一红,鼓足勇气道:“娘亲,其实我想到外面闯荡一番,拜师学艺,学习武功,成为行侠仗义的大侠。只是我担心要离开您一段时间,无法陪휞伴尽孝,一直不ʼn敢和您说……”頏

      杨珍㳡叹쫴了口气,心想:“我早料醟到会有此一天。这孩ൡ子的脾性,当真跟他爹一模一样。不过若非如此,当年我也不会与他相识,喜欢上他吧……”想起往事,不禁凄然落寞。杨乐康见杨珍神色有异,以为母亲不舍自己,道:“娘亲,你放心,我到时﷏学艺有成,闯出名堂,一定会回来看您。”

      杨珍道:“康儿,你可知道我为何把⊠你取名叫‘乐康’?”杨乐康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杨珍面色凝重,道:“我不希望你成为什么大侠,只希望你这一生无灾无难,喜乐安康。不要再像你爹那样被人陷害,命途坎坷。我毩想你早日成家立室,平凡度日,也正是为此。”

      茦 杨乐康大奇道:“我爹?”杨乐康从没见过父羔亲亏模样,更不知他是何性格,生平如何。幼时见小伙伴都有爹娘,便ᘊ问自己爹爹在哪,那묋时杨珍支吾以对,只说他去了远方,不再回来。后圍来他年岁깁渐长,逐渐懂事,便猜自己爹爹已遇不测,从此不再问及,怕᎞勾起娘亲伤心鵦往事。是以言섃不提父亲,一直是삱两母子多年心照不宣的默契。如今听杨彥珍突然提起,不禁问道:“他是个怎样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