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plane全球最大fj111

      徐꒛徐微风乍起,门前珠譗帘频动,叶青与西门吹雪的初次相遇,就在这么不经意间,在这个平淡的日子,在这个普通的地方发生了。

      “你就是西门吹雪!”叶青看着一身白衣的繪少年剑客,有些惊讶。 婣 西门吹雪也望貣向了门口处的青衫少࿉年,也看到了抛他身后的剑,很是平静道:쪐“我就是。낋”

      “鱾你是叶青?”西门吹雪貌似疑홑惑又有些确定地问道。

      叶青点头,鵯道:“我想应该是的。”

       西门吹雪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喜悦,就连声音中都带着些无法抑制的兴奋,问道:“听说你见过叶孤城的天外飞仙?”

      “确切地说,我见到的并不是全盛时期的天外飞仙。”叶青点头说道。

      话语到了这里,陆觍小凤面色已是微变,突然急忙开口ꘊ道:“粉二位都是剑中魁首,今日难得初见,大家都是朋友,以后可以多交流!”

      堕西门吹雪和叶青不约而同看了一眼陆小凤,都明白他这番行为是在担心什么,却是都没有明言。

      ﯇陆小凤又对西门吹雪问道:“西门,你不是说已经有孩子了吗,那嫂夫人呢,不让我们见见?”

      西门吹雪平静地看着陆小凤,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她和欧阳情几ᡃ人在一起。”

      他在说这꒣话时,眼中闪过的쯡,脸上露出的,声音里透出的,全部都是满满的温柔。

      橽陆小凤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西门吹雪,并且他相信以前那些见过西门吹雪的人也绝难想象得到这种情形。

      叶青则是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就像那句话经常说的,越是外表冰冷的人,一旦动起感情来就越是炽烈。

      很显然,陷入了爱河的剑神뺍,和普通人一个模样也并无太多的分别。

      而话题到了这里,刚刚那种类似剑拔弩张的氛围自已是全然不在了。

      只是剑客与剑客之间的见面砵,既然不是战斗,那就一⵿定是在约定较量的路上。

      “下次,我想我一定会忍不住拔剑。”西门吹雪看着自己手中的剑,又看了一眼叶青道:“那时我希望你也可以拔出你的剑。”

      西门吹雪不愧是痴于剑的人,駷他的剑旫和人早已彼此交融,深刻到了骨子里。

      叶青虽然不是这样的人,但忂是不干扰他很佩服这样的人,所以他难得有些郑重道:“自当如此,我本来就是要来看ࠊ看你们的剑的,ꙻ毕竟紫禁之巅这一战可不光只是你和叶孤城两人的事。”

      西门吹雪道:“那自맠是再好不过了。”

      陆쑛小凤此时终于插上话了,有些担心道:“西门,最近发生了綟很多事,也死了很多人,我有预感,这次决战绝不仅仅是你们之间的战斗那么简单,而且你刚刚有了自己的㛔孩子,能不能不要去?”

      “不能!”西门吹雪毫不犹豫地开口,不出预料给出了自己坚定的回答。

      陆小凤在问出问题的时候就已知道这个答案,可是作为西门吹雪的朋友,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

      西门吹雪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剑,突然说道:“我希望你那一天可以陪我到紫禁城里去。”

      陆小凤点头肯定道:㜬“那一天,俩我一定会去的。”

      䰾 “如果我不幸败了,我要求你把我的尸体带回到这里来,交给㳴你嫂子。”西门吹雪又说了一句⨎。

      ⫰陆小凤脸上的表情䯩变得有些僵硬,有些艰涩道:“就算是失败了,也并不一憡定是要非死不可的。”

      西门䚿吹雪೫道:“㮇你知道的,对于我们这种人,败了和死亡并没有什么两样。”

      䑴他봸脸上的表情纯粹而又骄傲着,他的剑就〉是他的信仰,Ռ所以他可以接受在战斗中死亡,但却绝不能接受在失败中苟活!

      ṏ狁有些极端,有些疯狂,有些让人难以理解,但却又不得不让人油然升䵄起一股尊髋重和㑣钦佩。

      而大嫼概这就是这个世ᶚ界里的人的可贵之处,西门ࡕ吹雪之所以是西门吹雪,叶̾孤城只能是叶쵥孤城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内心的坚持,从不为任何人和事而改变丝毫。

      叶青本不想再多说什么,但他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扇句:“叶孤城将决战地扢点改为紫禁之巅的뉕时候,就已经输了,而我看到你的鶊那一瞬,更㓱让我相信这一战你绝不会败。“

      绝不会败,但不代表着就一定会赢。

      西蓶门吹雪问道:“为什么?“

      叶攫青道:“因为我在叶孤城的的剑里只看到了他的孤高以及死寂,而在你的௸眼ꎁ里亄我却看到了孤傲以及勃勃生机。”

      与这个世间的绝大ⷶ多数人不同,在他们看来剑通常都是与死亡联系在一起。

      但是在叶青的眼里,一个人只有ř开始学会࠘热쮽爱䡿生命,他的剑才算是真正活了过来,而这样剑ミ的威力并不于纯粹的死亡。

      휋 西굥门吹雪沉默了,若有所思。 ᒰ

      陆小凤这时又突然说道:“而且叶孤城还湶中毒了,他活不久了。”

      稃  叶青忍不住看了一眼陆小凤,眼神有些爴古怪,不过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而西门吹雪则是第一次露出震惊神色,难以置信道:“他怎么会受伤,谁能伤得了他?!”

      陆小凤道:“是唐门的毒瀭砂,无药可医!”

      西门騫吹雪黯然道:“那他岂非非死不可。”

      陆小凤道:춺“那你䇑还要去跀吗?䧁” 縺

      西门吹雪打断了他,道:“你也许还是不了解我们这种人。“

      陆小凤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他߼并不是不了解他们,只是他们都是他的朋友。

      “在我看来,你的这点担心,其实真的很没有必要。”叶青先是看了一眼西门吹雪,转而望向了陆小凤道:“也许到时候会发生的事情,并不都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얾

      陆小凤眉头一拧,想到自京城以来叶青所表现的种种號,心中一动,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諾我的确知道一些事⛧情,但你又何必要问那么多。”叶青微微一笑,淡然道:“但凡这天底下的事情,什么都知道得太清楚,岂枔不盚是会少了几分有趣,我们只需要等,等到吤了对的时候倷,一切自会真相大白。”

      陆小凤显然对叶青的这个回答并不满意,眉头微拧,倒是西门吹雪看不出喜乐,神色一直都很平晡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