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九九综合色九九伊人147.255.146.66

      鲾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

      终南쬚山,云中子闭关一月,忽心血来潮出门,站在洞颎外,仰头观望星辰,这一看쮯,他不由脸色大变,只见㩖盘踞紫微星旁的星星,赫然有两颗暗淡无光,周围的金色细流也纷纷干⃶涸断裂,此外,原本还有几颗灿若北斗的巨瀧星,在这个时候,却也出现了微微的摇晃和闪烁,其光芒在闪动过后,由原本的金黄色化作了米色。

      这番情景,云中子重重吸了一口气。

      通过星象,可练以占测人事的잃吉凶祸福玞,自拜入玉虚门下开始,⌯云中子一直有着仰观星象的习惯,因为从星象歒的规律中,他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真义。

      那陨落的‸两颗巨星,有一颗乃是将星,这颗将星,云中子注视它十几年了,没想到껠在这一刻突然陨落,难道这意味着天෍数变化。

      “金霞童儿,你速去一趟西岐城,找你师叔了解情况。”

      刚才,云中子推䈔衍天机,天机一片混沌,令他无处着手,今晚⋽的天象太过诡异,若是不弄清楚,他∰也无法安心修行,于是便䰦唤来了金霞童子。

      金霞먰童子不解道:“师父,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云中子喟叹道鯟:“为师观其星象,乃大凶之兆,心中挂念你师兄雷震子,你不必多问,速去速回੅。”

      “弟子领命。”

      缻金䁓霞童子Ẍ拜别了云中子楍,借土遁直往西ꝩ岐方向赶去。

      “怪哉,怪哉!周代成汤,玉虚十二仙历完杀劫,姜子牙封神,享人间富贵,正应垂天之象。为何这个时候,突然出现ឆ变故。”

      想到这ⶻ,云中子不禁忧心忡忡。

       ……

      同一时间发现天象有异的还有女娲娘娘,自行宫主殿被毁,她只能暂时住在偏殿,可偏殿太小,各种陈设布局,难如她意,她心㨥中不⯰悦。

      㲟 道场是神仙的门户所在,女ꨡ娲宫在此享受人间香火六百哉,已经成了世间一等一的仙鴰乡圣地,可恨那广成子管教不严,他弟子犯下这ૹ等祸事。

      即便南极仙邠翁提᠌出讈一个解决办法,可女娲娘娘还是感觉心中那口恶气难消。

      她坐不住,便现出真身,离了女娲宫,准备去一朸趟火云洞,找三皇叙旧。

      在几场惊天动地的洪荒战役中,所存留下来的上古高真只有几位,由于出生不同,行事作风迥㔊异,私下幱又划分为三派。西方教二圣一派,东方三位教主一派,火云洞三皇又是一派,女娲娘娘属于游离三派之外,与火ㆴ云洞这派交好。至于天庭势力,在三教没有签订封神榜前,女娲娘娘根本未把它放在眼里,自然不会算成一派。셹 

      三派之间,虽说表面和平共处,经常去大罗天讲셆道,共参宇宙奥秘,但由于思想教义不同,彼此又有着门户之见,所交流也是一些浅尝辄止的道,谁也不肯拿出自己的悟道精髓。

      墙毕竟人都是有失心的,除了鸿钧老祖,谁敢将自己的悟Ͷ道心得拿来分㔨享,这样做岂不是将自己的弱亊点暴露给了对方。

      “怪哉,看这天象,分明是有阐教弟子损落。”

      女娲娘娘道行深厚,对于星象吉凶窥视,远胜云中子百倍,她一眼能看出问题所在。

      阐떜教在这年,为了封神大任,可谓是苦心谋划,眼见大浪淘沙下的阐教,未来气运一飞冲天,为何会出现如此不祥之兆。

      女娲娘娘百思不得其解,心道:“伏羲懂先ⷐ天八卦,他的推衍能力,天下无双,自䗭己何不将这等异象说于他听,好求证原因。

      ……

      嵝 姜子牙回到西岐后,已经卧病在床了㖢,哪怕广成浕子为他服ᐡ下了金丹,윟也不见他好转。ꬣ此刻的他,双目紧闭,眉宇皱起,似乎有着化解不开的心结。

      广成子和惧留孙人老成精,两人对视了一眼,便മ离开了姜子牙的房间,但并未走远。

      “道友,看来子牙是患了心病,我虽能治些疾病,但这等病,却是无能为力。”

      广成子喟叹一声,刚才筝,他从韦ꮃ护口中得知了大战的经过,没想到雷震子被杀,木吒受伤,帜三十万大军一败涂地。这种局面,只怕是熼姜子牙掌兵⇤以来,第一次损失如此惨重。

      惧留ᇕ孙道:“子牙气及攻心,不妨让他修养几天。”

      在西岐待了几个月,惧留孙对西岐城的情况还是比较清楚的,这一败,姬发在啀西镇丢失了威信,天下诸侯对他的态度也将发生巨大转变。可以说,以后跟朝廷打仗,西岐将再无援手。

      听到两人说话,姜子牙㎻猛的睁开双眼,脸上露出㦹尴尬之色。他不是病了,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姬澂发,焥故才装病,拖延进宫的时间。

      此战,虽然是李靖指挥,可姜子牙深知自己脱不开干系,三十万,大王动用西岐的人脉,帮自己筹集人马,还动用了崇黑虎这层关系,指望自己一战定乾坤,结果倒好,一仗葬送兵醚马十六七万。

      蒋雄乃是崇黑虎手下大将,他临阵倒戈,说明青龙关发生了巨变,金吒一去不返,只怕是凶多吉少。

      坏事接踵而来,姜子牙心情郁闷到了极点,此刻他只想将自己关在房间,闭门谢客。

      ᚗ这时,只听广成子说道:“修养几天并无不可,但是军中不可一日无主,子牙迟早要振作起来主持大局,面对韩荣这路大爝军的。” 춶

      姜子牙心中一惊,这话让他压力山大。

      惧留孙叹道:“道兄,子牙需要஀一个清静的ʸ环境,我Ô们去大厅详谈。”

      话音刚落,脚步声渐渐远去,姜子牙不㫈禁松了口气,他缓缓起身偁,走到茶案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只觉寡淡无味,心中郁闷,便拿辖起一本古籍看了起来。

      䞈 广成子和惧留֪孙正说着话,得知终南山来人,惧留孙眉头一皱,命管家将人领进来。

      郎“弟子见过两位师伯,愿两位师伯万寿无疆。”孳

      金霞童子瞧见广成子、惧留孙,不由大吃一惊,这Ẉ两位积年大仙很少在人间走动,今日为何齐聚这相府,难不成西岐真有大事发生。

      广成子沉吟道:“金霞,你师父让你来何事。”

      金霞童子道:“回师伯罷,师父夜观星象,觉得不妙,于是让弟子找姜师叔了解一下,看雷震子师兄是否安然无恙。”

      两人一听,面面相觑,连忙走出大厅,抬头观望天象,这一看,果然发现有些不同。

      훧 “将星陨落,看来指的是雷震子,那另一颗同时陨落的巨星是谁了。”

      䤪 广成子喃喃自语,突然眼中泛起骇人的精光,大叫道:“我知道了,另一颗必是金吒,只有他还未归营。”

      “什么,蕑师櫠伯你说,ﳆ雷震곜子师兄,他……”

      ຊ 金霞童子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死死盯着广成子。

      广成子叹息ව一声,说道:“不错,⠦雷震子,他已经阵쒩亡了!”

      ၜ 云中子的弟子,文殊广法天尊的弟子,双双身死,惧留孙的弟子叛变,而自己的弟子,如今下落不明棌,这种种亦象,莫不是预示着天数另有变化。

      金霞童子悲痛欲绝,整个精气神仿佛被人抽之一空,刽瘫倒在䒀地,眼泪潸然落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