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粗大啊水揉捏

      ꅟ 深渊的每层都有不止一处诞生小恶魔的泥潭,而恶驊魔的诞生地也不仅仅就是在冥河之岸。深渊里只要有堕落灵魂,就可能造就一名恶魔。

      但恶魔쨉诞生的核心还是冥河之⤬岸,所以深渊中的每一位拥有权势的强大存在都会留意这些地方。

      当然,强大存在不会亲自痛操心什么细枝末节,具体的执行都호是部下掌管的低级王国负责,派一些恶䌐魔盯着各个诞生地,然紅后招募小恶魔进入军团。漎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诞生地附近渐渐出现了许多小型聚集地,相互之间战㥑争不断。

      鼯  此时,冥河之岸外的主要道路都被几个势力设置了关卡守卫,目的就是为了招募(恐吓)小恶魔们加入。

      บ 只是小恶魔并不ﺦ是什么听话的稪乖宝宝,往往要靠武力才能制服它们䫰。

      而一旦有战斗,杀戮就避免不了。

      “巴雷特,该死的,你又躲在石头后面干什么?疚!”

      被喊鴶的是一鎀只六级的成年怯魔,听到喊声之后它立刻从一人高的石头后面跑了出来,匆忙地整理了下身上皮毛,但血污并不是想擦就能擦掉的。

      ᥱ “这已经是你今天吃掉的第四只了!你羨这个蠢货!

      这些喿恶魔都是试炼㾾的胜利⵩者,德克斯格大人想要的,军团士兵的种子,你怎么︔可以吃了他们!” 綫

      㝧 你想死可ⱚ以,但不要连累我!”

      这名恶魔小队长低吼着,凶神恶趪煞的将这只成年怯魔拎了起来!

      몄 等级高的恶魔不但实力会提高,通常也会渐渐学会遵从命令,从而更好地活下去。琊

      “大,大人,我给您也准备了一个,啊不,两个!”

      “你ᐿ到底又杀了几个?!” 偉

      ⃖ “三个!只有三个!那两个是留给大人您的!”巴雷特努力地在颤抖的声音里添加几分谄媚。

       “蠢货闭嘴!”

      恶魔小队长又是咆哮一声,但掐着巴雷特脖颈的手却是松开了,将其扔在了地上。

      “赶紧回鈦去给我看门,不要让我再在这里看见你!”

      厉声命令后,ጒ小队长又忍不住的骂了几句,紧接着却转身钻进了石头后面。

      䫡片刻后,石头后面传来了血肉咀嚼的声音。

      这些小恶魔쨩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是美味,实力不强又富含营养,所以就算他们的首领有命令在,也会有恶魔忍不住偷렖偷违反。

      毕竟岸边活下来的小恶魔也没有具体数目,少那么三五个也不会被察觉。

      恶魔༣小队长一般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但既然都已经死了,当然不能浪费。

      就算有问题,那也是巴雷特这个怯魔承担。

      而巴雷特可不是一个善于想后果的恶魔,只有在灾难降临的时候它才会畏惧——很多低␛级恶魔也都是这样。

      它揉Ͽ了揉鶙被小队长掐过的䖀地方,䜵鲜血已经从伤口流了出来。如果刚才不是它奉献祭品够快,或许会真的失去性命。醓

      成为聚集地的守卫虽然枯燥,但起码还活着。

      巴雷宬特抬头望了眼石头,咀嚼声让它忍不住的舔了舔렭嘴唇,使劲的咽了下口水。

      不过它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转身回了聚集地。

      而巴雷特刚离开䭰没有ᘾ多久,隶属于另一个聚集地的一支恶魔小队光临了这里,战争瞬ﮟ间爆发඗。

      恶魔小队间战斗的㆏激烈程度不言而餮喻,杀戮늫在机械性地盛放,血肉四处纷飞,落下黑红色鲜血染渗进了泥土,像是在滋养猾着深渊。

      ……

      黑松森林里,一大一小,一壮硕一纤细,两个身影正在一同뒊前行。

      “主人,我们加入哪个聚集地?”

      끧 㛭 跟在闲逛着的萨瑟纳斯后面뙏的迪丝汀娜轻声询问。

      离开冥河之岸后她的主人一直在慢悠悠地前行,也远远望见了几支恶魔小队,现在应该是正在思考她提出郈的这个问题。

      “哪个也不加入。”

      萨瑟纳斯绝对是不会主动性地服务于任何恶魔,ˢ这一点深渊龙的本能情绪也极其赞同。

      “是餚,主人。鑤”

      迪丝汀꾠娜并没有㬳意外,也觉得应신该是这样。

      这时狼森林外不远处传来了恶魔的嘶吼和杀喊声,顿时吸引了萨瑟纳斯的注意,他抻着脑袋⺶望了过去。

      是两支恶魔小队在相互屠杀,已经有四五个高壮的猿魔倒在地上。 㨹

      猿魔的样子跟萨瑟纳斯前世的大猩猩样子差不多,可以由䴝成年怯魔进化而成。如果说狂战魔是恶魔䗡军团中的士兵主力,那猿魔更多扮演的是斥候及散兵。

      这些猿魔都是刚刚进化完的,实力都在六到七级左右,而厮杀在一起的两个恶魔小队长都是八级的狂战魔。

      “主人,您是想…೩…”

      迪丝汀娜望着㔥萨瑟纳斯,她感受到了主人眼中的欲望。

      “先看着。”

      深渊龙的毁灭欲在身体中蔓延,可萨瑟纳斯不是个冲动的莽汉。

      现在贸然冲上去就是赤果果的投食拺行为,深ꭻ渊龙对恶魔来说可是极佳的食物。

      勇敢跟莽撞,有时候只在一念之间。

      錳 萨瑟纳斯带着迪丝汀娜从森林里绕到了另一边,靠在石头上,紧盯着这场厮杀。

      在深渊中,不同势力间之所以能相安无事主要有两个原因,一则距离太远且利益冲突太小,另一则就是整体实力相差无几。 寨

      而这样的战斗往往都十分惨烈,就像是ꛜ这两支恶魔小队一样,士兵与士兵对战,小队长拦下了小队长,谁也无法完全战斗对方。

      恶魔之间的战斗又像莽夫般直接厮杀,正常情况下或许还有些理智,可战斗到gao潮时只会是红着眼咆哮。

      他们如野兽一样拼命撕咬,丝毫不罕会迂回闪避,拼的就是谁更加凶狠,谁的生命力更加顽强。

      低级恶魔的厮杀方式虽然看起来惨烈,但在这种战斗中活下来的胜利者஁收益也是巨大的,力量和体质都会有一定提升。

      当然,这是切在没有像萨瑟纳斯这样的“渔翁”角色存在的情况下。

      就像现在一样,当两支恶魔小队的猿魔都相继倒下,两只狂战魔之间也分出了胜负,满身伤痕的胜利者正打算享用战㜮果的时候,萨瑟纳斯正在悄悄地向⎓他靠近。

      ᪚潜싇行!

      只是八级的狂战魔还是相对比较警觉,很快就发现了萨䧇瑟纳斯的身影噟!

      而萨瑟纳斯没有丝毫犹豫,没有给狂战魔任何机会,在冲刺下一跃而起,直接落在狂战魔身上莡!

      原本还处于胜利喜悦中的狂战魔顿时吓了一跳,看清袭击他的身影后怒吼道:“滚开,低贱的深渊蠕虫!”

      深渊蠕虫作为深渊的脏话侮辱性㯆很强,差不多就是卑微蝼蚁的意思。

      但听厧到骂声的萨瑟纳斯丝毫不生气,死死地按住身下的狂战魔。

       脸上渐渐露㑭出了胜利的笑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