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8电影院这就是街舞

      “以后这鸡蛋还得由你来送。”

      “那行。”

      这早上肯定睡不成懒觉了,还好是슨三天一送,眼神一晃立刻盯住周春园的左手挪不开了。

      “妈,你什么时候买金戒指的?”

      难道自己真是隐藏的富二代,张៦小雨激动了。

      “怎么样?好看吧。”周春园扬了扬蟀自己的金䝲戒指。

      这根本不䞮是重点好不好。

      “在哪弄的?”张小雨催促道。

      只见周春园指着前面的一排房屋说道:“小丁家门口来了一个手艺人,可以用五毛钱鳻硬币打造戒指和手镯,我这刚打造的。”

      “嗨!原来是铜的。”

      张ࠇ小雨大失所望,不过还是回到房间里将自己的钱盒子翻了出来,将五毛钱硬币都翻了出来,往小丁家跑去。

      叮叮…

      一群妇女围绕着一蠨个白胡子老者,那老者拿着小锤敲敲打打的,将一枚五毛钱硬币敲打变形,然后刻花纹,မ卷成一个戒指,手工趸费也是五毛。

      张小雨看了一会儿,开口道:“师傅,我要打一个铜碗,㓶碗底刻字:招财进宝,行不?”

      꼸 白胡子老者抬头看了一眼迌张小雨솤,沉声问道:“你要多大?”

      张小雨用双手比划了一下。

      睌 衩 “行,不过手⏍工费得两ꄱ块钱。”

      “没问题。”

      张小뉁雨将自己准备的硬币放到老者跟前,足足三十五个,接下来就䝌是漫长的等待,一个小时之后才收到货物。

      “嘿嘿…,看着跟金碗没啥区别,放到姐姐的照相馆里去。”

      썐张小雨怀疑生意不好,可能锝是没有请财神,开店的都会准备招财猫,他没有准备那猊东西,而是准备用金碗来代替。

      实在是穷途末路了,不然他ヨ是不会搞封建迷信的。

      ᦟ 等回到家的时候,发现父亲张平已经开完会回来了,正在家里收拾工具,为三天后的清理河道做准备。 阁

      一番询问之后,䋉才知道今年要清理쾏的是南塘媧村那一段,时间大概是一周。

      下午的时候,ȵ张小雨拿着蛇皮袋往打谷场方向走去,菜园子里面댟种的萝卜已经可以收获ꃼ了,母亲要伺候那些蛋鸡,家务活需要他分担一部分。

      됐他忙活了个把小时,总共弄了两口袋萝卜,然后扛回家,放在大盆里用水清洗干净,然后用刀将每个萝卜切成四份。

      将所凔有萝卜切好之/后放到缸里,用粗盐腌制起来,等三天之后将뷖之放在太阳底下晒干水ꅶ分,就可以打包收藏,这就是萝卜干,吃的时候只需要荰用水泡一会,然后将之切碎,用油爆炒就是ڍ一道美味小菜。

      民间冬天吃的主要就是这些腌制的菜,糖醋蒜、咸鸡蛋、豆瓣酱、萝卜璙干等⒈,各地大同小异。

      洪县,菜市场。

      于坤是一个小贩,他从乡⼭村集市收购草鸡和鸡蛋,然后贩卖到县城里赚取差价,可即銐使是这么小的生意也是有山头的,因为像他这样的鸡贩子有很多。

      ᘣ“于坤,你最近怎么也跑来这里跟我们抢食吃了,三哥不是给你找了一个大客户吗?”旁边一个同行问道,他叫方志强。

      铳 섹 勇 “肯定是找到好货源了呗,介穆绍给我们认识认⯇识,一起发大财。”有人附和道。

      俨 于坤苦笑道:“꣭别说了,大客户被人抢走了,我现在全靠零售,存了个把月了,消化不掉。”

      晒“咋回事?谁能抢走你的客户,三哥让别人做了?”

      繫 “桃园饭店现在用的鸡蛋个头比草鸡蛋大,价格还便宜,有专门供货商,我今天准备问问三哥。”于坤也是一脸的疑惑。

      䝕“三哥还在开会呢,那么大一个菜市场,恐怕没时间关心这点小事。”

      方志强有些幸灾乐祸,那可⫍是固定客户橔,谁不羡慕。

      于坤却不这么认为,他有一种危机感,这种新鸡蛋对于草鸡蛋的冲击很大,一旦泛滥,他们⶛这种小贩可就有灭顶之灾。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ᥔ,菜市场的管理人员终于像往蹁常那样开始拿着发票收费了,于坤ᇎ交了钱之后繭转身往里面的一个房繇间走去。

      咚樭咚咚

      “三哥。”

      于坤轻轻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才开门进去,只见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四葭十多岁的中年人,国字脸,正拿着茶杯喝茶,桌子쑥上放了一张报纸和一个小本本。 ᯀ

      ꧳“什么事?”纪三Ă元沉声问道,于坤家馱跟他家住在一个小区,算是他的后辈,逢年过节都给他送옉礼。

      于坤将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閶然后等着纪三元给自己主持㝜公道。

      纪三元沉思了一会儿,他作为菜市场的负责呡人当然知앲道蛋鸡的事情,发展经济首先从改善吃饭开始,鸡蛋和猪肉就是重点,这从销量就能明显感觉出来。

      ⡘让纪三元没想到的是居然有人已经把蛋鸡引进到县城来了。

      “知道是谁供货的吗?”

      “我都打听听出了,这供货的人是大沟镇一个农民,数量是每天三百个,看来他们养的鸡也不多,但我担心的是一旦他们站稳脚跟,쎻那肯定会扩大养殖,对市场的冲击会很大,到时候谁还ڹ会高价买草鸡蛋。”

      于坤说到这里从身上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了纪三元。

      滋啦…

      纪三元拉开抽屉里摸出了一煤油打火机,滚轮是火石制作的。

      “呼……”

      一个青色的烟ᇌ圈从嘴里冒了出来。

      僟 䈯鸡蛋消费的ꝲ主体有两块,一个是居民的日常购买,一个是饭馆,篊包括各个䤛厂子、学校的食堂等侊,市场还是蛮大的。

      目前,城里只有这몮一个大菜市场,他纪三元虽然只是菜市场的负责人,可实际上管理的却是县菾城居民的菜櫲篮子,他不乐意쳐见到某样菜出现在菜★市场,那居民还真不容易嫧买到。

      职位虽然ື不高,毢油水可不小,县城的鸡蛋供应其实是握在他手里的,那郥些贩卖鸡蛋的小贩其实都是看他的脸色吃饭,如今突然出现一个破坏规矩的,该怎么办? 핬

      “三哥,要不要搞他?人”于坤眼巴巴的问道。

      “搞肯定是要搞的,关键是怎么搞?”  

      于坤霧等的就是纪三元的这一句话,立即说道:“找人打他一顿,让礏他滚蛋。”

      “蠢货!你就知道打,黑社会呀?”纪三元严厉训斥道。

      ᄎ在法制建设不健全的时代,人们法律意识淡薄,解决问题的手段显得比较粗暴,能动手解决的不会去找其他办法,打架斗殴是常态,这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了。

      迲当然,这其中藏着风险,一旦出现伤亡,那就会有牢狱之灾,劳改是人们最忌讳的敏感词汇。 

      于坤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