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伊人色综合

      “你也这么觉得?”乌勒尔第一次用一种惊诧的目光看吴林生。

      吴林生点点头:“不然你以为呢?我现在让你来制作的这些器具都是和你的理念大同小异的产物。”

      吴林生说的是真话,毕竟报纸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改善了民众的生活。

      “那你可以演示一下吗?需要怎么完成?”乌勒尔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木工上了,那种属于学者的纯粹的好奇被激活了。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承诺不会尝试其中的过程,而且不向其他人宣扬,以诸神的名义,你能做到吗?”吴林生发现这个世界的人有信仰还是蛮好糊弄的,只要一个稍微有头有脸的人物来了一句“以诸神的名义”,后面的内容多半真实可信。

      吴林生这样的无信者和那些身居高位并且掌握着雄厚力量的人除外。

      “以赫底修斯的名义!”乌勒尔举起手起誓,“我只是想要看看那种理念,能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一个和我这种异类相契合的理念太让我兴奋了,比起过程我更关心起点本身。”

      吴林生不太理解这种奇怪的概念观,但还是同意了:“你有没有一些不要的木料?”

      “额,有一些树皮可以吗?木料大多被火烧过了。”

      “树皮凑合也行。”毕竟有些比如川纸之类的纸张也是树皮制作的,吴林生也只是凭借主观臆断才排除树皮作为造纸原料的,事实上他从来没有实验过。

      乌勒尔取了一些树皮出来,吴林生对接下来的过程已经烂熟于心了。磨碎,浸泡,反复过滤,然后风干。最后得到了一张纸张。

      “咦?”吴林生发现这张完全由树皮制成的纸张格外顺滑且坚韧,就是颜色格外糙黑,与之前制作的两类纸张相比更接近现代纸张的感觉。

      乌勒尔爆发出了比吴林生更大的热情,几乎是要从桌子上跳过去抢夺吴林生手中的纸张。

      “这,太神奇了,魔法是怎么作用的?奥术排列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有刚刚那个是时间魔法吗?”

      面对乌勒尔的问题连击,吴林生可没有勇气回答,一系列专业名词他是一个都听不懂,多说一句都有可能暴露这个九阶法师是个法盲的事实。

      “这个过程不需要任何法术参与,刚才我用的法术其实都只是辅助而已。我身边这两位女孩都熟知这个过程,并且都能过轻易完成,这是世界的智慧,不是法师的。”

      乌勒尔开始表现出属于学者的独特的好奇心:“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变化,你可以再透露一些吗,原理和具体过程什么的?”

      “以诸神的名义,先生?”吴林生不得不提醒他刚刚才发过的誓。

      乌勒尔也一拍脑门,太过兴奋导致他一下子把誓言给忘了:“我的问题,我只是,你能理解吧,你是我接触魔法以来第一个可以理解我的想法的人!”

      “因为这也是我的理念。”吴林生从来就没有想过做一个冒险者类的法师,以前在动漫里或者小说里他也偶尔会期待一下,但这种事情降临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才发现过于刺激的生活不适合他这种死宅。

      “那么乌勒尔先生,我什么时候可以看到我要的东西。”

      “一天,最多一天。”乌勒尔给出了一个估计时间。

      “那好,我要二十五套。”

      “多少?”乌勒尔一拍脑子,之前太过专注于木工和魔法理念,忘了问要多少了。他还以为三十个铜子就做这么点东西是自己赚大了。

      “二十五套,如果可以送货就更好了,水槽的数量我要翻三倍,那个叫做印刷机的东西我只要三套。”

      “额,可以是可以,但不提供送货服务,另外价钱是不是也应该匹配上您的货物?”

      吴林生本来想砍砍价,但是看到乌勒尔那副觅得知音的表情突然下不去手了:“那两个银库伦,不能再高了,东西我会自取。”

      从乌勒尔家出来,艾希娜尔突然问吴林生:“老师,为什么需要订做那么多东西?我们人数不够。”

      “你不觉得那么大个仓库只摆一点东西太浪费了吗?”

      “好像是有点。”

      吴林生当然不会因为这种无关痛痒的理由就做这么多套器具,价钱匹配器物,报纸的数量也要匹配首都的人数才行,毕竟他们可是身处人类帝国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

      “另外,爱丽丝,我和艾希娜尔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是有什么任务吗?”爱丽丝条件反射以为自己来活了。

      “额,不是,先不说为什么你为什么以为我又要给你找活,我看起来像是雇佣童工的禽兽吗?是我和艾希娜尔决定资助你去上主日学校。”

      “什么?”爱丽丝眨巴了两下眼睛,这是他被收养以来第一次出现如此的情感波动。

      “虽然这里不是南方圣域,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圣光教义最聚集的地方,当初承诺要给你新的生活的,你也有选择自己方向的权利对吧?”

      “我...真的很感谢您。”爱丽丝几乎快要控制不住眼泪,她预感到自己正在接近自己的梦想,虽然并不能直接成为圣职者,但却能够接近那些光芒四射的人和地。

      艾希娜尔轻轻地拍了拍爱丽丝的脸蛋:“我替老师教训你一下,你又说您了。”

      “我只是激动忘了。”

      吴林生揉了揉爱丽丝的头发:“那就先不急着回去了,我们再去麻烦一下玛格娜修女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吴林生和艾希娜尔承包了木材厂的木料搬运工作,大部分是由吴林生用念力搬动的,艾希娜尔则拎着个小包负责在后面捡漏。同时靠木材厂支付的工钱糊口,甚至积攒出了一点点盈余。

      爱丽丝则是成功登记入学,领到了一套像样的教材和文具,还接受了一次小小的受洗仪式,周日一整天都去上学,其余时间则是继续学习绘画,同时处理一些家里的内务。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吴林生也在两周后从乌勒尔手里拿到了自己订做的器具,此时从木材厂哪里搬运来的木料已经堆积了不少分量了。器具已到位,马上就可以进入生产了,报社也可以启动了。

      “可以了,就放在那里吧,别挡着床了。”吴林生指挥着艾希娜尔把生产器具摆好,爱丽丝还在读书没有回来,仓库里整齐地摆放着造纸的器具,已经初具工厂的雏形了。

      “好累啊,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虽然吴林生的念力承担了大多数任务,但艾希娜尔还是累得够呛。

      “还没完呢,现在把水槽里灌满水,我们马上就可以继续工作了,现在我们订个小目标。”

      “什么小目标啊?”

      “四个月内从仓库里搬出去,换一间像样的房间!”

      “可能吗?”

      吴林生一把撸起袖子:“马上开干就有可能,现在来比赛,比谁装满的水槽多!”

      水流在吴林生手中凝聚,化作溪流灌入水槽之中,水面开始缓慢上升。

      “老师你作弊!”艾希娜尔强烈谴责吴林生的抢跑行为,也开始给水槽注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