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妖精灵怪>

      刘星笑了笑:“没有缺斤少两就好,你要是少了,我好像记콪得东河派出所就在前面左郓拐的ꏼ小巷子里吧?”

      뫧 “你这话啥意思?”高个老板哆嗦了一下。

      “没啥意思。”刘星将五花肉扔进了黑犊子背上的竹篓中,看向了瓜子:“妹妹,你说我要是去报案的话,吴所长会不会请我吃饭?”

      “啊?”瓜子疑惑的眨巴了下大眼睛,有些不ῲ明白刘星到底什么意㸖思。

      在她的໺认知ࢦ中,閟哥哥根本就不ꀉ认识什ⶽ么吴얗所长啊!这话中的意思,难道是想吓唬眼前的高个老板不成?

      “呵呵……”刘星没有回答瓜子的疑惑,而是转头看向了高个老板:“你颤抖干嘛?我要的排骨呢!赶紧给我切两斤啊!”

      “大哥,我的大哥!”高个老板连忙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香烟递给了刘星,说话都有些结巴了:“め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跟吴所长有关系,看魜在第一次的份上,你饶了我吧!”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刘星推开了高个老板手中的香烟,眼眸中闪烁出来了不是他这个年纪该좁有的睿智光芒。  ㎃

      ⭡ “你就别折磨我了,䝶我承认……刚才那块五花肉没有六斤一两,而是……而是五斤一两。”高个老板伸手擦拭了额头上的冷汗,结结巴꯿巴的道出了原因。

      귋要是不说出来,他知道刘星肯定不会放过他。

      ⷪ 一旦事情闹大ﮠ,进了派出所,赔钱倒是小事。

      他就怕到时候将他关禁闭,那这一辈子可就完了。

      要想在靠卖猪肉䧉赚轻松钱,只怕这辈子都别想。

      “你这人就是不敲打就不老实。쨤”刘䕺星不想将事情闹大,更不想跟一个卖肉的一般见识,他将案台㦖上的筒子ᝲ骨都放进竹篓中后倈,道:“算钱,暌别再锆想着给我耍花样。”

      “好!好!”高䁨个老板听出了刘星话中的意思,那푠是松了一口气,他那起抹布擦了擦油腻的大手:“五花肉五斤你给五块钱好了,平常我卖给熟人都一块钱一斤的,至于筒子骨那就是添头,送你。”

      ٽ “你终于说了人话。”답刘星拿出五块钱递给了高个老板:“以后做生意要诚信服人,可别想着耍小聪明,到时候怎么进去的可都不知道。”

      “哎!哎!”高个老板连点头。 紇

      为了防止刘星改变主意,连忙操刀ꢾ给刘星剁了一大块排骨,当着瓜子的面放Ꭰ进了竹篓中。

      “你这什么意思?”刘星笑了。

      “排骨不值钱,算兄鷿弟赔罪送给你吃了。”高个老板讪笑解释道。

      “⮎你倒是挺懂味。”刘䏂星牵上了黑犊子,在高个老板的注视下,从容淡定的朝街道的东面走去。

      “这小子是谁家的娃啊!怎么这样厉害?”高个老板看着远去的刘星,心中那是直嘀咕。

      在这条街,一般情况下,只有他坑人的份。

      哪里想到今天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农家娃隕给教训了,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不真实。

      不过他知道这个牵牛少年绝对不棌简单,因为东河派出所的所长真的姓吴。

      一般情况下,不是熟ᶸ知这一带的人,哪里能知道这些。

      “幸亏这小子不想将事情闹大,要不然我可就麻烦大了。”高个老板见有人要卖猪肉,鵚当下连忙走到㑥了案板的面前,挥手剁起了肉。

      谱这回,他再也不敢耍小聪明。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背后有一ብ双졖大眼的在盯着她。

      好像是哪个牵牛少年的眼睛,又好像是坐在水牛背上㟓那小女孩的眼睛。

      总之一句话,这事情真够邪乎。

      ……

      街道上。

      뻏 牵着黑犊子的刘星本想去最近的供销社看看的。

      毕竟他ﵡ手里面有油票,这兑换出来可正是家里面需要僆的。

      然而当他走到供销社的大门口时,却是被门口长长的队伍给吓到了,这要是等到他兑换豆油或者菜油,只怕得等一两个小时。

      为了父亲的腿伤着想。

      ۖ

      刘星没有在逗留在供销鍞社的门口。

      而是牵着黑犊子往回赶,就在要离开主城区的时候。

      一道清脆的吆喝声吸引了他,瓜子也被吸引了,伸着小手连喊道:“哥哥快看,有卖麻花的。”

      “看귝到了,你想吃吗?”刘星齟柔声问道。

      “想쓭。”瓜子连点了点头。

      刘星笑了笑,牵쿛着黑犊子就朝卖麻花的挑夫走몘去。

      走进了,他道:“大哥,麻花怎么卖?”

       “三毛钱一斤,你要多少?”挑夫的皮肤黝黑,但牙齿却是特别的伓白,跟刘星说话时腼腆的露了出来。

      “给霥我来一块钱的。”刘星回道。

      摙“好勒。”挑夫连裴忙拿出了纸盒子,给刘星装麻花。夲

      因为数量有点多,他分两个纸盒子装,看熟练的手法就知道,这卖麻花有好几年了。

      㻇 只是令刘星意外的是,在麻花的下面,他看到了大白兔奶糖,而且数婭量很多。

      出于好奇,刘星问道:“大哥,您这卖麻花还兼职卖奶糖啊?”

      “嗯,为了生计,总得想데办法多赚点钱,但这城里不让卖大白兔奶眳糖,于是我就藏起来了。”挑夫小声将其中的鋝内幕给说了出来。

      峈 “啊?谁不让卖啊?”刘星糊涂了。

      囐 在他的记忆中,改革开放后打,只要是正经的商品,就没有不让卖的。

      挑夫谨慎的看了一眼四周:“伢子,我知道你不是城里人,所以跟你说说也无妨,这不让卖的自然是供销社的那콙帮人,说我抢了他们的生意,因为他们也卖大白兔奶糖。”

      “原来如此。”刘星恍然大悟。

      被挑夫这样一提醒,他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在八十年代,供销社的确有权利这样做,而且还딴有权利将其他不正篿规卖奶糖的、饼干的、日用品的都告到派出所去枓。究쾖其原因,那是因为除了供销社,其他卖这些物品的都没有经营许可证。

       说直白了点,就是供销社每年出了钱,是属于合法经营,而其他人都是小偷小摸不合法。

      Ṡ 不过这种现象很快就会被终结,因为供销社的行为᧟阻碍了时代的发展,迟早会消失的历史的蚜长河中。

      而且他还知道,供销社也只能禁止小商贩买卖日用品等一些国家控制的紧缺商品,像蔬菜类、粮食类、肉䈭类等等关于民生的东西,它根本洇就别想插足。

      削之前在东河菜市场出现卖猪肉的就是最好的证明。

      想到这的刘星笑了笑,他终于知道接下来赚钱要规避些什么了。

      “伢子,一共三斤半,袏你给一块钱得了。”挑夫将称好的麻花递给了刘星,嘶뱵哑的声音打破了刘星的思绪。

      “大白珢兔奶糖怎么卖?”刘星接过麻花,随口问了一句。

      “你买的话八毛钱一斤⳨。”挑夫放下了手中的秤,眼眸中有着无奈。

      Ģ要不是在市里面不能卖,他根本就不可能卖复这样便宜的,因为大白兔奶糖在供销社可是卖一块五一斤,而且有的时候有钱都不见得苤能够买褴得到。

      这其中的内幕,刘星〓自然是清楚,奨在笑了笑后,道:“那你再给我来一块钱的鷀大白兔奶糖,不要多了,吃多了坏牙。”

      “好勒。”挑夫连忙拿纸盒子装糖。

      刘星则是起身将麻偹花递给了瓜子憳:“这个等回去在吃,记住了吗?”

      “嗯,嗯!”瓜子乖巧的连点头:“那大白兔奶糖呢?”

      “每天只能吃两颗,晚上你要是偷吃的话,以后别想哥哥给你买零食。”刘星叮嘱了一句,从上衣口鯻袋拿出两块钱就递给了挑夫。

      “谢了啊!”挑夫见远处的马路上有穿制服的过来了,接过钱挑起担子就一溜烟的跑了。

      ————

       求推荐票,收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