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版抖淫app破解版安卓破解版

      “这位公子,在下司泠儿,我等一行人本是想去那永华寺走上一走,却不曾想,这番会碰上这帮匪徒,也算有缘,咱们患难与共了一回,却还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司空泠站在兰洌炎的面前,尽管身上有些狼狈,但那语言和气质却十分得体,丝毫不受那身外之物的影响。

      兰洌炎见状,就要站起身回一个礼,刚起身到半路,又被司空泠不轻不重的给阻了下来,半推半就地又坐回了原处。

      “公子你身上有伤,坐着便是,没那么多讲究。”说着,司空泠也如她语气一般的潇洒豪放,将裙摆微微一掀,就地坐在了兰洌炎的旁边,和他相对而坐。

      这方向,又刚好对上了楚暮和姜依斐,只见姜依斐眼眸中好似有几分失落,也没管他们这边的动静,只是直直的看着那悦动的火苗,火光映照在她的脸上,忽明忽暗。

      而楚暮,却是望着他们的方向,火光映照之下,隐隐绰绰,看不真切那被他视线盯着的人是谁,到底是在打量兰洌炎,还是在打量她呢。

      从前在凌荣学堂,楚暮是和兰洌炎见过很多次的,不过大部分情况下,是楚暮在被人打趣或是欺负着,而兰洌炎虽然几乎没有加入过那群人的行列,当然他也是绝对没有一次为楚暮站出来说过话的。

      向来,楚暮看见的兰洌炎,都是一副潇洒不羁的做派,一袭白衣,从他视线中飘飘然远去,偶尔或许还看了他一两眼,那眼神中的情绪…是他不喜欢的。

      是那种他很少看见的同情,但或许也说不上是同情,更多的,只是淡漠、是置身事外,是不放在心上,是毫不关心,那同情,想必也只是他看错了吧,他们大凌国的人,怎么可能会同情他呢,更何况,他们怎么敢同情他呢?

      而他,向来也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他也讨厌兰洌炎身上那种潇洒不羁的气质和他为人处世的态度。

      从未说过话的两人,没想到这舨竟会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相处一室。

      “在下兰洌炎,倒也是巧,此番出行在下也是为了去那永华寺,也未曾想路上会碰到那帮匪徒,还好这位公子身手不凡,将局面控制住了,不然想必遭殃的人就多了。”

      就着火光,兰洌炎朝周围看了一圈,那眼神里也不知藏着些什么,只是视线落在司空泠和楚暮的身上时,多停留了些许,尤其是对于楚暮。

      “兰洌炎?是忠南侯府的小侯爷兰洌炎吗?刚来建云就听说过小侯爷气宇轩昂,风度翩翩,潇洒如神仙,此次有幸碰见,果真是如此,今日也多亏了碰上了小侯爷,不然还不知道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呢。”

      司空泠充分表现了见到偶像一般的惊讶和喜悦,以及对救命恩人似的崇拜和感谢,简直就差要给兰洌炎挂一面锦旗了,赞颂他的挺身而出和飒爽英姿。

      长得这么好看的小侯爷,做什么吃的没事偏偏要对名花有主了的花动心呢,森林那么大,多看看不香吗?

      司空泠觉得自己有义务在这失足少年还未失足之前,赶紧把人给带上正道,避免他和楚暮那个疯批结下什么梁子,这大凌国的好苗子,她司空泠要了!务必要保下!

      不管是以后篡个权还是两国打个架,兰洌炎必然会是她极大的助力,可不能这么英年早逝,那也太暴殄天物了。

      默默跟在楚暮后面,趁着他收割人头之前,赶紧买人头拉入自己的阵营,司空泠心想,楚暮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想把自己给五马分尸千刀万剐,但是司空泠估计…刺一剑的话肯定是难解他心头之恨。

      “司小姐过誉了,在下不过凡夫俗子,没什么撑得起门面的,一无所长,也就还有几下拳脚功夫,这般也只是侥幸,还要多亏了…这位公子,身手不凡,剑术了得。”低调如兰洌炎,诉说着他的凡言凡语,又自然而然的将话题带到了楚暮身上。

      司空泠心想,“这都只是几下拳脚功夫,那自己怕是…这人真是老凡尔赛了。”

      “原来是忠南侯府家的小侯爷,”楚暮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难怪方才偏要留下那么两三个人,我倒是还奇怪了一下,既然是小侯爷,那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楚暮自然是知道兰洌炎的身份的,对此的反应也没有任何的惊讶,淡定如斯。

      司空泠看看楚暮,又看看兰洌炎,这两个人怎么好像天生磁场不对付一样?隐隐约约好像有种属于男生之间的硝烟味儿,弥漫到了她的周围。

      该不会…兰洌炎怀疑楚暮身份?因为楚暮武功太高超?

      毕竟在大凌国,兰洌炎可是被称赞为年少一代中功夫造诣数一数二的了,这要是突然冒出来一个不知道是谁的这么一个人,确实也很难不引起注意。

      不过,这么一个功夫少年和皇宫里那个软弱质子,也没那么容易联系在一起,楚暮可是易容的好好的,哪有那么容易被识破?要真那般,楚暮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咳,这位是楚云溪楚公子,那位姑娘是姜依斐姜小姐,他们是表兄妹。”司空泠实在是觉得有点尴尬,被迫担负起了这中间人,将人给一一介绍了,等到四人好不容易算是熟悉了,她反应过来,好像角落里还有一个小东西。

      “小屁孩儿,怎么一声不吭的在那蹲着?过来一起烤火呀。”司空泠也说怎么好像少了个黏人玩意儿,是司宇恒没跟过来,刚才也没注意,只顾着这边的情况了,这下倒是有几分纳闷,这小屁孩儿一向黏的紧,尤其是这一路,怎么现在又自己在那可怜巴巴的靠着墙,活像有些被抛弃了的小狗。

      “小侯爷,那位是我弟弟,司宇恒,还有那旁边是我的侍卫。这小屁孩应该是吓到了吧,别理他,让他自己冷静冷静,过会儿就好。”

      说到“弟弟”两个字的时候,司空泠差点就补了一句“捡的”,又恐多生事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

      看着半张脸都埋在双膝之间的司宇恒,一副不愿见人的模样,司空泠越发纳闷了起来。

      旁边楚暮,默默的将这茅房之中……的动静尽收眼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