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届上海市委书记

      何雨柱也ꛧ被老ឌ太婆这一招也惊到了,有些不知所措了,很快门口就围了十来人。

      死老춥太婆就坐在他门槛上,嘴里大呼杀人啦,傻柱要杀人啦,你们来评评理呀!

      듭很快大院三쏉个大爷到齐,何雨柱这ᆵ才发现事闹得有些大了。

      尽管现在院里已经没有大爷了,现在是许大茂当老大迀,但是毕竟三个大爷威望⚊还在,何况还是何雨柱家出事,一大爷披着大衣率先ᵼ站了出来。

      “咋回鵁事?咋回事?贾张氏,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坐鷨在地上耍泼是给谁看?”

      苔 一群邻里邻居指着撒泼的老太湨婆指指点点,屋里秦淮檳茹披头散发坐在凳子上,眼泪无声,只剩下泪痕,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嘴角的血迹可猶以看出现在她ᱎ有多可怜。

      何雨柱也᎙是恼火,上去就想踢死这死老太婆,一ច大爷连忙拉住何雨柱,对着何雨柱矋吼道。

      銝 “柱子,你还懂不曫懂尊老爱幼,什么事情不能站出来说清楚?”

      何雨柱正想开口,老太婆콿又开始嗷嗷大哭起来,嘴里嚷嚷着何雨柱要打死她,还有何雨柱和秦淮茹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自己要被这对狗男女害死了之类的话! 磼

      一旁一大爷见状,这场面自己还是控制不住,这样ɮ也不是办法,给一大妈לּ使了一个眼色,一大妈心஧领神会地朝里院π去接聋㖃老셓太太了。 ᚳ

      何雨柱见围的人越来越多了,就连小些小鬼也来看谣稀奇了,见状,连忙站出身,摆了摆手,朝大伙吼道。

      “三ꨴ大爷都在,那正好,还有各位邻居,谟你们给我评评理,蛇刚刚秦淮茹在家被她婆婆殴打,就跑我屋里来坐会,刚坐没两分钟嬏,她婆婆推门进屋就继续给了她两耳光,大家看看,大家看看,这脸打成什么样了?你说有这样做婆婆的吗?ꍼ”

      众人全都齐齐朝屋里看去,待看清秦淮茹脸上的伤后,众人齐齐带着愤愤不平地神情开始指祠责老太婆,毕竟在任何时代,大家都是同情弱者。

      老太婆见此情形,顿时钩嚎嚎大哭起来,嘴里还不忘数落起秦淮茹的过错,最后说着说着,事情有点不对味了。

      老太婆全在诉说秦淮茹和何雨柱之间两人的奸情了,什么半夜看到两人在xx,什么不顾孩子,大早上看到她≹从何雨柱房里出来,什么某天夜里看到秦淮茹趴在傻柱倈裤腿上之类的下流话!

      这一件件自曝家丑似的爆料,让众多吃瓜群众,再一次看上何雨柱,眼神都不₂一样了。

      虽然以往何雨柱和秦淮茹之间多少有点风言风语,但是都在在家里偷偷说道,哪有现在婆婆自爆儿媳的丑事。

      这么劲爆的消息,让众人都心里笑开了花,众人开垬始议论纷纷,何雨柱也是气得头冒烟,这死老䩅太婆,这啥意思⼣呀!볖

      犡 一旁的的一大爷见状,连忙呵斥蝇道。

      翏 “贾张氏,你没证据,就别血口喷人,你这是污蔑你儿媳ⴭ名声你知道吗?都一把年纪䷿了,还不知道正经!”

      老太婆见一大爷这样说,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了,隐隐约约有些后怕,但是她朝屋里秦淮茹方向看了一眼,就见秦淮茹眼中的冷意,她顿时គ惊醒过来,还得继续!

      ᦶ 趡 她正想继续撒泼,就见聋老太太被一大妈扶着走了出来。

      聋老太太讵可没一大爷那样讲理,ӳ拿起拐杖,朝着老太婆就敲去,敲到腿的老太婆连忙站起,大呼小叫,满大院乱跑。

      ඩ却是一边跑,嘴里还不忘嚷嚷秦淮茹那些破事,让好些年轻人都忍不住覃叫好了,这瓜吃得精彩!

      Ḭ 何雨柱也被쫭这老太婆气死了,这简直神经病溇呀,这年头,一个女人的名特声,那真是比生命还重要的年代,这个不要脸的死老太婆,这样侮辱自己儿媳的名节,已经超出何雨柱的认知了。

      老ኀ太太打價了几下,见如同肥蟑螂似的老太婆乱窜,也打不着,气得也ԁ是跺了跺脚,对着大伙骂道。

      “都给我回去睡觉,看什么稀奇,这死婆子发㠖神经了!”

      댞众人被聋老太太这一骂,好些家长觉得也有点过了,想赶孩子们回去睡觉了。 韯 ﬙ 这时屋里的秦淮䴰茹却是走了出来,神녖情带着绝望,嘶哑着声音,对着还在乱萿窜的婆䶥婆喊道。

      맾“妈,您是不是要逼死我才满意?” ᮺ

      众人一见还有瓜吃,顿时停下回家的脚步,齐齐ﶣ看上秦淮茹和老太婆。

      老太婆被秦ӧ淮茹这一喊,也停住脚步,眼神带着莫名复杂的神情看着不远处的䁂儿媳。

      这时,秦淮茹家三孩子全都清醒过来了,出来见到自家奶奶和妈妈在对骂,还有看到妈妈脸上的伤,小当和小愧花全都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棒梗쉑有些茫然地站在那,牵着两个妹妹靠近쵌秦淮茹,秦淮茹看到三个孩子,心中所有的坚强,仿佛在这一刻破碎,跌跌撞撞上前,把三个孩子搂到自己身前,三孩子抱着她哇哇大哭起来。ﭏ

      ⪫秦淮茹头发凌乱,脸上的巴掌印已经有些红肿,嘴角的血桓迹染红了牙齿,她抬起头,看上婆婆的方向,带着绝望的悲凉感,嘶哑着说道。

      “妈,这些年,我辛辛苦苦伺候您,伺候三个孩子,为了这个家,我付出了所有的心血,我太累了,我没有能力照顾好这个家,돻我已经尽力了,뎔我只想找一个依靠,找一个依靠䇙继续撑着,继续把这个家照顾好,把三孩子拉扯大…!”

      秦淮茹几乎用嘶哑发出的绝望呼喊,最后泪如雨下,抱着三孩子,一起痛哭一场,哭㪱得那叫一个嘶声裂肺,仿佛把这些年所有的委屈和틴心酸,当着全院所有的人都哭了出来。

      这一幕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人,众人齐齐红了眼睛。

      何雨柱也受到这股情绪感染,感觉眼角发酸,大院里,一些老妇끖人㜆更是擦拭自己的眼泪,为秦淮茹伤心。

      一个妇道人家,为了拉扯大三个孩子,外带一个婆婆,为了给孩子吃饱穿暖,这个妇人不但时常,受到男人们떈的下流玩笑,还得承受峁和男人一样,在扎钢厂的苦力劳动,最后回家还受到婆婆欺负,这种日子랜,只要让人想想,就觉得可怜,产生同情。

      댒而这个妇人,现在只想给自己下辈子曧找一个男䁵人作为依靠,有什么错?

      对呀!有什么错? 윯

      众人齐齐把目光䩖看上何雨柱。

      何雨柱有些愣神,你们把目光看上我干嘛?

      看我翭干뼴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