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视频密码8080

      朱允炆坐在御座上,看着文武大臣行礼。穿绯袍的笼着孝服,后面的青袍的官员却没有穿孝服。看来给皇帝服孝都得够级别才行。

      一群绿袍官员看着,文武大臣一套礼仪结束站好。净鞭곢响起,两个绿袍官员从旁边上前跪地奏报道:ᅘ

      “回禀陛下,朝官俱至,礼仪无谬!”

      咋开始?该咋说!这应该是固定流程。上来就这織么难么?

      哭!!!

      “湘王叔不至矣!”朱允䡁炆涩声道。㊰要流泪但不ﲑ能哭出来,表现不错,看来这就是自己的穿ꂹ越技能。

      “陛下节哀!龙体为重!”除了四周亲军护卫,所有官员内侍都跪下道。

      “都起来吧,朕只是痛湘王叔之事㣇。”朱允炆说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再沙哑䠇些:

      “湘王府事,要严긍查!歡”

      朱允炆刚说完,一绯袍官员出列跪道:

      “陛下,臣黄子澄奏请:湘王王宫僭越,反迹已现,自知获罪于天,举火自焚。应谥曰戾。前去行旨官员,有功无过,请陛下嘉奖!”

      朱允炆呆呆地看着这个头号心腹忠臣,感觉到阵阵头疼。ổ

      “先生先起来吧。”朱允炆都忘了哭了。这理念和自己一点不合!揧看旁边的武将都有点骚动,幸好还没有ޥ敢出声的,不然自己准备跑路就行了。

      “臣卓敬奏请:傄臣以为不可,湘王乃陛䮹下至亲,不能只听别人告发就䞧定此大罪徜,赠此恶谥。周王例在先,湘王罪不至死。”又一绯袍官员出列跪地道。

      朱允炆看着都是跪下奏事,看来렟这是规枧矩,和电视上差太多了。也不喜欢,都跪软了。

      “朕削藩,不是为了除掉诸王,只是想让诸王安分守己,循礼爱民。诸王乃祖父高皇帝幼子,皇考胞弟,湘王事朕如何相告与高庙!”朱允炆没搭理他,先基调定下来。接着马上接道:

      “传旨,令刑部缉拿湘王事相关文官,审讯后交大理寺判。五军都督府缉拿湘王事相关武官,交司法都督囊府审判。东厂缉拿Ł湘王⏥府内侍,严加审讯。”

      ㈖一群官员面色各异,冒出来这么多新衙门,虽然皇帝之前裁撤冗官冗员时,就说要精炼衙门,重定官职,可这听着像增加的呀。

      特别是其中包括黄子澄在덈内的几个绯袍文官,更是诧异。倒是也有几个官员看䤪着应该事先听到风声了,但是朱允炆不知道叫什么,只能尽量记住面貌。

      众人跪地行礼后,齐泰出来跪奏道:“臣齐泰奏请:陛下念亲亲之情,实乃天下表率,仁孝圣君。但臣怕如此对待行旨官吏,恐以后再有藩王犯错,不能制也。再臣请陛㗀下明示,司法都督府和东厂是何衙门。大理寺判案的话,刑部和都察䙵院职司如何调整。”

      “咚㆞!咚!”朱允炆敲了两下竹如意。给刘谨了一个眼神,自己起身,示意侍女给ꠊ自己洗漱。看到刘谨懂事的拿出带来的三道圣旨,微不可查点了点头。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

      大明三十二年,建文元年,四月十八日。

      令各文武百官如制奏事。

      凡文武官员,学子吏员:奏事题本、奏本,需如下面所列制式书写。奏事、谢恩、贺表、问安、急情等按不同封色奏。至期趵开始考核,违者文官罢官再遾科举入仕。武将不通文事,不严格要求酳,但也需精炼。任何用此圣旨,截流他人奏本者,按矫诏论,死罪!

      陛下夙兴夜寐……”

      巴拉昸巴拉把三张圣旨大声读了出来。

      熅趁着在宣读圣旨,朱允炆想着刚才齐泰说的话,自己确实没想到。以后下面官员不敢管藩王了,更是大麻烦,赶快想对策。

      群臣跪在地上,听完三份格式差不多,内容却贯耳惊雷般的圣旨。一时又是脸色多变。但没多久,一人出列激动说到:

      “陛下,如此死板规定奏题格式,恐无法奏事清楚。且全部白文书写,擅标句读,有伤大明玹文风!妄议同僚,阴私奏事,将毁圣人气节!请陛下三思!”

      看着这个连名字都没说的官员,还有不少一脸肯定的文臣。败的不冤!对新衙门新制퀵度不管不顾,上来就先怼这些微枝末节。但也得好好解释,这是自家父子十多年存下来的根基。

      “朕本不想如此,朕祖父高皇帝曾要求过奏事精炼,但没有格式规⌠定,收效甚微。朕每日理政,百多题奏,少者千言,多者无算。朕还需详加㾌审阅,方能明白所言。每日劳苦,身体宜衰,以至昨日事。太后曾语与朕,皇考亦览政后,身볣体日衰,以至早崩!

      朕本不想如此,但杄恐后世少帝频出㨴,步后汉后尘!ꆍ”

      塷看着跪下请罪的文武,朱允炆接着道:

      “密奏也是因此而发,若有人早报,湘王府决不至此,朕现不知百年后,以何面目去见祖父和父亲也兣!

      咟提升大理寺,就是为了杜绝有人用密奏制度害人乱政。刑部抓捕审讯。大理寺监察刑部,但不插手刑部事。都察院监察两方,无权干预。넁大理寺헏品高,别司不能干预。不迁别部,无利益相关,专注于用心依法判案。以后不止密奏之事,天下事也会少很多冤假错案。还是那句话,能为一人解冤,就值了。”

      “陛下圣明仁孝,臣等谨遵圣命!✩”不知谁带的头。底下群臣全部跟着呼到。有意见的也没法说了。

      看着底下山呼的群臣,朱允炆感觉妥了,而且没人关心东厂了,毕竟还没人见过东厂的可怕。主要的是现在东厂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名字횦是干什么的。在后世,这个名字是让夜里小孩子乖乖睡觉的。

      看到刘谨看了浩好几回了,朱允炆不再乱想,试探着微微点头。

      三声净꾊鞭,群臣安静下来。朱允炆告诉翙自己不要得意忘形:

      “⢀湘王身后事,等事情查清再议⓸,现在有两件事:一是,获罪的笉藩王,都迁到京来,诸子入内书房,由在京燕王叔世子兄弟管教,以后各择一ꫬ贤良ը袭亲王爵。二是令各藩王进京,为祖父尽孝和商议削藩事,并选一冱贤良继蟚湘王嗣。”

      潎因为是皇家事,只有几个人想说些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朕譹近日身体不适,凡题奏入宫后,招各学士于乾清门预览,简写奏事,并商议写出批示。送入乾䬳清宫。。”噶看了看有点兴奋的文官,又说到:“五军都督府都督也如此到乾清门处理武事题奏。不要因为朕延误朝政。”

      趁着群臣又叩头领旨的时候,䎐朱允炆轻声道“朕回去向太后请安,让太后宽心,散了吧!”

      说完起身走了,听着后面又一阵行礼声。感觉自己这次表现还行,虽然有些错漏,但应该过쎅关了已经。能潜伏끆一阵子了。幸好这是刚过去洪武朝,官员都솸还是习惯听令行事。

      “你去传令,命工部、兵部主事官明日到乾清宫,㍍朝会近几日先停了,等朕身体好了再开。所有臣工有事都可以入宫陛见,不得任何延误。传魏国ἱ公和曹国公一会去乾清宫。”朱允炆对跟出来的张慎说湿到。

      待回到偏殿脱下’便服后,朱允窙炆吩崯咐道:“去母后那,给匫母后ꊫ问安!刘谨你先去看一ῇ下母后休息没。”

      果然,还没走到乾清门,刘谨就赶回来禀告太后让朱允炆回去休息,不必再去慈寿宫。

      来到乾清门,朱允炆下来四周观看起来。准备在这建摺一个小朝会的地方,去悃奉天䢔门又远,还得绕过前朝三大殿,仪仗都拐弯了。而且准备把内阁和军机处安排在左右,集中办公。

      构想了半天,Ꮛ朱允炆感觉还是有点不妥。想着等工部来了人再商议ᴊ。让仪仗散去,自己回到乾清宫。

      릎换下朝服,穿上身轻便龙袍。朱允炆又召来司礼监太监。

      “你领着西厂事ﵪ,司礼监现在主要谁管着。”朱允炆问道,这太监是谁?建立东西厂都不用圣旨,也不知道叫什么。

      “回陛下,现臣将司礼监俗务教给左少监王钺,主要事务还是臣与两位少监商议而定。”司礼监太监轻声回到。

      “传他来!”朱允炆回头对张慎说。又对司礼监太监说到:

      “你现在虽然只是监督东厂,事务不多,但是也要培养好部属,多收入会查账算账之人。朕准ꜙ备让皇庄与诸监司增加一些收入,将国库和内帑彻娿底分开,到时候你要能做好复核。”

      “是,皇爷,奴⨟婢必完成皇爷吩咐!”本已经有点焦急色的太监,听到后激动的说到。

      听着这些太监一会臣一会奴婢的,知道他们是想有个身份,还得给自己表忠心。虽然不喜,也没再多说。最后吩咐到:

      얀 “你去统计下宫内皇庄,矿场等所有产业,晚上与针工局他们一块来。”

      又对刚赶过来的司礼监少监王钺吩咐道狰:

      “你以后专门带人负责奏折传递。送入宫中的文武题奏,你都记录好。然后送去乾清门,盯着他们归纳票拟后,再传回乾清宫。

      褓必须不识字宦官才能接触奏本,所有步骤都得多人监督。不允许有人私览题奏。并且将加急题奏和密奏立即呈递御前,不能丝毫耽误。”

      吩咐完,看二人没事,让他们退回去。懒懒的瘫在一副御榻上。

      仔细回想今天表现,应该吢没问题。又쐈对ф自己的心腹们感到头疼,还폖不如来௒几个和珅和大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