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韩男女性爱视频

      第二次把黄溪溪救回来的时候,莫问空把她直接送回了家,这才与黄唯一有过一面之缘。

      作为商人,自小就要察言观色,注意消费者的心情,仅靠这一面,黄唯一已经把莫问空的长相记住了。

      也许黄溪溪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他爹一肚子的疑惑。

      四年时间,长相依旧如以前一样,除了修士应该找不出什么驻颜长寿的丹药了。

      可问题是莫问空根本不会修行啊!难道是有什么机遇?

      寒暄了一会儿,莫问空被丫鬟带到一处小别院居住。

      地方还算偏僻,靠近柴房,经过一路奔波过后二人都觉得有些饿了。

      “宗主,咱们去找点吃的吧?”

      “你不是不用吃饭吗?”

      “可是我想吃蛋。”

      蔡青禾有点委屈,明明在稻粟村的时候宗主最疼她了,可是就因为这个女人!

      现在她除了想杀上天下第一宗,还想让黄溪溪永远离开莫问空身边,这样宗主眼里只有自己了。

      莫问空点了点头,放好行李收拾了一下。

      黄家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有钱,而且好善积德,赢得了不少好口碑。

      但这依然不影响他家大业大的生意,就比如说这个厨房吧,二人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在哪。

      问了问下人,指东的也有,指西的也有,感情拿二人寻开心呢?

      莫问空拼命拦下了快要发飙的蔡青禾,然后决定自己去做。

      找不到厨房,大门总找的到吧。

      黄溪溪刚刚回来,被家里人拉去叙旧去了,莫问空拿好自己制作的调料,带着蔡青禾从大门走去。

      听说门口的护卫说,出门往北就是有一座庙宇,只不过被废弃掉了。

      去往的路上停留了一会儿,从一位大叔手里买下了一只鸭子,不得不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城北的庙也不知道拜祭谁的,看上去非常破旧,杂草丛生。

      割喉放血的任务来到了蔡青禾手里。

      只见她从怀里掏出一把锋芒毕露的小刀,手起刀落,隐隐有股气流,逆流而上。

      若是被用刀行家看见,绝对惊呼不可思议。

      然而这种刀法只能拿来削鸭毛。

      蔡青禾被封印期间,她爹做了一个灵气聚集的大阵,就是睡觉都能变强。

      再加上莫问空时不时丢一些用不上的秘籍给她,凭借她自己的资质很快就能大成。

      之后就是莫问空的工作了,当个伙夫几千年,烤鸭子的次数根本记不清。

      香气扑鼻而来,刺激着两人的味蕾,再加上自制的香料调料,简直可以说人间极品烤鸭。

      色泽暗红,不断有油渍从鸭子身上冒出,跌落在搭好的柴火上,发出‘滋滋’地响声。

      二人正准备开吃,突然袭来一阵大风,吹得睁不开眼睛。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声诡异地笑声,莫问空手里的烤鸭居然不翼而飞。

      “啊!我的鸭鸭!”

      蔡青禾看着鸭子飞了,立刻跟了上去,只要修士达到一定境界,就能御空飞行。

      见状,莫问空却没有什么动作,直勾勾地盯着废弃的庙宇,像是在看着什么。

      只见他心念一动,刚刚煮熟的烤鸭飞到了手里。

      一阵窸窣地脚步声从草堆里传了出来。

      个子很小,就比手掌大一点,通体金色,有点像老鼠,双脚直立,浑身肥嘟嘟的,圆瞪瞪地大眼睛一脸凶狠的样子。

      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慑力,但好歹是天地奇兽排名24的‘诡妖鼠’。

      这种生物能制造幻境,而且想要繁育非常困难,几乎见不到这种东西。

      就连半步大乘期的蔡青禾也骗过了,说明它的手段非常高明。

      然而它现在面对的是天地奇兽排名第2的慧龙,通晓天地,大道天成。

      慧龙在天地初开时出生,一心共体,一条慧龙一生的记忆都会流传给下一代,并且智慧共享。

      有了它就相当于能把神仙的底裤都看穿,被誉为无字天书。

      莫问空嘴里说出几个隐晦地音节,吓得诡妖鼠当场失禁,哭着求饶。

      “下次不许再这样了,知道吗?”

      诡妖鼠听不懂人类的语言,但是知道莫问空的意思,迈着小短腿过来道歉。

      得知上当的蔡青禾也飞了回来,见罪魁祸首在一边站着,哪敢罢休。

      剑芒锋露,满是杀机。

      “住手!”

      “可是宗主,这个小毛贼!”

      莫问空摇了摇头,让蔡青禾瞬间没了脾气,鼓气抱着烤鸭就是一顿啃。

      吃的满嘴流油,毫无淑女风范。

      一边的诡妖鼠露出渴望的目光,嘴里疯狂留着口水,呆呆地站在蔡青禾旁边。

      “诺!给你!”

      一块鸭肉递到诡妖鼠的手上,然后蔡青禾就把鸭子抱到一边去了。

      有灵气的妖兽皆通人性,它很怕莫问空的威严,却想和蔡青禾做酒肉朋友。

      二人你追我跑,很快就把鸭子吃完了。

      成为老父亲地莫问空默默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很硬的饼,艰难地咽了下去。

      得知诡妖鼠能制造幻境,蔡青禾变得十分有兴趣,说道:“小老鼠,你还会不会其它的?”

      ‘砰——’

      一个猩猩就出现在了蔡青禾眼前,而且威武有力,一拳就击碎了旁边的石头。

      接着又是一变,破旧的庙宇逐渐崭新起来,金碧辉煌,台上还供奉着大几号的诡妖鼠雕像。

      蔡青禾拍了拍手,表示十分新奇。

      激动之下的诡妖鼠叫了一声,一个没穿衣服的绝色女子出现在了莫问空面孔前,不断搔首弄姿。

      “滚!”

      蔡青禾一拳过去,打掉了诡妖鼠的幻想,并且严厉表示道:

      “不准在宗主眼前变成女人,知道了吗!”

      诡妖鼠连忙点了点头,恢复了原本憨厚可掬地的形象。

      之后几人又一起玩了一会,临走的时候诡妖鼠不舍地拉住蔡青禾的裙角,双眼含泪。

      “宗主。”

      蔡青禾也很不舍,开始向诡妖鼠求情,莫问空没办法,只得答应。

      几人走后不久,一个穿着道袍的年轻人出现在了破庙附近,手里还拿着一件口袋样子的法宝。

      “奇怪?明明就在这里的啊?”

      一大群男男女女也马上出现在了他旁边,四处寻找着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